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家的大明郡主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节 圣女
    两个女生的解答,倒也解释了许岩的疑惑——为什么见到自己,那些幸存的日本人会那么惊恐,都是慌慌张张地逃跑了。现在,许岩明白了:经历了全城自相残杀的惨祸后,人人自危。那些幸存的难民见到陌生的男人,他们不害怕逃跑才是怪事呢!

    现在,许岩最关心的还是朱佑香的下落,他沉吟着问:“夏小姐,小张妹妹,我想在城里找个人,她是个女孩子,姓朱,叫做朱佑香,你俩是否听过这个名字呢?”

    “朱佑香?”两个女生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摇头:“许团长,我们都没听过这个人。”

    “你们再想想,好好想想,真没听过这名字吗?”

    两个女生蹙眉想了一阵,最后还是摇头:“许团长,我们真没听过这个名字——这应该是个中国的女孩子吧?箱根人不多,如果还有其他的中国人,我们肯定会印象深刻的。”

    “哦,这样啊。。。”

    许岩有点失望,但他马上又想到了——可能,朱佑香没有用自己的真名呢?

    “夏小姐,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箱根城里有些事情很怪?比如说,那么多的怪物包围着城市,它们却没有进城里来?这是为什么呢?”

    对许岩的这个问题,两个女生就膛目结舌,完全答不上来了——自从灾难开始之后,怪物们就一直围困着城市,从未进来过。开始时候,大家还是很惊慌,但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当做理所当然了,也没认真细想过为什么。而且两个女生胆子小,平时很少敢离开这家小旅馆,跟城里人交往得很少,对城中的事情,她们也真说不上来。

    夏慕想了一阵,她蹙眉说道:“许团长,怪物为什么不进来,我们也不清楚。但我们倒是听那些日本人说过,这都是拜托了城内的圣女织姬阁下的庇佑。”

    “圣女织姬?”许岩顿时精神一振:“那是个什么人?”——难道,朱佑香不用自己的本名,而是用了“织姬”的化名?

    对于这个“圣女织姬”的情况,两个女生也知道得不多,她们只是前些日子在外面寻找食物时,听偶遇的日本人说的。他们说,城市之所以还能得保安宁,完全是得到了城中圣女织姬大人的庇佑。

    “日本人的说法很邪乎,他们说,其实外面整个世界已经毁灭了,全世界都被黑暗笼罩了,那些怪物已经毁灭了整个人类,人类的末日已经降临了,唯一只剩下我们箱根还有活人幸存。我们之所以能存活至今,这完全是因为神的女儿、圣女织姬大人的庇佑,他们劝我们赶紧加入圣女教,这样才能保全性命。”

    夏慕说完,看着许岩若有所思的表情,她赶紧解释道:“那几个日本人是专门传教的,他们说话神神道道的,我们也没把他们当真。

    许团长,您刚过来可能还不知道,日本的法律跟国内不同,允许那些乱七八糟的宗教存在,他们的信仰很乱的。他们有些宗教团体,干脆就是邪教,平时总是宣扬一些世界末日之类的言论,那些邪教头目都喜欢自称圣女啊先知啊使者啊,所谓的圣女教,多半也是个趁着灾难趁势而起的新兴邪教吧,这些事太多了,我们也没把他们当回事。只是,您既然问起城里有什么特殊的事,我们就把这事跟您随便说下。”

    许岩轻轻点头,表示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想了一阵,问道:“夏小姐,你知道那个所谓的圣女织姬,她在哪里呢?”

    见许岩还是固执地想寻找所谓的“圣女织姬”,两个女生都显得很惊讶:“许团长,那就是个趁火打劫的骗子啊,您要找她干什么呢?”

    “我知道。。。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去看看!”

    ~~~~~~~~~~~~~~~~~~

    按照夏慕的介绍,那个圣女教的总部是在原来箱根市的警署——这事在许岩听起来实在很荒谬,警察署怎么就成邪教的总部了?但仔细一想,这事也是很正常的:惨败之后,箱根警方伤亡殆尽,警署也就剩下一堆空房间而已,被占用了也是正常的。

    按照两个女生的指点,许岩穿过了几条空荡荡的街道,很快就来到了警署。在灰暗的天空下,他看到了矗立在街尽头的五层警署大楼,楼前还悬挂着“箱根警察署”的招牌和金色花瓣标识。警署门口有几个日本人零零散散地站着,都是剃得很光的脑袋,一副横眉竖目的样子,神色不善。

    看到许岩从街对面走过来,那几个日本人齐齐望过来,眼神不善。

    自打进了箱根,许岩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人类。虽然这几个日本人显得并不是很友好,他还是走了过去,用英文打招呼:“哈啰!请问,织姬小姐是在这里吗?”

    但不知是这几个日本人听不懂英文还是怎么回事,见到许岩走过来,他们立即就迎上来,挡在了许岩前面,很粗暴对他大叫大吼起来,还很粗鲁地伸手来推他——虽然许岩听不懂这几个大汉在说什么,但他们明显是不欢迎自己接近。

    许岩想跟那几个壮汉解释,自己是织姬圣女的老朋友,但无奈他不懂日文,大家根本无法沟通。如果那神秘的圣女织姬真是朱佑香的话,那眼前的人应该就是她的部下了,许岩也不好对他们出手。所以,说又说不通,打又不好打,许岩一时竟是束手无策。

    最后,许岩还是放弃了,他举起手,喊着“OK、OK”,自动向后退开。看着他自己走开了,几个日本人倒也没追过来,只是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冲他嚷了几句,想来是警告他不要再过来了。

    许岩离开了警署的正门,绕着警署大楼转悠了下,找到大楼背后一处无人的低矮围墙。他看了下,四下无人,许岩也没什么顾忌,很轻松地翻墙跃了进去。

    围墙里面是箱根警署后院的一处训练场,立着一排排的枪靶,场地里空旷无人。许岩朝着训练场的出口走过去,从后门进了警署的办公楼。

    刚走进警署的办公楼,许岩微微一震:敏锐的感觉告诉他,在这栋办公楼里,魔气的浓度很高,高得不同寻常!

    他微微蹙眉,用灵目观察了一阵,发现魔气的源头来自楼上。许岩暗暗警惕,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二楼的走廊里空荡荡的,寂静无人,灯也没开,走廊里显得很阴暗。循着魔气的方向,许岩沿着走廊一路直行,来到了走廊尽头一间没有标有门牌的房间前,他轻轻推开了房间。

    这是一间普通的警员办公室,有个便装的女子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前低头看书,听到推门的声音,她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许岩。

    许岩也在打量着她:对方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眉目如画,紫色的短发,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皮肤光滑得如同最精美的瓷器——眼前的女子非常漂亮,如果放到外界,这百分百是国民级的女神,但许岩对她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黑**气正从对方的身上散发出来。

    看到推门进来的许岩,美女愣了一下,她张口正想说什么,但许岩已没心思听了——看到她的第一瞬间,许岩就彻底失望了:朱佑香嫉恶如仇,对魔界生物最为深恶痛绝。现在,既然有个魔物躲藏在这里,那朱佑香肯定不会在这里了。

    许岩二话不说,直截在手上捏了个法诀:“火鸦,灭!”一瞬间,炽热燃烧的寻魔火鸦从许岩手上生起,化作一团流火,朝那女子的脸面直飞而去,一瞬间便扑到了她面前!

    看到火鸦扑面而来,那女子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她坐在原位上不动,抬起了洁白的纤手,在空中划了个玄妙的弧线,似缓实快地接住了“寻魔火鸦”,那只由烈火组成的炽热火鸟在女子的芊芊玉手中停住了,化作了一片飞散的光芒,无声无息地消散无踪了。

    看到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南明净火,许岩倒吸一口冷气:许岩先前遇到的最强魔物,就是在东京成田机场遇到的吸血魔了,但面对寻魔火鸦,吸血魔也只能靠着强悍的肉体硬扛伤害而已,而眼前的女子却能这样毫无烟火气息地化解了法术,这起码说明了两件事:

    一:眼前伪装成女子的魔物,它的实力远在吸血魔之上;

    二、对方能轻描淡写地化解自己法术攻击,这说明对方也是精通法术的。许岩记得,朱佑香曾说过:能否运用法术,这也是高中阶魔物与低阶魔物的最大区别了——也就是说,眼前的敌人,它起码是中阶以上的魔物!

    人在危急的时候,脑筋往往转得特别快,现在,许岩突然明白那些尸傀和魔狼为什么徘徊在郊外不敢进入的原因了:高阶魔物对低阶魔物具有等级压制和威慑,高阶魔物所盘踞的领地,低阶魔物是不敢擅自进入的。

    也就是说,偌大的箱根市区都是眼前敌人的领地,对方不必露面就能震慑成千上万的低阶魔物不敢接近——看着眼前女子那沉稳从容的气度,许岩只觉头皮一阵地发麻:自己这次真是撞大彩了,搞不好,对方很可能就是那传说中的高阶魔物!

    这下,自己要完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