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二章 色男VS辣女
    几分钟后。

    萧风叼着香烟,坐在沙发上:“三十万是吧?”说完,捡起扔在地上的单肩背包。

    丁丁瞪着萧风:“哼,有本事拿出来!就凭你还拿出三十万?三十万冥币还差不多!穿衣服土拉吧唧,要品味没品位,要气质没气质。你那衣服,是哪个地摊上淘换回来的吧,花了二十块钱?”

    她实在是无奈了,打又打不过,反抗也没用,现在只能在嘴上报仇了!打击,狠狠打击死这个臭男人!

    萧风无语,这妞的嘴巴还真毒啊。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衣服,也不解释,笑道:“嗯,地摊上的,二十块钱衣服裤子,最后还赠双鞋呢。”

    萧风拍了拍单肩背包,尘土飞扬:“咳咳,付你房租。”说完,拉开了拉链。

    丁丁站起来,刚准备让萧风扔出这个尽是灰土的破包,但是下一刻,她的目光就出现了零点一秒的呆滞,脑海中只剩下四个字:“钱,好多钱!”

    背包拉开,萧风从里面掏出两摞红彤彤的人民币,甩了过去:“两万。”随后,手快速的抖动间,一摞摞的人民币码在了茶几上。

    “二十八万,三十万!嗯,ok,三个月房租,现在它们是你的了。”萧风微笑着,随意地推到了丁丁面前。

    丁丁甩了甩脑袋,瞪着一摞摞的毛爷爷,脑袋有些短路。她不是没见过钱,能住得起别墅的人,会没见过三十万?

    让她短路的原因不是三十万,而是这三十万是从谁手里拿出来的!如果换个一身名牌,开着豪车的人拿出,那丁丁不会意外。

    可是现在呢?面前这个又猥琐,又下流,又没品位,穿着‘据说’地摊二十块一套衣服外赠双鞋的家伙拿出来,能不让她震惊吗?

    萧风见丁丁的样子,嘴角翘起,小妞,让你说老子没品位!老子没品位,但是有钱!怎么地吧!

    “你,你……”丁丁指着萧风,‘你’了良久:“你看看你这暴发户的嘴脸!”

    “……”萧风彻底无语,不就是撞见你看苍老师了吗?不就是刚才看了眼裙底风光丁字裤吗?至于这么针对我嘛!

    萧风实在是提不起再吵下去的**,拍了拍桌上的钱:“丁丁,我不叫‘你’,我的名字叫萧风。你看看这些是不是人民币,别我一转身,你说我拿冥币忽悠你。如果钱数对了,那我从现在起,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你今天就要住在这?那我去哪住?”丁丁猛地站起来,再次怒火喷涌。

    “额,你不是要外出学习吗?”萧风一愣,随即眼睛中爆发出异样光芒:“不去了?那你也可以继续在这住!放心,虽然你黑我钱,但是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不会要你房租的。”

    脑海中,一个个念头蹦了出来。俏脸,傲胸,修长大腿,短裙内的丁字裤……买噶,极品的美女,极品的同居生活!

    这个想法一经蹦出,再也抑制不住。炙热的目光,在丁丁胸前和短裙上徘徊着。

    “你!不许看!!”被‘狼’一般的目光盯着,丁丁只感觉浑身上下别扭,忙拉过沙发上的衣服,盖在了身上。

    同时,心里也泛起嘀咕,这小子明知道自己黑他钱,为什么还住在这?难道,对本小姐有什么企图?不会骗财骗色的吧?哼,要真是敢那样,本小姐就阉了他!丁丁想到此处,目光微瞥,扫了眼萧风下身。

    萧风见捂得严严实实的丁丁,失望的撇撇嘴。但想到什么,马上变得很热情:“丁丁,别不好意思,留下来吧。嗯?对了,等有时间,咱俩还可以共同讨论一下苍老师。”

    “萧风!”丁丁深吸一口气,一拳砸在茶几上:“我和你不熟!”

    萧风毫不在意,站起来,在客厅中转了几圈,最后指着一对花瓶:“丁丁,这花瓶应该放在那,还有这个沙发,应该再向后挪动一米。你看,还有那个……”

    转眼间,萧风已经是反客为主,开始指点起来。

    丁丁瞪着萧风,眼睛中杀机弥漫。要是能打过这臭小子,早一脚把他踢出去了!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三十万,又咬咬牙,在心里安慰自己:“算了,反正明天就要出去学习了,也不用每天都面对他。”

    “好,今天算你赢了!萧风,三个月后的今天,你痛痛快快的给本小姐滚蛋!”丁丁抓起衣服,随手把钱包起来,冷声说完,掉头上楼准备回卧室。

    “哎,丁丁,你肯定不好意思在这白吃白住,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所以,记得晚上下来做饭哦!”萧风冲着丁丁的背影喊道。

    楼梯上,丁丁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一跟头摔下来。“算你狠,把我当保姆了!小子,今晚下泻药,拉死你!”

    丁丁头也不敢回,狼狈的逃窜回自己的房间。

    萧风 坐在沙发上,轻轻的闭上眼睛。脸上的坏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吵吵嘴,挺幸福的。”

    自从半月前在英国做任务受伤后,萧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度都有所下降,这让他有些担心。

    这次他回九泉,第一是想要挖出自己的身世,第二则是解决身体的问题。

    良久,眼睛睁开,右手轻轻解下脖子上的玉坠,不断的抚摸着。玉坠冰凉,触手感觉极好,让人从心底产生一股凉意。

    “三个月时间,但愿我能找到你们,爸妈。”萧风喃喃自语,再次把玉坠戴在了脖子上。

    站起身,拎着背包,上楼随意选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楼下大厅传来河东狮吼:“萧风!!你出来!”

    萧风一愣,随即脑海中浮现出丁丁火辣的身材,打开门,向着客厅走去:“美女,叫我干嘛?”脸上浮现出坏笑。

    当萧风色迷迷的目光触及到丁丁,不由得被雷倒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最后忍不住问道:“丁丁,这大热天的,你不热吗?别再捂出痱子来!”

    为了避免尴尬和被萧风再占便宜,丁丁展开了全面武装计划,除了裸露在外的脑袋和手,其他部位,全部捂得严严实实,甚至脖子,都被高领遮挡起来。

    丁丁白了萧风一眼,从身后拿出两张合同,没好气喊道:“这是租房协议,如果没问题,赶紧签了。”

    萧风无趣地点点头,随意的扫了几眼,拿起桌子上的笔,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

    丁丁拿起来,看着龙飞凤舞的签字,不由得呆了一下,心里忍不住暗赞。

    “嘿。”萧风坏笑着,靠近丁丁:“怎么?哥的签名,是不是很帅?要不送你份珍藏?”

    丁丁拿着合同,很干脆转身上楼,最后做了个鄙视的手势,然后飞一般的逃回自己房间。

    “这丫头,呵呵,竟然把我当色狼防了。”萧风莞尔一笑,返回自己房间。

    色男vs辣女的pk,暂告一段落。第一轮萧风以绝对的优势,站在上风。但这种情况,在晚饭后却被打破了。

    “吆?吃饭了?嘿嘿,好丰盛啊。”萧风抽着鼻子,走到饭桌旁,脸皮厚地坐在了一旁。

    丁丁见萧风脸皮厚到如此程度,不由得气急:“萧风,这没你的饭!”

    “嘿,大家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别这么冷漠嘛。就算不谈这个,咱俩都是苍老师的忠实粉丝,也算得上是革命战友了。”萧风一边给自己盛饭,一边嬉皮笑脸的说道。

    “看我下药药死你!”丁丁气鼓鼓的瞪着萧风,准备先用目光把这个臭男人凌迟一遍!

    萧风毫不在意:“下药?这个词可有些敏感哦。我包里还有几颗fm2,你可以下在里面。”

    虽然丁丁不懂这fm2是什么东西,但她却知道,从萧风口中说出来的话,肯定没有好话!

    丁丁本想掉头就走,不理这个可恶的男人,但是肚子叽里咕噜,没办法,也只能坐在椅子上,开始吃饭。

    萧风见丁丁坐下,嘿嘿笑着,也开始动筷子:“嗯,丁丁,你尝尝这个,嗯,这个好吃,多吃点啊……”

    丁丁干脆不说话,闷头吃完,扔下筷子就走。“哼,得罪我,没你好果子吃。”转身,眼睛中闪过一丝戏谑。

    半小时后。

    “丁丁!!!你丫的真给我下泻药!!!唔~~~”萧风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房间中,丁丁满脸阴险的笑容,扫了眼上锁的卧室门:“臭小子,让你占我便宜!敢吃老娘豆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闪烁着星光的夜空,丁丁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愁容:“爸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丁丁父母是搞科研工作的,常年居住在国外,极少回来。他们每月都给她寄钱,以补偿对她的爱。

    虽然现在工作了,但丁丁从小花钱大手大脚,根本没有存款。以前还好,有父母的寄款,活的很潇洒。但是自从两月前,父母的寄款就终止了,所以丁丁没钱花了。

    给父母打电话,即使偶尔接了,那边也都匆匆挂断电话。丁丁有些担心父母,但却又无可奈何。

    没钱后,丁丁先是把汽车卖了,然后又把主意打在别墅上面。丁丁想的很明白,这次出去学习三个月,别墅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租出去换点钱。

    虽然这个叫萧风的房客流氓一点,但应该是个好人!何况,一月十万的租金,足能打动此时的她,所以她别无选择的出租了。

    这一夜,怀有心事的丁丁碾转难眠,她打定主意,学习完后就去国外找寻父母。

    这一夜,对于萧风来说,更是悲催的。整整一晚上,萧风都在跟卫生间较劲~~~

    当凌晨三点钟,萧风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浑身发软坐在马桶上,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妈的,得罪什么,都不要得罪女人!

    *************

    “啪啪……”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响起。“萧风,你出来。临走前我交待你点事情。”丁丁站在萧风卧室外,皱着眉头喊道。

    奈何,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始终没有回应。

    “哼,至于嘛,我就放了三份泻药而已,大男人这么不经折腾。”丁丁撇着嘴巴,满脸鄙视的无奈离开。

    房间中,萧风睁开遍布血丝的眼睛,脸色有些苍白:“啊,小魔女,昨晚的折磨,我忍了!”

    用力撑起浑身发软的身体,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进入吐纳状态。

    半小时左右,萧风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还好,没有完全荒废。老家伙的这方法,果然不错。”浑身酸软的状态,已经大大的改善,脸色也好了很多。

    别墅大厅中,丁丁写了张纸条放在桌子上,拉着行李箱,环顾了一圈,眼圈红红,满脸不舍得嘟囔着:“要不是最近缺钱花,也不用租出去三个月。哼,那小子如果敢把房子搞乱,等本小姐回来一定废了他。”

    “吆?废了谁?”萧风满脸坏笑,站在丁丁身后,努着嘴说道。

    丁丁听到声音,猛地转过来:“臭小子,废了你!哼!”昨晚占了上风的她,已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得了吧,我那是故意让着你呢。如果不是我故意,你以为就凭你能行?如果你行的话,老母猪都能上树了!”萧风华丽的打击着。

    丁丁俏脸阴沉下来:“你敢说我是猪?!”

    “嘿,不敢,我才不会去侮辱猪的智慧呢。”萧风撇着嘴巴,随意道。

    云淡风轻的回答,直接让丁丁再次抓狂!还不等她叉腰河东狮吼,一个温暖的手,已经拍在了她的脑袋上。

    “小魔女,出门在外小心点,别太容易相信别人。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萧风面带笑容看着丁丁,把写着号码的纸条递给丁丁。

    两人虽然才相识不久,但相识即是缘分。尤其是丁丁给他带来一种久违的感觉,家的感觉!

    听着萧风温柔的声音,看着递过来的纸条,丁丁愣了。这臭男人昨晚拉肚拉傻了?这还是那个满嘴荤话,处处想占自己便宜的臭男人?

    她从小就自己生活,父母都在国外,很少感受到关心的滋味。这好像大哥哥的关心,让丁丁鼻子泛酸,眼圈再次红了起来。

    丁丁迟疑一下,缓缓伸出手,接过纸条,难得的没有再吵嘴,点点头。

    “嘿,如果晚上寂寞了,那也可以给我打哈。”萧风忽然脸一变,邪笑着说道。

    丁丁张张嘴,感谢的话咽了下去,一脚踹向萧风:“去死!”同时心里叫道:“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萧风后退几步,躲过丁丁的攻击,举起手表示投降了。

    丁丁得意的扬着头,看着萧风:“萧风,我走了。不许带些乱七八糟的人回来,尤其是女人,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说完,拉起旅行箱就要离开。

    “嘎嘎,丁丁,出远门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吆,别墅中还养了个小白脸?”忽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大门口传来。

    丁丁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变得铁青,身体颤抖一下,握着拉杆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变得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