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启末世 > 正文 终章:后记
    华夏,某个研究所中。

    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坐在阳台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籍,书的封面非常老旧,上面写着几个篆体字,名叫:众神黄昏!

    小女孩静静翻阅着,当看完最后一页时,不禁为书中故事所感染,轻叹了口气,小小脸颊上,有几分淡淡惆怅和悲伤。

    “诗雨,怎么样,好看么?”这时,一个温柔地女声响起。

    小女孩看着走进来的母亲,忧思收起,微微一笑,道:“好看,就是有几个问题没看懂。”

    “是么,说来听听。”母亲很温柔地笑着。

    “这故事里的四大恶兽,为什么最后只写了三个,那个【天道】恶兽去哪了,以它的能力,应该能躲避到其他幸存者的意识中活下来吧,只要还有人存在,就能不死。”小女孩虽然年龄很小,但思绪和逻辑非常清晰,道:“如果它活下来了,肯定没另外三只恶兽受伤严重,它又这么有野心,应该会统治人类吧,这样岂不是打破轮回了。”

    母亲微微一笑,道:“里面的所有人和事物,其实在一开始就注定了,就像他们所看见的历史那样,在历史上,【天道】被封印了,虽然里面没写是被谁封印的,但能够推测出来,应该是那三位越壁者。”

    “越壁者?”

    “你记得在天道突破封印的时候,越壁者出现了么,当时故事里描写,它没有丝毫惊讶,说明他早就知道,所以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亲手封印的。”

    “越壁者应该打不过【天道】吧?”

    “后来是打不过,但里面主角繁殖出的三位分身,却没有受到战斗的波及,一直在时间矩阵中,而【天道】虽然躲的快,但还是被创伤了,如果三位已经成长起来的越壁者,要对付一个重伤的【天道】,应该是有可能的。”

    “原来如此。”小女孩懂了。

    “四大恶兽的【守护】,就是那只巨鳄么,它为什么被称作守护?”小女孩又问道。

    “大概是它后来的意识从狂化状态苏醒了吧,看到了身旁的世界树和信仰尸体,所以一直守护在那里,于是被人们称作了【守护】,只是,它终究是受伤太重,恢复了一些,最终还是不敌那些巨人神王的联手攻击。”

    小女孩疑惑道:“这些巨人神王为什么要斩杀它,难道不知道它是众王之王的坐骑么?”

    “这一点,等会儿再回答你,跟另外一个你还没意识到的问题一起回答你。”母亲温柔地笑着道。

    小女孩知道她在考验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能力,不服气地轻哼一声,道:“没有我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你刚说【信仰】尸体?难道它死了?找到它的时候,它不是奄奄一息么,难道恢复不过来?”

    母亲微微一笑,道:“故事里虽然没有明说,但你可以从侧面判断出来,若是能够恢复,众王之王就会动手帮它治疗了,但是没有,说明它受的伤,已经超出了众王之王治愈的能力范围,也超出了它自愈的极限。”

    小女孩恍悟过来,叹息道:“这信仰挺好的,居然就这么死了,作为一只怪物,却对人类这么忠诚。”

    母亲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道:“这就是人生,无法圆满。”

    “妈妈,众王之王为什么会重生到灾难前,是巧合么,还是人为的,他重生的意义何在?”小女孩凝眉思索道。

    “存在即是意义。”母亲微笑着道:“若是他没有重生到灾难前,他没有那么多的生存知识,就无法快速成长,也就无法赶到灾难爆发时,成长到能够对抗的程度,这大概就是他重生的意义吧,至于是不是人为的,这个就不知道了,记载不详细。”

    “会不会跟收养他的老人有关系?”

    “不知道,或许有。”

    “那个老人是谁?”

    “你认为呢?”

    小女孩看着母亲逗弄的目光,哼了一声,道:“不说拉倒,那三大恶兽的来历都有,为什么没有交代【天道】的来历,按这故事来说,它被封印了,然后到下一次灾难爆发时,又突破封印,然后又被封印了,这样循环下去,那它的起源在哪里?”

    “没有起源。”母亲嫣然一笑,道:“就跟众王之王一样,自己栽培了自己,自己安排了一切,到了下次灾难爆发时,那个他‘自己’,又会把他当成众王之王,其实,这个故事的结构,并非是单纯的轮回和循环,因为没有过去,没有起源,看上去,这个世界是动态的,是不断发展的,但如果以更高的视角去看,就会发现,这是静态的,是一幅画。”

    “听不懂。”小女孩皱皱眉,精致的小鼻梁轻轻皱起。

    母亲笑了笑,道:“如果非要说起源的话,那就是最终的灾难吧,因为所有的生命,都是它孕育出来的,它是万物之母,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人,那么你所看见的这些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个人身上的一幅画,一幅静止的画,这种静止,跟我们人类定义的静止不同,就像你看自己的身体,是静止的,但你看不到你手上的细菌,在蠕动。”

    小女孩一点就透,“我知道了,其实故事里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灾难的本身,也是灾难的制造者,难怪里面有******的【罪民】,那些罪民或许察觉到某些东西,知道人类才是祸害,所以才会******,其实他们不是罪民,是好人。”

    “不错,不过这些罪民可不是好人,他们不能定义为‘好人’,因为他们没有作为‘人’的基本立场,就像很多自认为有善心的人,目睹了人类的烧杀砍掠,破坏大自然,就恨人类,目睹了人类伤害动物,就认为人类是罪恶的,其实不对。”母亲表情稍微严肃几分,道:“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明他们的人格不健全,没有作为人本身的自觉,每种生命都有自己的生命形态,就像食肉的,就会吃肉,不可能去吃草,吃草的,也不可能去吃肉,那些认为吃草的,就是善良动物的人,殊不知,草也是有生命的。”

    “只是,他们对生命的定义不同,破坏了他们认为的生命,就认为是破坏,破坏了他们不认为是生命的,他们毫不自觉。或者说,破坏了他们不喜爱的生命,他们会很开心,破坏了他们喜爱的生命,他们就憎恶了。”

    “但不管是喜爱不喜爱,憎恶人类本身,就是一种罪恶,没有基础的健全人格,不当不配当一个动物,更不配称之为人!”

    “我们所看见的一花一草,都有自己的生命,而生命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分,只有我们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分,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本能方式,这些罪民能容忍灾难消灭他们的本能,却无法容忍他们自身生存和繁衍的本能,这就是可悲之处,我们人类最伟大的地方,是在于我们懂得克制本能,知道羞耻和尊严!”

    小女孩彻底明白了过来,重重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母亲知道她是个聪明孩子,欣慰地笑着道:“你是不是还想知道,为什么这些罪民意识到人类是病毒的这件事,而那些四大恶兽却不知道?其实很简单,这些恶兽跟人类并无太多交际,最喜欢动心思的【天道】又被封印了,而即便是罪民跟那些神王们说了事实,这些神王们也接受不了,也无法理解。”

    “而罪民之所能够理解,其实罪民是从第二纪元兴起的,第一个罪民,也是最强的罪民,就是吉尔伽美什,他的父亲是【末日】,虽然他没有觉醒出【末日】的超维能力,但基因中,终究流着同样的血,或许是在偶然的梦境中,又或许是某个契机的时刻,他的思想超维了,看到了灾难的模糊本体,简单地理解了灾难的存在,所以,他成为了罪民,他知道其他人无法理解,所以用自己的方法,来诉说人类的种种罪恶,就像邪教一样传播着病毒一般的扭曲知识。”

    “说到这里,就要回答你前面的问题了,为什么明明是循环的,天道却不记得灾难为何爆发,那些巨人神王,包括‘格’这位巨人神王,也没认出众王之王来。其实故事里面说了,众王之王和灾难本身,进入了高维度中,所以,自动地在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心中,变成了无法理解的事物,哪怕他们曾经跟众王之王很熟悉,最后也会无法理解他,无法看到他,也无法听到他的声音。”

    “关于他的一切,都会变成无法理解的空白记忆,这就是为什么,天道目睹了灾难,突破封印后,却又不知道灾难,无论灾难爆发多少次,都没有人会知道,因为那是高于他们的维度,就算他们经历了,用东西记录下来了,也看不懂,看不明白。”

    “这就像你拿起一只蚂蚁,让它体验到了高空,但你将它丢下去时,它还是只懂爬行,它还是不知道世界有高度的存在,也不知道世界是立体的,无论你将它丢多少次,它感受到了,体验到了,但就是无法理解,也不知道!”

    小女孩怔道:“这么说,众王之王会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

    “消失的只是他的面貌,它的声音而已,所以人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存在,但去思考时,却无法知道这个存在,是怎样的形态,是人形,还是球形,还是能量形态,都无法知道,因为无法理解。”

    小女孩明白了过来,轻叹了口气,道:”难怪历史上众王之王传授了那些巨人枪法,巨人们却记不起他,明明他就在他们身边,却认不出来。”

    “这就是生命形态差异的悲哀。”

    “为什么众王之王,最后没有摧毁灾难的意识,而是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小女孩问道:“如果他毁灭了灾难的意识,岂不是能终止轮回?”

    “如果终止了灾难,就会进入新的纪元,他的那些死去的伙伴,也无法复活了,哪怕他能够创造出一模一样的,但,也只是一个完美的复制品。”母亲说道。

    小女孩睁大眼睛,道:“你是说,他选择放弃自身,获得灾难的信任,就是希望再次进入轮回,让下一个自己,好好珍惜跟黑月、范香语和他姐姐在一起的生活?”

    “没错。”

    “可是,下一个他,又会为灾难奔波,如果一切都是注定的,他应该知道,下一个自己,还是不懂珍惜身边的人,才是最宝贵的。”

    “没错,他知道这点。”

    “明知道这点,还是这么做?”

    “大概是希望,哪怕下一个自己还是不懂得珍惜身边的人,至少,能够再一次并肩作战,再一次经历那段灰暗的时光吧。”

    “是这样么……”小女孩怔了怔,“他应该是知道,无法复活他所爱的人,所以,宁可再一次循环,也想让他身边的人,再一次出现吧。”

    “嗯。”

    “他真傻。”

    “是啊……”

    “话说,既然一切都是早已注定,那为什么之前的众王之王,还会让他去摧毁灾难意识,应该知道,他不会那么做吧,为什么还要去催他?”小女孩好奇道。

    母亲轻叹了口气,脸上也有些唏嘘,道:“时间会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吧,你现在的一些想法,等你长大了,或许就会渐渐被改变,保持初心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苏醒了,又不忍再见到那些伙伴再一次经历死亡,所以想要中止吧。”

    小女孩似懂非懂,这个对她现在的年龄有点难以理解。

    “这里面的纪元神座,是越壁者制造的吧,为什么这么神奇?”小女孩又问道。

    母亲微微一笑,道:“人类需要纪元神座突破到神王,而神王的存在,就是神性粒子的累积,在宇宙九大本源中,有一个是【黄金本源】,而纪元神座,应该就是从它上面提取出来的,谁掌握这个本源,谁就能直接成为神王。至于是谁掌握了,又提取了出来,制作成纪元神座,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那三位越壁者,或许是其他尘封在历史中的人物。”

    “真是的,这故事里都没交代清楚,就这样没了,太草率了!”小女孩很是不满。

    母亲莞尔一笑,道:“其实我让你看这个,是想告诉你,要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一切,如果你把你的思绪,都用在思考困境上,虽然困境会被化解,但还会再来,只有身边陪伴你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了。”小女孩老实地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马上就要开始今天的实验了,你想不想过来看看,这可是国际性的突破哦。”母亲将小女孩从阳台上抱下,笑着道。

    “嗯!”小女孩兴奋地点头,将手里的书放在了阳台上,跟着母亲离开了房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道:“妈妈,为什么这书里的众王之王和灾难,都没有名字呢,看到最后,我都不知道灾难是什么,是怎样毁灭世界的,又是怎样杀死神王的,都没有记载。”

    “这本书是从博物馆中拿到的,年代太久远了,而且又是拓本,或许没有印刷好吧,又或者被岁月侵蚀了,把名字腐烂了。”

    “母亲,书里面说的是真实存在的吗?”

    “当然不是,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喔……”

    (剧终)

    ……

    ……

    呼,彻底结束了。

    挺感慨,挺舍不得的。

    这后记是对结局的一个补充,结局早在开头,就想好了,写了一年多了,终于结束了,心里莫名唏嘘啊,其实这是一个环保的故事,嗯,别笑。

    当结局写出来时,公布的灾难和反转的剧情,相信所有的铺垫,基本都用上了,在结局出来前,还有人认为太仓促,觉得**oss还没出来,还要打个天翻地覆怎样怎样,大多数小说似乎都是这样,但其实知道结果的我来说,早就写的没法再拖了。

    再拖,也只能把故事里的挖掘出的遗迹保留下来的史前资料翻翻,再对照下结局,显得更周密点,但其实可以对应的东西已经说很多了,再说的话,不用我写,大家就能猜出来了,就没看的悬念了。

    这个结局,我自己是非常满意的,虽然轮回的故事大家看了不少,但《重启》不是简单的轮回,自己创造自己,自己栽培自己,没有父母什么的起源,比起传统的投胎、轮回的故事,是有不同的,历史和自己所经历是一致的,自己就是历史。

    最后,其实没有逃过循环的,不光是人类和主角,还包括地球意识。

    然后再吹下自己。

    《重启》的订阅成绩,比黑暗少一点,但也还可以了,推荐票数比黑暗还高,值得欣慰,大家都习惯投票了,末世题材的书,自从《黑暗文明》以后,重生流大热,这是开头很容易写,又很容易进入节奏的一个套路,虽然老古不是发明这个套路的人。

    但应该算是领衔了一下吧,至少在黑暗之前,没看到有出彩成绩的重生流末世小说。

    当初写《重启》开头时,有点困扰,到处一看,全都是末世后五年,十年,三十年什么的重生,所以老古没法了,既然重生,就搞个一百多年的吧。

    末世重生套路,写的人太多了,也写烂了。

    重启能有这样的成绩,应该是近期末世重生类型最好的一本了。

    跟《黑暗文明》不同,黑暗文明是打破了宇宙,重启却始终把故事压缩在地球上,其实对写末世题材来说,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大家看到很多末世题材的,但凡有进化的,最终免不了打到外太空,因为不写外太空,就没对手了。

    《重启》有一点我很喜欢,就是能力,这本书应该把异能,发挥到很大了,至少我看过的电影也好,小说也好,异能很少,而且搞来搞去,无非就金木水火土光暗等几样基本元素变成的能力,什么控制金属,精神感应啥的,不新鲜了,而重启里的能力,除了寒冰,火焰,金属这些一般人都能想到的能力外,其他一些特殊域的能力,尤其是统治级的能力,其实每次想出来,都挺兴奋的,因为感觉没什么人会想到,至少我没看到。

    不过还有挺多能力,没有写到重启里,以后或许会写一本都市的超能者故事,完全是能力的pk,不同能力用自己的特性来战斗,感觉应该挺爽,唔,扯远了。

    有人在等写古界的故事出来,其实古界的故事一直在完善,但还没到时候,至少几年过去了,还没看到有什么书,跟这个题材撞衫,无论是升级体系,还是世界概念什么的,都挺打破常规小说的,题材太好,以至于没把握完美呈现出来,等到了我觉得可以写了,就会写出来。

    再说说新书《黑暗王者》。

    (原谅我无耻地拉票……)

    新书是准备时间最长的一本,塑造的是一个完整的,灾后世界,在主角的改变下,一步步发展,设计到很多资料,所以准备很久。

    新书也会更注重人性,注重深度,就像重启一样,虽然没有打破宇宙,但我相信也很精彩,至少看到不少人说,重启比黑暗好看,我很欣慰,说明我在进步。

    相信新书会更精彩,而且作为重启的老书迷,放个提示在这里,新书的大坑,跟重启一样,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不过,这次不再是个轮回循环的故事,而是一个探索和求知冒险的故事。

    嗯,大家可以去收藏了……(这才是你的心声吧,握草!)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