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三十五章 还凑合吧?
    欢呼声中,狩猎队伍走在那条“荣耀之路”上,在夕阳中拉出长长的影子。

    强壮的战士们身上扛着的是比他们要大得多的猎物,看上去仿佛一只蚂蚁背着个鹌鹑蛋一样,不止肩上有扛,背有挑,身后还用草绳拖着一些。

    收获丰富,当真满载而归。

    听说这次队里并没有折掉人,只是重伤了两个,伤员在巫那里,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以部落人的强悍体质,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次活蹦乱跳了。

    因为一下午不休停的打磨,太过疲惫,在队伍中找到郎嘎和麦等人之后,邵玄便转身往木屋回去了,没跟其他人一样挤过去欢呼迎接。

    队伍靠前的地方,明显比别人矮一截的身板,扛着两只大大的野猪,矛特别得意,支着耳朵听人群里的夸赞声,嘴巴咧开都收不住,感觉真是太爽了背脊又挺了挺,侧头往人群那边看去,正好瞧见带着凯撒离开的背影。

    因为太累,邵玄也没什么精神,背影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像是心情低落的模样。

    一定是被我打击到了,矛心想。扛着两只大野猪,矛还思索着,以后等邵玄进入狩猎队,自己怎么再打击一番。

    休息一晚之后,邵玄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精气十足,连肌肉的酸麻感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昨天并没有坚持打磨那么久一般。

    按照往常一样,上午挑了石核,下午去老克那边。

    不过今天老克放邵玄半天假,让邵玄休息休息。

    看看这几天自己的打磨成果,邵玄挑了一些带上。老克拿出去交换的成品石器量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老克让邵玄自己留着用。所以,邵玄现在石器的储备量还是很多的。

    用草绳编织的两个网袋装了一些挑好的石器,邵玄便提着往山腰走。

    邵玄到的时候,郎嘎还在睡觉,外出狩猎之后,在没有轮值的情况下,回来总会先狠狠睡个三四天再说。

    “有什么事”郎嘎打着哈欠,垂着的眼皮几乎快合上了。

    “哦,我就过来送点东西给你,你继续睡吧。”邵玄将其中一个网袋放到屋内的石桌上,打算离开。本来还想听听郎嘎讲一下狩猎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等几天再说。

    “送我的”虽然困,但郎嘎还是很好奇邵玄送来什么东西。

    见袋子解开,待看到里面一个个打磨好的石镞,郎嘎本来眯着的眼睛顿时睁大了,眼里亮光一闪,拿出一个石镞开始仔细瞧。

    石镞上的双翼,邵玄都是按照郎嘎习惯用的大小和形状制作,因此倒刺才会比其他人用的更长一些,因为郎嘎惯用这样的。如果擅自改变的话,郎嘎用着未必习惯,所以邵玄在这上面并没有加上一些其他的想法。

    郎嘎看着手上的石镞,越看越惊讶。

    面前的这些石镞打磨得非常好,重要的双翼几乎完美石镞的双翼在石镞飞行中可以起到平衡作用,使箭镞更准确地命中目标,双翼稍有不妥,狩猎的效果会大减。为了增强镞的杀伤力,郎嘎自己打磨的双翼箭镞的锋刃部分都比较突出,前锋锋利,还有两个长长的尖锐倒刺。

    郎嘎一直觉得,只有自己打磨的石镞才用着顺手,其他人打磨的,就算是他爷爷亲手打磨的,也未必用着习惯。但现在,看着手上的石镞,郎嘎很诧异,只要看一眼掂一掂就知道,这些肯定能用得非常顺手。

    手上的这些,看外形几乎跟郎嘎自己打磨出来的石镞一模一样,不,也并非完全相同,面前这些石镞要打磨得更完美一些。

    平时郎嘎自己打磨的时候,因为需求量很大,所以,有些细节并不会去费时间打磨,而面前的这些呢

    “哎,阿玄,谢谢你啦,我非常喜欢顺便替我向老克道谢,感谢他磨制的石镞”

    在郎嘎看来,这些石镞自然是老克打磨出来的,而邵玄自然是向老克讨要了这些石镞再送过来。

    郎嘎伸出拇指,在石镞的双翼上摸了摸。啧,这锋刃打磨得真好不愧是大师出品

    刚走出门的邵玄闻声回头笑道:“我会帮你传话的,顺便说一句,那些是我自己打磨的,你到时候用着看行不行。”

    听到邵玄的回话,郎嘎正在摸石镞的动作一滞,抬眼惊愕地看向邵玄,面上的肌肉狠狠颤抖两下。

    “等等”

    郎嘎两步就跨到邵玄面前,拿着手上的石镞,几乎一字一顿地盯着邵玄道:“这是你做的”

    邵玄点点头,“是啊,还凑合吧”

    还凑合

    郎嘎盯着邵玄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连呼吸都重了。

    这些要是还“凑合”的话,那自己现在做的那些算什么石渣吗

    邵玄有些不太明白郎嘎这到底啥意思,他手里有一些郎嘎送的石镞,因为使用过一次,郎嘎并不想带去狩猎,扔掉又太可惜,便送给邵玄训练用,当年郎嘎他们刚开始训练的时候也都是用的“二手货”,这在部落很平常。

    邵玄做的石镞就是照着郎嘎送的那些做的。石镞上确实或多或少有些缺陷,但整体上并不太影响使用。邵玄一直以为那些细小的缺陷只是石镞使用过一次有耗损的原因,老克看到后也并没有对那些做过评价,倒是对邵玄自己打磨的这些石镞,老克给了个“勉强凑合”的评语。这也是刚才邵玄说“凑合”的原因。

    郎嘎看着邵玄,眼神复杂。或许是有个石器师爷爷,他自己也打磨石器,自觉在石器一道中还颇有天分,如今小有所成,即便还赶不上他爷爷,但再过个十来年,肯定能超越的,而且,在同辈之中,自己的打磨能力也在大部分人之上,尤其是石镞,同辈之中几乎没人能超过他

    但是,现在面前冒出了一个才十岁的,刚觉醒不久的,学石器都不到三十天的孩子,磨出来的石镞竟然隐隐有超过自己的势头。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样的石器并不只是时间充足细细打磨就能做得出来,更何况,手头的这些石镞镞身非常流畅,并不存在多个停滞点,这些可能都是在短时间内一次性打磨出来的

    怎么狩个猎回来,变化就这么大呢

    我就出去二十天,不是两年

    想想外出狩猎前还送了一批满是瑕疵的二手石镞给邵玄,郎嘎脸都憋红了,恨不得一头撞地里去。虽然他平时脸皮厚,但是在石器上,深受爷爷的影像,看法想法都是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标准。

    深呼吸

    再深呼吸

    郎嘎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外面,“你,三天之内不要出现”

    说完郎嘎就放下门帘子,也不睡觉了,大步走到平时磨石器的小间,开始打磨。

    在郎嘎屋子旁边的另一栋屋子里,走出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看上去依旧健朗,扛个百来斤重的石头不成问题。

    这人正是郎嘎的爷爷,老爷子睡了个午觉,嚼着肉干正打算下山会友,听到磨石器的声音,还以为是哪个儿子在准备狩猎用的石器,一扭头,从未遮掩的窗户,看到本应该在屋子里睡得死去活来的孙子出现在石器房。

    老爷子一激动,差点被肉干给噎住。眼睛瞪得如石球,看郎嘎的眼神像见到什么山林里百年难得一出的凶兽似的,

    我勒个x

    这混小子,每次狩猎回来不都跟软骨头似的不睡个三四天揍都揍不起床的吗奇了怪了

    而刚刚被郎嘎吼了一句“三天之内不要出现”的邵玄有些不明白,郎嘎这是咋了没睡醒低血压吗

    摇摇头,邵玄提着另一个网袋,往山上走,麦住的地方还稍微靠上一些。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