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幽暗主宰 > 第二十六章 前奏
    地下城?

    听到伊丽丝的说话,众人都是一愣。这有什么问题吗?只要是在地下的城市,都是地下城不是吗?

    将眼前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伊丽丝不由的内心深处重重叹了口气。黑玛瑙石城来到幽暗地底才不到百年,严格来说,他们只能够算是地底世界的“新兵”,再加上自从来到幽暗地底世界之后,他们就忙着建立城市以及和其他势力战斗,也没时间顾及其他那些有的没的。但是伊丽丝不同,作为一个博学的法师,她热衷于收集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情报,伊丽丝心里很清楚,为了黑玛瑙石城能够延续下去,光靠战斗是不行的,必须要有足够的知识才行。不然的话,黑玛瑙石城在地底世界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所谓的地下城,并不是指地底的城市。”

    虽然现在事态紧急,但是伊丽丝却反而放开了,后路被堵,空间被封闭,连传送门都无法开启。如果这里真的是记载之中的那个地方的话,那么自己存活下来的机率不到百分之一。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力气去大吼大叫呢?

    “这样说吧,在幽暗地底的住民之中,地下城是一个特殊的词汇,它只存在于,并且只代表一样事物,那就是……………”说道这里,伊丽丝停顿了一下,然后望向眼前的众人,露出了一丝苦笑。“………魔王的宫殿。”

    “…………………”

    听到这里,所有人的脸瞬间“唰”的变得如同白纸般的苍白,而那几个泰夫林更是惊恐的全身发抖,几乎要瘫痪在地了!

    在克莱恩大陆,所有向往光明的种族都信仰天空神国,而反过来,所有黑暗的子民全部都被魔界所统治。如同人类信仰神明一样,黑暗的种族也将魔王作为自己的信仰。建立黑玛瑙石城的三个种族都有着自己信仰的魔王。蛇人信奉的是智慧之蛇德瑞安,半吸血鬼信仰的是鲜血女王菈娜萨尔,泰夫林信仰的是黑暗之主索伦。

    不过就和地面上并非每个神明都需要通过祭祀来表明忠心一样,黑暗地域的魔王们对于信徒给自己大唱赞歌也没有什么兴趣。它们更希望自己的信徒用实际行动而并非口头上的赞美和捐助来表达心意。

    这就是为什么邪教徒的行动力永远比教团圣殿高的原因吧…………少说话多做事才是进取之道嘛。

    好了,闲话休提。

    虽然黑暗的子民不需要整天咏唱圣言来赞美自己的信仰,不过对于魔王,他们还是天生有一种畏惧感的。仔细想想,如果地表上有个凡人忽然来到了一个真神所在的宫殿,那么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更不要说天空神国的那些神明还算是比较容易相处的。但是无底深渊的魔王又有哪个是好说话的货色?身为黑暗的子民,他们要是连擅闯魔王宫殿都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罚的话,那么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最开始伊丽丝也不敢相信这里就是那传说中的魔域,但是在看见了那个雕塑以及墙壁上的符文与刻画之后,她最终还是确认这里正是地下世界的住民们谈之色变的地下城!要知道那雕塑上的怪物可不是普通的怪物,而是魔界的死亡引导者!在黑暗子民的心目之中,死亡引导者的地位就和神明派遣的天使是一个等级的存在。能够把天使当做雕塑放在门口———就算是圣堂教团都没这么大的胆子!

    最重要的是,经过伊丽丝的调查发现,她可以确认雕刻在墙壁上的,正是最正统最古老的深渊文字。这种文字可是魔族的专利,绝不外传!不,应该说除了魔族之外,任何人如果胆敢写下这些文字,那么他们就会发狂而死。就算是在血色修道院待了这么久的伊丽丝,也只认识其中几个符号和字体,但是,光是这些,就足以让她吓的魂飞魄散了。

    死亡引导者的雕塑,深渊文字,如果光是其一的话,伊丽丝还会怀疑一下这是否是某位魔王的祭台。但是现在,魔族的引导者与深渊文字一起出现,伊丽丝以自己的名字起誓,这里如果不是地下城的话,她就把血色修道院大图书馆里的书全部吞下去!

    或许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倒宁可自己去吞书啊!

    “轰!!”

    就在这个时候,大地的颤抖忽然停止,紧接着厚重的石壁呼啸着从天而降,向着众人压了下来!!

    “快躲开!!”

    面对这突然发动的陷阱,众人也是大惊失色,急忙向着旁边躲开。随后便听见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石块就这样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扬起的灰尘四散飞舞,一时间将整个走廊都笼罩其中。

    而就在与此同时,沉睡的怪兽也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蛇人战士飞快的扭动身体,靠着墙壁躲开了飞溅的碎石。但是还没有等他做出下一步的行动。只听见背后传来“咔嚓”一声轻响,下一刻,数十只尖锐无比的利茂就从墙壁隐藏的空洞之中窜出,瞬间就将躲闪不及的蛇人战士串成了一个血窟窿。

    “嘶————!!”

    看见这一幕,站在旁边的泰夫林盗贼顿时倒吸了口冷气,他飞快的向后退开,试图远离那个被万箭穿身的倒霉蛋。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多退几步,忽然,冰冷的寒气顺着泰夫林的脚底盘旋上升。厚重的冰层只是眨眼之间就凭空出现,死死的将泰夫林冻结在了原地。

    “该死,该死!!”

    看着在身体上不断蔓延的冰层,泰夫林也是大惊失色,他一面大喊着,一面挥舞双手,用力敲打着冻住自己身体的寒冰。可就在这个时候,呼啸的石墙已然来到了他的面前,而那个泰夫林唯一所能够做的,只有绝望的举起双手,呆滞的注视着眼前越来越大的黑暗阴影。

    “轰!!!”

    鲜血飞溅,碎肉夹杂着白骨四散分落,惨叫声,怒吼声连成一片,宛如人间地狱。

    “唰唰唰!!!”

    半吸血鬼仿佛幽灵般从空中掠过,带着一连串的残影躲开了从墙壁空隙中飞出的箭矢,他手握长剑,飞快的向前跑去,那身华贵的礼服已经变得肮脏不堪。不过现在的半吸血鬼已经来不及去关心自己的衣着。这里对他而言简直如同地狱一般,每一步都有可能是死亡到来的先兆,每一次前进都好像是在命放在天平上赌博一样的恐惧。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离开这里更加重要!

    “哗啦啦啦!!!”

    巨大的石块几乎是擦着半吸血鬼的身体呼啸而过,撞击在墙壁上,伴随着剧烈的冲击,碎石与沙土不断的向着旁边散落。而那个半吸血鬼也是立足不稳,身形一闪坠落在地。而就在他倒在地面上的那瞬间,半吸血鬼的耳朵中就敏锐的捕捉到了一声倾向。

    没有任何犹豫,几乎就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半吸血鬼立刻以一个再也狼狈不过的姿势滚开,而就在他的背后,尖锐的钢刺“呼”的从地板上窜出,直冲天际。

    “哈啊…………哈啊………”

    望着眼前的陷阱,就算是半吸血鬼也不由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嘶————!!”

    而就在半吸血鬼放松的瞬间,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碎石堆的缝隙之中飞快窜出,向着半吸血鬼扑了上去。而死里逃生的半吸血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这样被那白色的虫子一把抱住了脸庞。他闷哼着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快!!”

    听着耳边传来的惨叫声,伊丽丝心急如焚,但是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厚重坚硬的石壁完全将她的队伍隔离开去,而那些士兵又因为紧张和恐慌不断触发了一个又一个陷阱,现在伊丽丝已经顾不得别人了,她张开防护罩,带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士兵们飞快的向着通道的另外一头冲去。

    而这一幕幕的景象,都通过水晶球映入了詹恩等人的眼中。

    “主,主人,我们的陷阱很………很………很有效………”

    盯视着水晶球里的画面,比克丝吓的面都白了,但还是咬住牙关,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望向詹恩。

    也难怪,这些陷阱虽然是詹恩亲手布置的,但是地下城的设计施工,却是比克丝一手操办。不得不承认,这个侏儒在建筑学上的确有自己的独特见解,而且也算是颇为有些天赋。

    试想,黑玛瑙石城所派遣来的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就算不小心触发了陷阱,也不会反应迟钝到躲都躲不开。但偏偏一个接一个的倒霉,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当然不正常。

    而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比克丝的手笔。

    当然,小侏儒可不是什么坏人,侏儒一族居住地距离地表相对较近,平日里与世无争,相对于其他地底种族来说还算善良。而且小萝莉长这么大鸡都没有杀过一只,又怎么可能去杀人呢?

    这一切其实都是詹恩设计好的,他只不过是将自己目前所有的陷阱功效对比克丝说了一遍,然后命令她按照这些陷阱的功效来布置,最好能够让敌人绝对躲不开,任凭他上天入地,陷阱一发动就只有拼死硬抗一条路可走。

    比克丝是个理论派,也没想过这其中的弯弯绕,于是便喜滋滋的按照詹恩的想法去做。恐怕当初在詹恩这里接到命令的时候,小侏儒的脑袋瓜里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些陷阱造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此刻亲眼看见只是片刻功夫,就有数人像杀鸡宰羊一样死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偏偏都是因为自己的设计。比克丝也是小脸煞白,一副电影里发现自己的发明被反派**oss拿去危害世界时悔不当初的表情。

    比克丝在那里后悔,詹恩倒是颇为满意。要知道在游戏里,玩家搭配陷阱的连环攻击可是要死一大堆脑细胞的。当初他也只是偷个懒,看看比克丝有没有这方面的才能,没想到居然挖了个宝贝,倒也是让詹恩暗自心中窃喜不已。此刻看见比克丝的表情,詹恩也是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比克丝的小脑袋瓜。

    “好了,比克丝,不要太自责了。这些人明显来者不善,想要找我们的麻烦。如果我们不做些准备的话,恐怕就要被他们打上门了。这些日子以来你也是够辛苦的,下去休息一下吧,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好的,谢谢主人。”

    听到詹恩的说话,比克丝原本有些苦涩的小脸顿时也放松了许多。她虽然生性善良,但是幽暗地底可不是善良就能够存活的地方。比克丝也知道侏儒的城市为了防备外来者的攻击,在幽暗地域里设计了不少陷阱,恐怕那些敌人中了陷阱也就是这种惨状了。

    想到这里,比克丝也没有刚才那么后悔了,相反,她微笑着对詹恩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离开———虽然小家伙的确已经想通了,但是这么血腥的场面,她还是能不看就不看。

    不过即便离开,比克丝心里还是甜丝丝的………主人对比克丝是真好,知道比克丝看不惯这种场面,就让我去休息。想以前在侏儒城里,每次跑了野外回来,父母兄弟也只是怒斥自己贪玩不守规矩,生怕给侏儒城带来什么祸事。对于自己的生死却是不闻不问………还不如主人呢!

    这会儿比克丝倒是忘了,如果不是詹恩让自己来做这种事,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吧。

    “哼!”

    看着奔奔跳跳离开的小萝莉,维尔娜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家主人整天到外面去打劫别人的商队,对方会气急败坏的找上门来吗?

    而听到维尔娜的冷哼,詹恩则是望了她一眼,随后站起身来。

    “前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那么接下来,就该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

    ...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