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三十八章 准备
    邵玄将老克给的刀放在屋内新做的石桌上,凯撒在两米之外盯着桌上的刀呲牙。自从刚才它近距离嗅了嗅刀之后,就变得小心谨慎,眼里满是防备,与刀身保持着一定距离,就是不靠近。

    邵玄伸手摸了摸并不如石头那般凉的刀身,数十年了,当年刀上的浓烈杀气已经沉淀下来,经过多次打磨之后,因为耗损,刀身也小了些许,原本布满了细小缺口的刀刃上,经过再次打磨变得光滑锋利。

    轻叹一声,邵玄小心用皮套将刀套上。老克将他宝贵的刀给自己,也不怕自己弄丢。

    将刀放在一旁,邵玄拿过来一块石板,石板的石料只算是下等,邵玄专门搬回来当写字板用。计划打造多少石器,都一一列出来,写在石板上。

    除了矛头,石镞之外,邵玄还打算做几个石球带上,到时候飞石索或者绊兽索能用上。

    接连三天,邵玄在老克那里打磨石器,听听老克跟他讲狩猎的事情。

    老克并没说他当年的辉煌事迹,邵玄也不追问,等老克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出来。

    打磨石器结束之后,老克问邵玄:“你知道为什么住在山腰往上的人极少去捕鱼”

    这个问题邵玄也一直疑惑,既然大家发现河里有鱼,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外出冒着生命危险狩猎。

    按理来说,拉鱼那么简单,只要掌握了其中的技巧,根本不用费力。而且,据邵玄所知,住在山腰的人也并不是谁都有足够的食物。

    但实际上,邵玄也就见到那么几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下山加入捕鱼行列,没见到山上的小孩参与,至于战士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在河岸边负责防卫的,基本没见谁过去跟近山脚区的人抢鱼。

    老克抬头,看向窗外。那个方向能看到远处的群山。

    “因为祖训。”老克说道,“九百年前,首领和巫同时留下训诫,只要是身体健全的战士,都必须外出参与狩猎,即便在食物充足时,也不得沉迷安逸,不可懈怠必须尽一切可能提升自己”

    图腾战士的提升并不容易,在外出狩猎时,经历一次次生死搏斗,才能从初级图腾战士提升到中级战士级别,而再要往上提升,就更难了,像麦他们这个级别的,每次外出狩猎,几乎都做好了留在山野之地的心理准备。

    整座山,住在近山脚区的人,整体实力是最差的,同时也说明了,这些人的心态相对来说是比较懒散的。但即便如此,每次狩猎时,邵玄也没见谁满脸的不愿,每个人都非常积极,即便他们现在已经能够捕到足够的鱼。

    山上很多战士并不让自己的孩子下山去捕鱼,大概也不希望自家孩子形成一种“食物的获得其实很简单”的思想。从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教导里,他们只需知道,想要食物,必须涉入险地,去跟那些山林中的凶兽拼杀才能获得。

    有压力才有提升的动力。

    “没有经过狩猎考验的战士,不是真正的战士”老克总结道。

    听起来很残酷,但能够理解。

    邵玄想起了曾经在山洞里那个石室的墙壁上看到的壁画,以及最后的那一句:“终有一天,我们将重返故地。荣耀依旧在,炎角之火永远不灭。”

    从克那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木屋,邵玄轻点着今天打磨出来的石器,并将这些归类,给前面几天打磨的石器放一起。

    邵玄自己打磨的石镞跟郎嘎的不同,镞身更趋向流线型,双翼呈条状,后锋略平直。除此之外,还打磨了一些三翼的石镞。和训练用的石器不同,准备带去狩猎用的石器上,都刻了邵玄的名字,这是部落里每个狩猎战士们都会做的事。

    整理完石器,邵玄回头就见凯撒垂着头蹲在旁边打哈欠,耳朵都没精神地耷拉着,一副软绵绵的样子,乍一看上去就一趴自家家门口的懒狗样,也难怪现在郎嘎他们看凯撒的眼神都不再是看猎物的那种了,而是直接无视,凯撒这种太没挑战性,狼性全无,他们没兴趣。

    只是,到时候随队外出狩猎,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凯撒怎么办

    留家里是不可能的,没人看着邵玄也不放心。

    送上山去让巫帮忙不行,那老神棍忙起来谁都顾不上。

    邵玄甚至想着要不要将凯撒送洞那边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想法。这要是放洞里去,凯撒完全就由着性子胡来了,那帮孩子压根管不住。

    想了好几个人选,邵玄决定到时候让老克帮忙看着,而且,在老克那儿,凯撒也安分些。

    在老克那里打磨石器这么久,凯撒对那儿也熟悉,再说,邵玄也相信老克能将凯撒照顾好。

    于是,在外出的狩猎队回来的第三天,留守的人也要准备出发了。

    邵玄带着老克的刀,以及自己打造的石器,绕道经过老克的屋子,将凯撒留在老克那边,还留下不少鱼和肉,凯撒又长大了一圈,食量也不小。

    “乖乖留在这里看门,等我回来了再来接你。”

    背着装备往山上走的时候,邵玄还能听到凯撒哼哼的声音,听着怪可怜的越来越像狗了。

    依照之前跟郎嘎的约定,邵玄到山腰之后先去找郎嘎,然后由郎嘎带着上山,狩猎队出发之前还得有个动员会,很多程序邵玄并不知道,必须有人带着才行,不然容易出错。

    邵玄到的时候,郎嘎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几个大大的兽皮袋和网袋里面都装满了工具。

    “走吧。”郎嘎背着装备走前面。

    跟着郎嘎往山上走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邵玄,很惊讶,他们没想到邵玄这次居然能跟着去狩猎。

    “阿飞不参加”邵玄问郎嘎。

    邵玄刚才看到飞的身影了,不过对方并没有带装备,也没有要往山上走的意思,看邵玄的眼神还愤愤的。

    “他啊,”郎嘎压低声音,“上次狩猎的时候,那小子不听话,出了乱子,这次麦他们没让飞跟着,留在家反省,反省好了下次再说,反正这次是别想了。所以阿玄,跟队狩猎的时候一定要听从安排。”

    “知道。”邵玄应道。

    路上遇到昂等几个跟郎嘎关系不错的,大家一起上山。

    动员会还是在上次祭祀的地方,不过这次并不引燃整个火塘。

    巫穿着一身灰白的斗篷,拿着拐杖站在火塘边,正跟首领敖交谈着。邵玄朝那边看的时候,巫也朝这边看了一眼,见到邵玄之后愣了愣,显然,这次他记得邵玄,并且也没想到邵玄会参与这次的狩猎行动。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