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六十章 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
    ps:,,“”,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狩猎队的人在洞口那里等到第二天下午。

    原本中午的时候就该离开了,但麦和郎嘎几人都提议再等会儿,众人才继续守在洞口。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郎嘎他们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仍旧不甘心而已。

    “走吧,再不走,就耽误了。”一个跟麦同样年纪的战士看了看天色,说道。

    他们带的食物并不多,第一个据点的狩猎收获都储藏起来了,赶往第二据点时只带了适量的食物,到现在,已经有战士兽皮袋里空了。

    按照狩猎队的规矩,在等候同伴的时候,没有人会离开,就算食物已经没了,也不能离开去狩猎。这是另一种变相的悼念仪式,以追思战友,就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理性上说,众人心底都明白丢失的人回不来了。

    一旦离开洞口,就意味着放弃等候,悼念结束,狩猎开始,性质便不同了,除非狩猎返回,否则不会再回到洞口。

    守到现在,在队里一些人看来已经足够了。邵玄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在部落也没什么地位,用不着花几天的时间去悼念,他们得赶紧开始狩猎了。

    麦看了看已经开始下落的太阳,招呼大家准备出。

    在离开之前,众人微微垂头,单手轻点眉心。每次狩猎队有人离开,其他队友就会进行以一个这样简单的悼念仪式。

    “走吧。”悼念完,麦带着人离开洞口,准备往山腰另一处山洞过去,那边才是他们的第二据点。

    邵玄背上背着“先祖”,手里提着石器,一步步往洞口走。

    在黑暗环境下这么久,再次看到亮光,邵玄却并未觉得不适。

    他已经听到洞外的鸟叫虫鸣,心情直线上升。

    洞口比较窄,比之前走过的山腰处洞口要窄得多,或许很早以前这里还跟其它洞口一样大,但现在,洞口被一些山上掉落的大石头挡住了一多半,而且年代久远,洞口还被藤蔓遮挡着。

    这座山靠近表面的地方还是跟其他山一样,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有草木溪流,只有山内部深处才异于其他山。所以,山表和其他山一样,有着各种花草虫林,之前进入通道洞口的地方洞壁上刻的历任狩猎小队头目的名字也依然存在,不会消失。

    洞口,邵玄仔细听了听外面,通过藤蔓间的缝隙观察了一下洞外,并未现什么危险生物,便小心拨开藤蔓,走了出去。走的时候还得注意别让背后背着的“人”撞上石块,“人”都成这样了,不知道撞一下会不会开裂。

    感受着并不强烈的阳光,邵玄感觉仿佛再次重生了一般,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他真的很想大吼泄一番。

    之前看骨架看习惯了,没觉得多可怕,现在扭头看到四具干尸的样子邵玄强自镇定下来,暗自催眠道:没事,这是先祖,部落的先祖,就算瘪了,干枯了,变灰暗了,也是英武不凡的

    他也并未立刻将背后的四个“人”扔下,那宝贝还在呢,邵玄打算在跟狩猎队会合前,先借借先祖的庇护。

    邵玄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抬头往山上瞧,再看看远处天空飞翔着的那些身影,感觉应该还是在那座山,而且,已经到了山的另一面,还处于山脚处。

    他一个人不可能就这样到处乱闯,对这里不了解,也无法去对抗那些凶兽,还得提防着别被空中那些打鸟抓走,只能先尝试着联系狩猎队。

    垂头看了看,身上的兽皮衣裤都沾着一层灰白的石粉,手上也是。

    搓了搓手,将手上的石粉搓掉,本来还打算从旁边的藤蔓上揪叶子擦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邵玄不知道这种藤蔓对人有没有毒性。

    擦了擦手之后,邵玄曲着手指放进嘴里,吹出带着特定节奏的哨音。

    在这里不可能直接大声叫唤,那样会招惹来一些生物,所以,邵玄还是采用狩猎队使用的老办法。吹的时候,邵玄还想着回去了自己做一个鹿哨,以后狩猎用。

    原本正在往第二据点走的狩猎队众人脚步顿了顿,尤其是荞麦夫妇和那几位中级图腾战士,他们的听力比初级图腾战士要好一些,后者听得模糊的声音,他们却能清楚地捕捉到。

    “麦那个是”荞激动地拉了拉麦。

    麦示意她稍安勿躁,仔细听辨了一下,声音隔得有些远,但仍然能够辨认出来是狩猎队的暗号,而且,队里会吹出这种哨音的,似乎只有阿玄

    但是,他们才刚从洞口离开,哨音传来的方向并非洞口那边,而是在山下

    “你们先在这里等着”麦说着便往山下飞奔而去,几个起落,身影消失在树丛间。

    “难道真的是阿玄”郎嘎惊喜道。他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刺棘黑风那事的时候,他找到俩孩子前,就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不可能,先祖们都没能走出来,阿玄怎么能做到”一个战士说道。他并非不希望邵玄能回来,只是对先祖的崇拜让他并不相信邵玄的能力而已。

    “但是那声音跟我们上次找他的时候听到的一样”昂说道。

    想到邵玄竟然还能活着,郎嘎也忍不住了。

    不只是郎嘎,其他人也一样,迫切想知道答案。

    “过去看看吧”

    “对啊,过去看看,只要没出山,遇不到什么大型凶兽的,待会儿再去山洞也来得及。”

    “我也想去”

    一般而言,狩猎队的人都很遵守规矩,很听头目的话,头目让他们等着他们就照做,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从这条狩猎路线开辟至今,几乎没有人在失踪后还能顺利从里面走出来连先祖们都不能做到的事情啊

    几位中级图腾战士一商议,一致决定也跟过去看看。

    于是,在麦奔往那边之后,狩猎队的其他人也紧跟了过去。

    麦循着声音找过去,便看到一个浑身灰白的人站在那里。

    一开始麦并未注意邵玄背着的物体,也没细看邵玄放在脚边的石器,此刻的麦心里震惊不已。

    就算浑身都粘着一层灰白的石粉,但邵玄毕竟还是个孩子,小身板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阿玄,你真没事”紧跟过来的狩猎队众人也到了,认出来了邵玄。

    郎嘎还快步靠近,准备来个战士的拥抱以庆祝邵玄死里逃生,可看到邵玄背后背着的东西之后,结结巴巴地道:“阿玄你背后背的是”

    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邵玄背上,

    “这个啊,”邵玄转了个身,让众人能更好地看看背着的人,指了指,道:“是先祖。”

    可邵玄还是低估了“先祖”这个词在部落的人心中的分量。

    一说“先祖”俩字,邵玄就现狩猎队众人像是被定住一般,呆呆站在那里,但是眼睛变得通红,呼吸急促而粗重,面部肌肉抽搐,看着都有些扭曲,而且浑身还抖动了起来。

    刚才还正常的众人,现在一个个都不对劲了。

    “等等,你们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我的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并关注,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