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三十七章 地甲牙刀
    邵玄惊讶地看向麦,他没想到麦会说出这样的话。

    之前不是说好了下下次才允许跟队的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一拳

    “好。”邵玄应声道。

    能够在下一次跟着狩猎队外出,邵玄自然是非常愿意的。山林里每天都有变化,不同的时候出去见到的也会有差别。比如某些一年才开一次的花,一年才在这时候结一次果的植物等,早一次出去,也能多见识一些,不然,想见到同样的情景就得再等一年了。

    郎嘎和格他们都说过,山林里很多植物也是很危险的,要懂得去判别,但只有遇到了才能知道,不然全凭别人的讲述,也没有那个概念。

    再说了,既然麦允许邵玄下次跟着,显然也是肯定了邵玄的能力,其他的邵玄只要回去准备就行。

    这时候又有人进来找麦,正是之前见过的陀。知道他们有事要商议,邵玄也不打扰了,告辞离开。

    “那麦叔你先忙,我回去准备了。谢谢麦叔”

    在邵玄离开后,麦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掌,双肩一震,手臂微甩,便传来一连的咔咔声。手臂上因为刚才邵玄的那一拳,有几块骨骼错位,这一震却将所有错位的骨骼又推回原处。

    手掌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麦自己知道,掌上已经有震伤。他还是太小看了那小子

    麦原打算安慰开导下邵玄,让他安心训练,并列举一些外出狩猎的例子给邵玄讲讲,等下下次再带着他出去狩猎,可刚才感受到邵玄的那一拳之后,麦改变了主意。

    “那回去准备什么”陀问。

    “准备下次跟着去狩猎的事情。”麦答道。

    陀有些不满,“他之前不是说了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吗,我还以为他安分地等到下下次狩猎,刚才是他过来求你的”

    看在巫的份上,陀对邵玄的态度还是可以的,但在狩猎事情上,他不想让步,刚结束的那次狩猎就是例子。飞在狩猎行动中的几次严重失误差点连累其他人。

    麦摇摇头,“他没提,是我允许的。”

    “为什么”陀疑惑。

    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既然刀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再磨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能不能更锋利,一直闷在部落内是做不到了,只能出去,在山林中去磨练。”

    离开麦住处的邵玄迈着轻快的步伐下山,每一步的跨度极大,动静却很小,看上去似乎只是从一颗颗石头上飘过去而已。

    下山之后,邵玄并没有立刻就回自己的木屋,凯撒去帮洞里的孩子挖石虫了,邵玄也不担心。

    来到老克的屋前,正打算开口喊,就见门口草帘重重被掀起,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大步跨出。

    看老者的样子,显然是在生气,胡子都快气得翘起来了。

    见到站在门口的邵玄,老者皱着眉从上到下看了邵玄一眼,像是在质疑什么,视线如石刀一般恨不得往邵玄身上刮几下,胡子抖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留下一声重重的“哼”,便扭头离开了。

    邵玄觉得莫名其妙。蛇精病吧他

    见格在门口探头探脑,邵玄便问道:“那谁啊”

    确定老人已经走远,格嘿嘿笑道:“那是郎嘎他爷爷。”

    那就是郎嘎的爷爷

    果然跟郎嘎说的一样,就一臭脾气老头。

    走进屋,邵玄将麦允许他下次跟着去狩猎的事情说了。

    格在一旁张大下巴惊讶,老克却好像早料到一般,面色平静不痛不痒地“嗯”了一声,让邵玄进去里间打磨狩猎用的石器。

    狩猎用的石器比平时训练用的石器要求更高,也费时,邵玄手里训练用的石器不少,狩猎用的却没几个,一半给老克摆出去交换了,另一些特制的则送给了郎嘎和麦,留在手里的五根手指数得过来。

    邵玄也不多说,脱了兽皮衣就进里间去了。

    格看了看挂在那儿的当隔板的草帘,了然一笑,老克这是要藏着人自己教啊。

    老克这段时间确实不让外进屋,但总有一些跟格一样的人会翻窗进去,当然还有一些人,老克也阻止不了,比如郎嘎他爷爷。

    老克要防着别让人把邵玄给抢跑了。

    “哎,老克,你说,他们怎么会允许阿玄提前跟队呢”格问道。

    老克沉默。

    “嘁,不答就不答。”格往里走过去,小心将草帘掀开个缝,往里瞧,看看邵玄跟以前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竟然能让麦那个一向很严格的人松口。

    看了会儿之后,格托着下巴又走了回来,像是见到食肉动物突然开始吃素似的,满是震惊之色。

    “他他他”格还没将刚才看到的说出来,就见老克拿着一把牙白的刀在磨,一嘴的“他”就卡在那儿了,过了会儿又结结巴巴地指指那把正在磨的刀,又指指老克:“你你你”

    这把刀刀身有很多痕迹,刀刃上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细小缺口,看上去像是锯齿似的,这是曾经使用时造成,早年安装上去的刀柄也已经坏掉了,索性被拆下来,柄部露出来的是与刀身一体的一截,原来安装上的刀柄就是在这一截的基础上装的。

    而格的视线,则黏在那把刀身上,久久不能回神。老克想做什么,他已经猜到了,也正因如此,他才诧异,这比他看到邵玄的图腾纹还要有冲击力。

    等邵玄将今天的石核打磨完走出来时,老克正在给已经磨完的刀装柄。装柄用的是一种树脂,经调配之后热熔装柄,这法子邵玄用过,手感还不错,比木头或者草绳缠的要好多了。

    “先等等,等刀柄好了你拿回去。”老克对正欲告辞的邵玄说道。

    邵玄看了看那把刀。刀较宽,刀刃的长度约莫半米,刀背有一指厚,比邵玄打磨的很多石刀要厚多了。

    看格的表情,邵玄就知道这把刀很不凡了,他没有摸过刀身,说不出什么,但看着看着,就感觉到刀里透着一股子沉重的寒意,仿佛要将人压入地底一般。

    “这个是”邵玄疑惑。

    “这是地甲的牙齿做成的刀。”格看着那把刀,满脸的不舍,恨不得抢过来抱怀里一般。这把刀自从老克腿断了之后,就再没出现在人前过了,他以前不知求过老克多少次,可惜老克就是不答应,连拿出来见见都不愿意。可现在,老克竟然要将这把象征着他最辉煌时期的刀给邵玄。

    格心里那个羡慕就别提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就只剩羡慕的份了,其他的压根不用想。

    “地甲”

    竟然是地甲

    就算没亲眼见过,但邵玄也听郎嘎他们说过,那是一种生活在地下的巨型凶兽。在外出狩猎的时候,遇到地甲的话,别想朝着它扔石矛,赶紧开溜才是硬道理。没谁愿意跟地甲硬碰,因为,碰不赢。

    听郎嘎他们讲了那么多狩猎的故事,却从未听他们说过狩猎队对上地甲的。

    等老克将刀递给邵玄并将人推出门,格还伸长脖子张望,视线一直黏在那把刀上。

    邵玄抱着这把看着不显却至少两百斤的牙刀,站在屋外好一会儿都没能回神。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