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三十九章 出发
    虽然疑惑,不过巫并没有去询问,只是继续他的事情。○頂○点○小○说,..

    并不如祭祀那时侯的千人场面,每一次狩猎只有两百来人,前一次狩猎的伤员留在部落养伤,还有一些家里生孩子的,要照顾人的,状态不好的,或者有其他事情的,都不会被列入狩猎队伍。所以,即便都在同一个狩猎队,但每次外出的人手却并不一定相同。

    郎嘎他们进场之后很自觉地站在以往所在的位置,邵玄就站在他们旁边。

    队伍最前面的是狩猎队的几个重要人物,十多个人,里面有麦。

    巫站在火塘旁边,手上端着一个石碗,石碗里装着一些植物提取的色素颜料,呈墨绿色。

    一个接一个战士走过去,让巫在他们脸上画图纹。

    图纹跟图腾显现的时候露出来的形状差不多,巫一边画,嘴里还念着什么,邵玄听不清,或许,即便听到了也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并不是狩猎队的人都能被巫在脸上画图纹,有资格过去的仅仅只是站在最前面那几位狩猎队的重要人物。此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严肃,似乎在进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

    再看看郎嘎等人,他们眼里多是羡慕,大概心里还想着哪一天也能站在队伍前面的那个地方,在出发狩猎之前,得到巫的祝福。

    虽然心里有其他想法,不过邵玄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还是跟其他人一样,严肃,带着点羡慕。

    等十来个人都画完归队,场内的严肃气氛顿时一松,由首领引导,开始唱起了狩猎歌。

    可惜邵玄一点儿都不会

    狩猎歌邵玄曾经听过几次,但是没学会。他也不知道狩猎队出发之前还要集体唱这个。

    尼玛,就好像升旗仪式不会唱国歌一样,说出来肯定丢人啊草

    但问题是,在部落,一般狩猎歌是由父母长辈等教会,而邵玄是洞里出来的,再加上这芯子也不是原装货,压根没注意过这个,郎嘎他们也没想到这方面,都疏忽了。

    不过,邵玄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狩猎歌不会,但滥竽充数他会。

    邵玄面色不变,淡定地站在那里,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发声,不注意的话,还真不会从一堆人中看出这个另类来。

    “自开天辟地起,便有了我们的祖先,部落兴起时,以猎业为先,春季回暖,冰雪已消,飞禽走兽欢跳,鸟鸣兽吼相交,狩猎战士,欣然远赴”

    原本,邵玄以为狩猎歌唱个几句就完了,结果等啊等啊,发现这歌还真他玛长,像是讲故事一般,从春季狩猎,唱到夏季,又唱到秋季,然后终于在冬季结束。

    不仅长,还他玛是个悲剧结局

    就跟慷慨赴死似的

    不知道是部落里哪位“高人”写出来的歌。

    虽说这歌里讲述了很多狩猎的事情,还警告大家,冬季狩猎危险,外出需谨慎,邵玄也没觉得有什么振奋人心之感,可偏偏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个唱得面红脖子粗,跟打鸡血似的激动,连身上的图腾纹都给唱出来了,恨不得当场就来个空手撕凶兽以宣泄兴奋之情。

    邵玄实在理解不了众人的心理,或许,这就是外来人跟土著的差别。

    当邵玄张着嘴在队伍中哑唱的时候,巫往这边看了好几次,邵玄都知道,不过依旧目不斜视,跟着旁边的郎嘎等人学。别人激动,他也激动,别人手执长矛仰天大吼,他也拿着矛跟着吼。郎嘎不说了嘛,他做什么,邵玄跟着做就行,不会错。

    站在火塘边的巫看得老脸一抽一抽的。他自然能瞧出邵玄压根不会唱狩猎歌,但是没想到,邵玄的脸皮能厚成那样,装样装得跟真的似的,这要是其他孩子,早惶恐不安了。

    唱完一曲狩猎歌,邵玄感觉早上吃的那点东西都快消耗完了。

    既然士气已经提升,首领也不再多说,让狩猎队的大头目赶紧带队出发。外出狩猎也是有时间规划的,不然错过了点,到时候会遇到更多麻烦。

    邵玄挪着步子,跟在郎嘎身后往前走。

    察觉到一股视线,邵玄看过去,正是矛那小子。

    矛正在惊讶,他没想到在上一次狩猎中出了飞的事情之后,竟然还会允许新觉醒的战士提前加入,要知道,上一次狩猎中即便表现还可以的几个孩子,这次都没准许跟队。显然,矛一点没将自己列在“新觉醒的战士”之中。

    邵玄往那边看了一眼就不理会了,以免出错,他还得紧跟着郎嘎,哪有心思跟那小屁孩对着瞪眼

    狩猎队伍从山顶往下走,荣耀之路两旁聚集了过来送行的人。这次队伍里面,今年新觉醒的战士中只有矛和邵玄跟队,所以,队伍中的两人就特别显眼。

    山上的很多人并不熟悉邵玄,看到走在队伍中的小孩之后,还是在其他人的提醒下才意识到,祭祀上提前觉醒的那孩子,就是面前这位。

    再一次在众人面前刷存在感,就算是上次对邵玄没什么印象的人,这次也记住了。能够跟队,自然有跟队的能力。部落对于有能力的人还是非常欣赏的。

    从山上往下走,遇到的熟面孔也越来越多,他们对邵玄挥着拳头,这并不是说他们想揍人,而是一种对邵玄的鼓励。

    令邵玄意外的是,洞里的那些孩子也聚集在荣耀之路旁边,加入送行的队伍,他们眼里带着羡慕,朝着邵玄挥动小拳头。

    还算有良心,没白帮他们。邵玄心想。

    邵玄还看到了送行人群后面的赛。

    赛被他爹拎着过来的,大清早还打算多睡会儿,结果被拎过来送狩猎队伍,原本漫不经心地看着走过的狩猎战士,打哈欠的动作一顿,眼睛睁大,盯着队伍中的邵玄,然后有些僵硬地扭头看向自己老爹。

    果然,赛他爹见到队伍里的邵玄之后,眼一眯,拎着赛的手力道加大,心里琢磨着回去怎么给赛加大训练任务。

    走下荣耀之路,狩猎队伍的速度加快,送行人群的声音渐渐远去,直至再也听不到。

    邵玄背着装备,紧跟在郎嘎身后,这里尚未完全离开部落的巡守范围,前面还有一小片平地,出了平地,便是真正离开了部落的范围。

    奔跑在厚厚的草丛上,空隙间邵玄抬头看了看平地那一边的山林。

    云雾如蒸汽一般蒸腾而起,悬挂在空中,笼罩着下方的大片山林,看上去带着一种压抑的厚重感。尖厉的山峰从云雾上方露出一角,如黑色的孔眼,俯视着下方的众生。

    尚未进入,就已感受到了一股仿佛要将人活埋的沉重。

    在真正进入山林之前,有一个短暂的休息整顿时间,头目们会分配任务。

    邵玄趁机问了问正在整理地弓的郎嘎,“待会儿我要做什么”

    “其他的你先不用想,”郎嘎笑道,“你只要不掉队就好。”

    小玄子狩猎之旅开始新的一周,求个推荐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