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六十四章 图腾纹的位置
    ps:,,“”,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邵玄下山之后,并没有直接回自己那屋,而是去了老克那边。

    凯撒早已经在门口趴着,看到邵玄,立马起身冲到邵玄面前,哼哼着跟狗似的扑腾,就差摇尾巴了。

    “哟,阿玄回来啦”格趴在窗口,掀开草帘伸出头对邵玄说道。

    “格叔。”邵玄受伤的手臂避开扑腾过来的凯撒,走进屋。

    屋内,老克坐在打磨石器的石凳上,看着走进来的邵玄,难得地露出笑容。

    “回来就好你手怎么了”

    邵玄手臂受伤自然避不过老克的眼睛。之前看狩猎队回来走荣耀之路的时候,邵玄还背着扛着拉着东西,一点没见受伤,怎么过了个洗刀礼,回来手臂就受伤了见状,老克难得露出的笑脸又阴沉下来。

    “我看看。”格刚才没注意,听老克这么说,过去仔细瞧了瞧。

    “没事,过几天就好。”

    见老克有追根问底的意思,邵玄便将刚才下山的时候遇到嗑嗑和陀的事情说了说。

    闻言,老克沉思了一会儿,让邵玄给他看了看手臂。

    “嗯”老克动动鼻子,“陀给你的草药”

    将邵玄兽皮袋子里的那包草药拿出来看了看,老克仔细观察了下其中的几种草药。

    “都是很好的药。”说着老克将药包递给旁边正伸长脖子瞧的格:“拿去煮了。”

    格也没说什么,接过药包,凑近闻了闻,也没闻出什么来,他没用过这样的草药,这药包的气味跟平时用的那些完全不同。

    老克问了问邵玄狩猎的事情,邵玄也简单说了说。

    虽然略去了很多,但老克和格听着,还是觉得惊险非常,他们也没想到邵玄第一次参加狩猎竟然会遇到这么多事情能活下来只能将其归结为先祖保佑的结果。

    “这样说来,那把地甲牙刀也立了大功啊”格搓着手,嘿嘿笑着看向邵玄,意思是让邵玄将刀拿出来他看看,过过眼瘾。

    “这个”邵玄立马结巴了。

    “怎么刀不见了”格心都提了起来,看向邵玄腰上挂着的东西,那确实是地甲牙刀的皮套。

    “这倒没有。只是”邵玄很不好意思地将刀从皮套里拿出来。

    洗过的地甲牙刀比老克刚拿出来送给邵玄的时候还要干净,那么明显的一截断裂的刀尖,也在第一时间被注意到。

    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哆嗦着手,拿过刀,心疼得不行。

    邵玄抬眼瞟了瞟老克,却发现老克并没有跟格一样心疼刀,也没生气,反而显得很欣慰。

    从格手里抢过刀细看了下刀上的痕迹,老克笑得很开心。

    “不用担心,可以再打磨成一把小点的刀,下次狩猎接着用。”说着老克将刀放到旁边的架子上,决定接下来这些天不接别的活了,专门打磨这把刀。

    刀磨损很严重,缺口很多,但老克很高兴,因为这些痕迹证明着邵玄这一场狩猎非常成功,战斗过厉害的凶兽。相反,如果邵玄带回来的是一把磨损很轻,依然完完整整的刀,虽然老克不会说什么,但心里难免会有些许失望。

    将为刀伤心的格赶走,等药好了,老克让邵玄先喝了药。

    一碗药灌下肚,邵玄顿时觉得一股极舒服的暖流流转至全身各处,尤其是受伤的手臂处,原本的疼痛感也减去很多,邵玄甚至能清楚感觉到臂骨断裂的地方在渐渐恢复。

    “那是巫特别配置的草药,因为好几种草药极为难找,所以只能分配给少数的人,不可能让整个狩猎队人手一包。”老克说道。

    正因如此,能得到药包的人也很珍惜这样的草药,陀竟然轻易将一包草药给邵玄了老克想不明白。虽说邵玄的手臂是嗑嗑打伤的,但说实话,这样的伤在部落的人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伤,体质好的人不用草药几天就恢复过来了。

    阿玄和陀也不熟,如果是在同一个狩猎小队,给药包也说得过去同一个小队老克摇摇头,阿玄今年才觉醒,只参加了一次狩猎,严格来说只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新战士而已,不可能立马被选进去,毕竟,要进入那个狩猎小队,必须要大头目和几位分量足够的战士点头才行。

    想不透,老克也暂时不去想,“虽然我没了一条腿,但这仇我能帮你报,你等着下次看嗑嗑的笑话吧。”

    “不用,”邵玄笑了笑,“我能自己报。”

    “好那我就先不插手了。”老克更满意了,“阿玄,动用下你的图腾之力。”

    邵玄面上很快显露出图腾纹,手臂上也是。

    老克盯着邵玄手臂上的图腾纹,眼睛瞪得滚眼。

    咔

    老克手里,用了近一年的拐杖,被捏断了。

    另一边,刚回归狩猎队的大头目在山顶忙完回家,而陀和嗑嗑已经在屋里等着了。

    “试探得怎么样”大头目塔问道。

    嗑嗑还没出声,陀就将嗑嗑把邵玄手臂打断的事情说了。

    塔额头青筋凸了凸,阴测测看向嗑嗑,恨不得再去踹几脚,“你就是这么试探的”

    嗑嗑盘腿坐在地上,抓了抓脚丫,“我也没用全力”

    “你还敢用全力还要脸吗蠢货”塔抡着拳头就要揍人。

    嗑嗑赶紧蹦起身,身影一闪,就躲到门边上,大有塔一动他就开溜的意思。

    “我就只是没控制住而已。”嗑嗑用刚才抓脚丫的手抓了抓头,小声道。想到自己竟然打了小孩子,确实不太好意思。

    “既然控住不住力道,下次狩猎你跟着其他狩猎小队就行了。”着脸说道。

    “别啊,我能解释。”嗑嗑一听要将自己踹出队,也急了,“头儿你不是让我试探下阿玄那小子吗,我试探了,本来打算只出两拳,但是我看到那小子身上的图腾纹之后,就控制不住,接着打下去了。”

    “图腾纹那小子的图腾纹怎么了”塔目光锐利地看向嗑嗑。

    “头你不是说才觉醒没多久的战士图腾纹都只到这儿吗”嗑嗑在手臂靠近肩膀的比划了一下,“可是,那小子的图腾纹已经到了这儿”

    嗑嗑在离肩膀一掌之距的位置划了下。

    “不可能”塔和陀同时出声道。

    但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以前大家都说洞里出来的孩子,没个十二三岁觉醒不了,结果呢

    以前大家不认为初级图腾战士能够在只有一两个人的情况下猎杀健康的成年的刺棘黑风,结果呢

    以前大家也都说没人能在走丢后再走出那座山,结果呢

    那孩子才觉醒多久啊

    “头儿,我记得,矛的图腾纹好像只到这儿哎”

    嗑嗑话没说完,就被陀踹了一脚。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塔挥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

    陀和嗑嗑相互推搡着出门,结果一跨出门,就发现,首领站在门外。

    “呵呵呵首领好”

    行了一礼,陀和嗑嗑赶紧开溜。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