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四十九章 雪崩
    兽皮袋里装着三个备用的矛头,其实当时山洞里还有另外一个大袋子装着更多,只是时逃命的时候邵玄根本没时间也不可能去带上那个大袋子。

    邵玄将手伸出兽皮袋。

    这里装着的每一个石矛头都是他亲手打磨出来的,入手就有一股熟悉感,似乎连扔出去会有怎样的轨迹怎样的效果都能一清二楚

    老克当时跟邵玄说过,每一个打磨出来的石器都有它独特的脉络,而一个优秀的石器师,则能够清楚感受到这样的脉络,那是创造的力量。

    当时邵玄并不明白那样的感觉,但现在,他有那么一点了解了。

    石矛,只有头没有柄。

    无所谓,照用

    在刺棘黑风急着挥动大爪子想将头上的刀拔出来时,邵玄用矛头当飞镖,朝着刺棘黑风的一只眼睛甩了过去。连甩两镖

    一个矛头稍微偏了些许,刺在刺棘黑风的眼睛轮廓上,但另一镖,则直直刺入它的眼睛内

    吼

    又是一声比刚才更要暴戾的尖啸,在这片雪域回响,整片空间都似乎要被震裂开来。

    邵玄正想着要不要将手上最后一个石矛头甩向它另一只眼睛,却听远处的上方传来咋嚓的声音,像是什么裂开了。

    听到这个,邵玄心里咯噔一下,但紧随而来的轰鸣声确定了他心中所想。

    邵玄只觉头皮都快炸开,也顾上刺棘黑风了。

    “跟我来”

    往周围看了一眼,邵玄叫上矛,往一个方向飞跑过去。

    那边要比邵玄他们刚才所站的地方地势还要高出些,往那边跑的时候,能清楚感觉到脚下的雪更深,吹过来的风更狂。

    到底生了什么事

    矛心里带着疑惑,好几次他都想出声问问,刺棘黑风离他们还有点距离,而且听那声音应该是承受着巨大痛苦,想必是受了不小的伤,但邵玄现在明显是急着逃命。

    可是,随着远处传来的咔咔声响,以及渐渐清晰的轰鸣声,矛心里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大。

    邵玄感觉此刻体内血管中血液都要沸腾了似的,之前跟刺棘黑风拼命,现在又遇到雪崩,紧绷的神经都没放松过,动用体内的图腾之力已经快过身体负荷了,身体也极度疲惫。其实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让翻涌的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力量平稳下来,但现实并未给他片刻的休息时间。

    因为刺棘黑风的那一声声震得邵玄吐血的大吼,也将上方某处的雪层震裂了,邵玄听到的咔嚓声就是那边裂开的声音。随着雪层断裂,巨大的雪体滑动,越积越多,直泻而下的雪崩体如洪水一般往下扫荡。

    原本还想着将头上的刀拔掉的刺棘黑风也感受到什么,浑身一滞,顿时不安起来,它知道,山上有一种陌生的危险正在快靠近,地面传来的颤栗感已经顺着脚掌布满全身,即便是它这样的,几乎在盆地领域称霸的物种,也恨不得立马转身逃掉。

    顾不得头上的刀和眼睛的伤,它还能察觉到那两个小东西的逃窜方向。往山下退还是继续追上去

    很快,刺棘黑风做了决定,直接抬脚朝着邵玄他们那边跑过去。它直觉跟着那两个小东西应该会有方法避开,再说,难得追杀到这里,还被那个小东西捅了一刀,它也不甘心就此放弃,最好能咬死那两个。

    邵玄现在压根顾不得去注意那只刺棘黑风有没有追杀过来,他就想快点到那块大石头后面去躲着,周围这一大片地方,也就那里适合躲避了。

    庞大的雪体带着让地面都颤动的轰隆呼啸声,声势凌厉朝向下冲来。.

    紧跟在邵玄身后的矛感觉身体已经越来越吃力,但此刻的危机又令他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前面的邵玄还跟刺棘黑风拼杀过呢,消耗的体力更多,对方都没有减缓的意思,矛自己就更不能慢下来了,咬着牙继续跟。

    越来越近的轰鸣声让矛感觉似乎整座山都要崩裂倒塌了一般,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这种巨大的压力让他喘气都困难。

    近了

    更近了

    邵玄冲到凸立在那里的大岩石后,这块岩石与山体相连,在邵玄看来它是这片最稳固的地方了。

    “抓紧石头,闭住口,待会儿屏住呼吸”邵玄对矛说道。

    庞大的雪体在靠近,而后面的那只刺棘黑风也在靠近。

    看到追过来的刺棘黑风,邵玄恨不得大骂几句,但又不能从这里离开,离开这处,就没有合适的地方躲避了。

    这时候,邵玄心里不停地默念,倒是希望上方的雪崩快点到来,将这个麻烦家伙赶紧冲走。

    刺棘黑风也加快了度,离邵玄他们所在的石头也不过数十米的距离。

    如雾气一般的雪末已经翻卷而来,而那张带着尖牙的大嘴也朝着他们咬过来。

    只是,那张大嘴终究是晚了一步。

    深呼吸,抓紧石头。听着轰隆的声响,邵玄闭上眼。

    雪崩冲刷而至时,刺棘黑风不甘地吼了一声,邵玄甚至还闻到了它嘴里呼出来的腥臭味。

    刺棘黑风刚吼出声,就被雪崩呼啸而过的轰隆声淹没,再然后,就只剩下那几乎让人以为会毁天灭地的声响。

    就算躲在大岩石后面,邵玄两人还是陷入雪中一阵子,不知过了多久,轰隆声渐渐远去,雪从这里泻完,邵玄才拨开上方的雪。

    冷气灌入肺中,带着冰凉的刺痛感,但邵玄现在却难得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周围并不见那只刺棘黑风,显然,它已经被冲走,是否丧命并不知道,至少,现在它对邵玄两人是造不成威胁了。

    “暂时安全了吗”矛有些惊魂未定,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暂时是吧。”

    听到邵玄的话,矛顿时长呼口气。

    “刚刚才那是什么”缓了会儿的矛问道,声音中还带着尚未平息的惊惧。

    “雪崩。”

    “雪崩”矛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没听过这个词,但在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故事,是好久好久以前,他的领爷爷讲给他听的,只是那时候他并未觉得刺激,更喜欢听狩猎凶兽的故事。现在亲身经历了才现,有时候,这样的力量比凶兽还要可怕得多。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感觉整座山要倒下压在他身上一般。

    又躲过了一劫,但邵玄和矛都不敢乱跑,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波雪崩到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躲避点就完了。

    也不敢睡觉,生怕会出现其他意外,在这个地方,指不定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休息了会儿,邵玄问了问矛那只刺棘黑风的事情,矛将上次狩猎的事说了下,他自己也是听他爹说的,没有亲身经历。可是现在,阿飞惹的麻烦,倒是被他碰上了。

    “艹”邵玄低声骂道,“回去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