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四十一章 黑风
    邵玄第一次看到这种被称为树狸的小野兽,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不了多少,灰色的皮毛间杂着一些棕色条纹,毛茸茸的圆脑袋上眼睛黑黑大大的,看人的时候眼神特别无辜,两侧的耳朵微微下压,蹲在十米高的树枝上,抱着树干,垂头瞧着下方的人。

    “别看了,那小玩意儿不好吃。”郎嘎压低声音对邵玄说道。他们在这里休整,并没有禁止说话,只是交谈都是压低声音。

    一般来说,部落的战士们对食物味道并不怎么挑剔,口感不好的也会吃下去,只要能补充能量就行。但能得到一个“不好吃”的评价,那就不只是难吃的问题了,可能还会有其他对身体不好的影响。

    “它们不怕人吗”邵玄低声问。

    “很多野兽其实在第一次见到人的时候表现得并不是畏惧,而是好奇,但如果你表现出来一点杀意,那就不同了。”说着郎嘎将装好箭的地弓抬起,对着树上的树狸。

    刚才还特别无辜看上去温顺无害的树狸顿时目露凶光,之前没张开的嘴,现在张得老大,邵玄能看到它嘴里的尖牙。

    郎嘎并没有对着树上的树狸射,而是垂下手,不再对着它。

    “肉少还不好吃,叫得也难听。”郎嘎说了句就过去继续装他的地弓了,检查一下是否有坏损的。

    等郎嘎离开,树上的树狸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一只手指长的飞虫飞过来,扇动着翅膀,体表附着一层细密的鳞片,反射着阳光,忽闪忽闪的,一会儿在这个位置,下一刻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它们在空中飞得极快,瞬间就能移动位置。

    唰

    抱着树的树狸挥动手臂,似乎早料准了那只飞虫下一瞬要飞的位置,伸出爪子对着那里就是一爪。

    眨眼功夫,那只飞虫就已经被笼在树狸爪掌之间了。

    邵玄只见那树狸将飞虫扭了一下,折断翅膀,然后跟啃油条似的,咔嚓咔嚓一口口将那只飞虫吃掉,一边嚼还一边盯着树下的邵玄。

    等吃得只剩下一个尾巴的时候,树狸不再啃了,看看爪上的残骸,又看看树下的邵玄,然后朝着邵玄扔了过去。

    察觉迎面快扔过来的昆虫残骸,邵玄一闪身,小挪半步,正好避开。

    “唊唊唊”

    树上的树狸叫唤起来。

    邵玄还以为因为自己刚才避开,惹得那只树狸不满,余光却瞥见不远处的昂动了,再看看树上的树狸,早已经往别处跑去,像是在躲避什么。

    昂朝着树狸逃窜的反方向过去,灵活地爬上一棵树,在他背后,背着五根比平时用的矛短一半的短矛,作标枪用。

    狩猎队的其他人都安静下来,呼吸都放缓了,如果不是肉眼所见,很难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这么多人在。

    昂似乎看到了什么,悄无声息地快抽出一根短矛,正打算投射,然在投出去的前一刻,他又停住了,朝着这边打了个手势。

    麦想了想,招手示意昂回来。

    昂面带遗憾,下树之后回到队里。同时,狩猎队的人借着凸起的石块和树木隐蔽。邵玄自然也跟着做。

    两个呼吸之后,邵玄便见到一只长得很像狐狸的东西从灌木丛里跳出来,到处看了看,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跑离。

    郎嘎示意邵玄继续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邵玄便听到唰唰的声音,这是有生物走动摩擦着树枝的声响。

    一只约七米高的生物缓缓出现,棕色的皮毛,四肢粗壮,后面还拖着条粗壮有力的尾巴。长相有些凶恶,不过瞧着它缓缓移动沉重的身躯,倒是有点憨笨的慵懒感。

    鼻子嗅了嗅,它走到几棵树旁边,后肢站立,那条强壮的尾巴抵在身后,与双脚形成三足鼎立的样子,而前爪则在站立之后,露出折进臂弯的镰刀般的尖爪,勾过面前的几棵树,跟割麦子似的将树枝和树叶轻易从树上割下来。

    这是以树叶为主食的动物,但是看麦他们这般行事,邵玄也知道这个大家伙并不好对付。回想了一下以前听过的狩猎故事,对应面前的大家伙,这应该就是巨爪兽了。这样的巨爪兽在邵玄看来已经很大,但事实上,这只其实尚未成年,成年的巨爪兽还要更大。

    而且,巨爪兽只是看着笨重慵懒而已,当遇到威胁的时候,它们的反应可不慢,那巨爪能轻易将大树连根拔起。

    其实,巨爪兽也在狩猎队的狩猎名单里面,只是麦现在并没有让人去猎杀。

    那几棵树并不大,那只巨爪兽很快就将树上的叶子吃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它没了兴趣,继续一副慵懒的样子,四肢落地,迈动脚步,移动沉重的身躯离开。

    等它离开之后,麦才带着人继续上山。

    往山上走的时候,郎嘎检查了以前设下的几个陷阱,里面有几个可怜家伙,落进陷阱的时间不长,还活着,被狩猎队的人利落地拖出来解决了。

    陷阱并不大,所以,捕抓到的只是体型较小的猎物。

    郎嘎一边修陷阱里的装置,一边跟邵玄传授经验。

    指了指正在处理猎物的几个战士,郎嘎对邵玄道:“抓到猎物后,你先得检查一下它们有没有病。像刚才抓到的那只,眼睛都变了颜色,身上秃毛,切开肉流的血都带着一股怪味,就算那只猎物还活着,大概也活不长了,咱们吃了,估计也跟它一个结果。”

    那边负责处理猎物的人已经利索地将猎物剥皮,开膛取出了内脏和杂碎,分解成条块装好,袋子上还抹了些草汁,大概是掩住气味的。

    麦领着队伍,一门心思翻山,所以遇到的很多大型的野兽并没有去猎杀。

    山顶的环境就不像下方那么温和了,雪峰在阳光下闪闪光,放眼望去,能够清楚看到山那边的大片盆地。

    终于在太阳落山前,狩猎队翻过了山,并到达了山腰处的一个洞穴内。这是狩猎队在这里的一个据点,今晚狩猎队将在这里过夜。

    有个山洞过夜,自然也轻松一些。

    经过紧张的赶路,终于能够休息,战士们的情绪也放松了些。

    “这个洞以前住着一只洞熊,后来咱们队猎杀了那只洞熊,就抢了地方。”郎嘎跟邵玄说起了这个洞的来历。

    “对了,郎嘎,上次狩猎,阿飞到底惹了什么麻烦”邵玄问。

    正在讲述自己辉煌事迹的郎嘎面上的笑顿时消失,叹了叹气,凑近对邵玄小声抱怨道:“你说那混小子惹什么不好,偏偏要惹上刺棘黑风”

    黑风并不是指某一种野兽,而是部落的人对那些喜欢潜伏的掠杀者的总称,所以说起来的时候一般都是称呼“xx黑风”,而刺棘则是其中一种。

    太阳落山之后,气温开始降低,山洞的洞口用巨石挡住了,寒风从缝隙灌入,但洞内点着火堆,人也多,还算暖和。若是此刻看看洞外,邵玄还能看到夜空渐渐显露的两轮弯月。

    郎嘎他们说,明天的天气肯定不错。

    而洞外,黑夜中寂静山林里,在那片看似平静的盆地上,一只只夜行兽开始活跃起来。

    山脚下一个并不大的水潭内,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澜,一个庞大的身躯悄然露出水面,朝着水潭外爬出。水潭外原本在喝水的几只夜行动物早就逃命似的逃开。

    巨兽并没有急着去追赶那些小猎物,而是站在水潭边,等身上的水滴落,吹干,月光照在它身上都反射不出一点光亮。这时候,巨兽才走动起来,庞大的身躯很快融入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