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五十四章 山下有虫
    山林里的弱者最容易受到袭击,所以,邵玄一直都打起精神注意着周围,他现在可只是个没成年的孩子,在野兽和凶兽们眼中就是这队里最弱两人之一。

    穿过盆地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邵玄原以为这边会有一个专门用来休息的山洞,毕竟狩猎队的规矩是晚上不外出狩猎,而留在外面又太危险,这个地方没个山洞休息总觉得没安全感。

    出乎邵玄意料的是,第二据点的山洞并不在这一面。

    第二个狩猎场在山的另一边,但是

    邵玄仰头看了看完全瞧不见山顶也望不见边界的山,翻过去难度也太大了,就算有图腾战士的强悍体力,一天也未必能翻过去,更何况时间已晚。山脚附近的丛林里已经有不少亮的眼睛盯着这边了。

    麦带着狩猎队并没有就此停住脚步,而是继续往上山走。

    靠近山腰的地方确实有用一个洞,洞很大,也并不是天然形成,也不是部落的人特意开凿出来,而是被某种生物钻出来的洞。

    确切地说,那其实是条通道,狩猎队每次过来都会从这里进去,能走到山的另一边,直接穿山而过。

    在靠近洞口的洞壁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字。在最后的地方,邵玄看到了麦的名字。

    每一任带队的头目通过这里的时候,便会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所以,上面这些名字,全是以往部落里狩猎小队的头目写下的,等麦不能再继续带队,新的小队头目选出来之后,来这里的时候,新头目也会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进洞之前,狩猎队的人要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以感谢开辟出这条狩猎路线的先祖们。

    麦将手里的长矛放在脚边,单膝跪地,掌心向内,双手交错于额前,对着写满了名字的洞壁跪拜。

    “敬先祖们”

    “敬”

    邵玄也跟着其他狩猎队成员,以同样的礼以示感激。

    据说每个狩猎小队所走过的路线都是先祖们走过的,很久以前,部落人手不足的时候,并没有分那么多个狩猎小队,每次外出狩猎就挨个路线换着来,这次走这条,下一次就去那条路线狩猎,下下次就再换一条。

    后来部落的人多了,便分出了几个小队,先祖们开辟出来的狩猎路线每条都有一个狩猎小队往那边走。

    之所以要沿着路线走,也是为了避免那些未知的无法预料的因素。每没条狩猎路线上有些什么样的野兽凶兽大概有多少地理环境如何这些都能从一代又一代狩猎战士传来下的经验里面获得,而太过偏出这条路线的话,遇到什么也不能及时做出应对,那样会有更大的损失。

    当然,狩猎路线只是制定的一个大致方向,在这个基础上可以自由挥。比如麦的狩猎队,路线就是翻过第一个据点所在的山,然后穿过盆地,再走过如今这座山,去到山的另一面。

    至于部落里某些有自己想法想要再开辟新路线的人,除了巫和领的共同决策的情况,其他都别想了。

    什么妄想自己新开出一条狩猎路线

    你难道比先祖们厉害

    绝对不可能的

    新路线也不是随便就能开出来嘀,难道你认为这条路线不好

    岂有此理你竟然敢怀疑先祖信不信揍死你

    对于先祖们传下来的东西,部落的人总是格外执着,即便有很多在邵玄看来不太合适的决策,部落的人一点都不认为错了。

    部落的人除了对于图腾忠诚之外,对于先祖也有着乎邵玄想象的崇拜和信任,就算先祖们从地里爬出来对他们说如今的天空只有一个月亮,部落的人也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这也是历任巫的洗脑教育成果,一代接一代,就这么传了下来。

    每一代狩猎队的头目带队狩猎,他们总觉得,把先祖们走的路都走一遍,才能无愧于先辈们,也能对得起先祖开辟出来的这条狩猎路线。看洞口的石壁上写的那些名字就知道了,那些头目们的想法都是相似的。

    进洞之后,点燃火堆,狩猎队并没有往里走,按照以前的习惯,进洞之后会先在洞口过一夜,明天一大早再往里走,穿过这个山洞,还需要点时间,因为,它并不是直线。

    “这个能通向山另一边的洞,是怎么来的”围在火堆边休息的时候,邵玄问郎嘎。

    “先祖们找到这里的时候洞已经存在了,据说这山下有一只石虫王虫,大山里面的那些弯弯绕绕的道都是它钻出来的。”郎嘎说道。

    “石虫”邵玄很惊讶,这接近圆形的通道至少十米高,而且听麦他们说,山内部除了连通两边的通道之外,还有很多通往地下或则朝山顶的。实在想不到这样规模的穿孔似的洞穴通道竟然是石虫制造出来的

    那得多大一只啊

    跟用来当鱼饵的石虫简直不能比

    不过,这应该是最早来这里开辟狩猎路线的先祖们传下来的说法,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石虫,有待考证。

    “那先祖们有没有谁见过这山下的石虫”邵玄问。从最初的那一代狩猎队过来开辟路线,到现在都多少年了,就算部落狩猎队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多,也总有谁见过吧

    “这倒没有。”郎嘎见邵玄依然怀疑,便道:“但是你听听,洞内会有声音传来,肯定有石虫王虫。”

    邵玄侧耳仔细听了听,确实有一些很微小的呼呼声,但那并不一定是石虫造成的,既然山内的洞很多,风从一个洞口吹进,另外几个洞口再吹出来,也会有这样的声音。

    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不过看郎嘎的样子,就算邵玄问出来也得不到答案。不再跟这些执拗的人争论,邵玄转而问道:“山的那边有什么跟山这边有什么不同”

    果然,郎嘎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了。

    “不同其实,最大的不同就是,山的那边有很多巨大的鸟。”郎嘎伸长胳膊比划了一下,虽然他胳膊长度有限,但是看脸上的夸张表情,邵玄就知道那一定是真的非常非常大了。

    其实,细细回想,邵玄现,从进入山林到现在,大型的猛禽确实很少见到,虽然有很多在邵玄看来已经很大了,但根据郎嘎所描述的,在山的另一边,有体型更大更凶悍的猛禽存在。部落风雪节祭祀仪式上一些战士们头上插的羽毛大概就是在山的那一边猎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