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二十八章 我想学打磨石器
    郎嘎噎住了。

    原本郎嘎还想了好几种邵玄可能会说的答案,然后再以长者和过来者的身份一一回答并教导,就像以往有新成员加入的时候一样。只是郎嘎没想到邵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实在不明白邵玄为什么给出这样的答案。

    这有什么关系吗

    不过郎嘎也并未多想,虎着一张脸纠正道:“是石头”

    “你应该也知道,很早以前,我们部落来此定居之初,就住在石洞里,我们每天都会看到石头,接触到石头,它能为我们遮风挡雨,削木劈柴。”

    说着郎嘎板着的脸色也淡了下去,情绪略显激昂,握着拳,道:“同时,我们也使用石头,依靠它,我们能去扎穿那些披着厚皮的猛兽用石头敲碎那些猎物们的脑袋就算是遇到危险,石头也依然陪在我们身边,直至最后一刻”

    能提供保护,能陪伴左右,不会背叛,不会抛弃。部落的人打从一生下来,就开始接触石头了,玩的是石头,日常用的是石头,使用的器具也是石头。对于常需外出狩猎的战士们来说,石头更是再熟悉不过,也离不开石头,难怪郎嘎会这样说。

    当然,邵玄更愿意称石头为工具,毕竟,石头没有生命力。

    “现在,你知道谁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了吧”郎嘎看向邵玄,那眼神似乎在说:错试试

    邵玄严肃地,认真地,点了点头,“石头”

    “哈,这就对了嘛。”郎嘎顿时露出满意的笑,继续说着狩猎的事情。

    “对了阿玄,你现在刚觉醒,今年第一次狩猎,你是不能参加的,或许第二次你也参加不了,至于第三次能不能参加,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郎嘎说道。

    嗯还有这说法邵玄还真不了解。

    见邵玄疑惑,郎嘎解释道:“你们刚觉醒,能力的运用还不熟练,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郎嘎说得还算委婉,不过邵玄也能从这些话里面推测出原因来。

    不让他们这些新觉醒的孩子们参加,一个是为了保护,冬季结束后,春暖花开时,很多饿了一个冬天的野兽也重新活跃在山林,毒蛇也更毒,山林充满了各种危机,如果没人一直跟随保护的话,很容易折在山林里。部落的人可不愿意看到这类事情发生。

    而这第二的个原因,同样是因为邵玄这批人本事还没达标,在非常看重团队合作的狩猎队里面,贸然跟过去就是个累赘,不仅帮不上忙,反而很容易拖后腿。

    “理解。”邵玄想明白之后也并不觉得失望,再说,他也觉得应该先把基础打好,多练练不是坏事。

    还以为邵玄会跟其他孩子一样露出失望或者不甘,没想到邵玄能想通,郎嘎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拉邵玄过来除了给然邵玄先认识一下同队的几个人,另一个就是跟邵玄说这件事,以前经常有小孩磨刀霍霍要跟着去狩猎,结果被告知前两次不能去,吵闹的也有不少,一般遇到那种情况,都是孩子家里长辈管教,几拳几巴掌下去,就老实多了。可邵玄是洞里出来的,现并无双亲,年纪还小,长得比别人家孩子瘦弱,郎嘎还真怕给打坏了。

    “好,你能想明白我就放心了,对了,我这儿还有几个不错的石核,你看看能不能用用,自己打磨一下,或者去找个石器师。”

    郎嘎从一个兽皮袋子里拿出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也就是郎嘎所说的石核。

    制作石器的原料就是对石核进行打击处理之后得到的,部落的人称其为石核。

    将石核给邵玄之后,郎嘎还跟邵玄说了一些训练的经验,在场的其他几人也没藏私,他们也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邵玄将他们的建议一一记在心里,也对他们真诚道谢。

    “以前你父亲在的时候也帮过我的。”郎嘎说道。狩猎队的人都是这样,同队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虽然能帮得不多,但至少能然邵玄轻松点。

    吃过烤肉之后,邵玄便告辞离开,他还有事情要做,而郎嘎几人也会继续商讨五日后即将到来的狩猎。

    邵玄从郎嘎屋子里出来,走了没多远,就被人叫住了。

    “你就是玄”

    邵玄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个比邵玄大一些的孩子,看上去跟赛差不多年纪,不过长得要壮实一些,身上穿着的兽皮质量不错,看着并不是近山脚区生活的,应该是住在山腰或者更往上的人。邵玄对他有点印象,同一批觉醒的,就是不知道到底叫啥名。

    此时,这孩子下巴微抬,神色高傲,看邵玄的眼神带着打量。

    站在高处还抬下巴,眼睛不累吗邵玄看了对方一眼,道:“你谁”

    本来还以为对方会揣着架子来一句“我是谁不重要”之类的装x话,邵玄却听对方直接道:“我叫飞,五天后我会跟着狩猎队一起出去,参加今年第一场狩猎。你还要等很久吧”

    说完还特得意地朝邵玄“嘿嘿”两声,然后纵身跃起,从邵玄头顶上方跳了过去,落地时足尖点地,再次跃出,几个起落,便已站在郎嘎屋门前。显然是找郎嘎有事。

    那孩子进屋前还回过头朝邵玄“哼”了一声,炫耀和得意之色尽显。刚才那一手在同龄人中间也算不错的了,他爹就经常夸他比别人跑得快,跳得高,跃得远。

    邵玄挠了挠下巴。那小屁孩落地时动静这么大,这样跟着去狩猎真的没问题

    不过,像飞这样的刚觉醒的孩子第一次就能随队外出狩猎,显然队里有人罩着,而且那人在队里的地位还颇高,不然,像郎嘎他们这种是没有绝对说话权的。

    有人罩着就是任性。

    不过邵玄也没被打击到,情绪也没因为刚才的事情低落,他并不是真真的小孩,知道循序渐进,没那么急功近利,这点事情对其他孩子可能会有点影响,可对他来说压根没放在心上。

    邵玄带着凯撒去捕了点鱼,经过一个冬季之后,河里的鱼还是那么蠢,咬住饵就不放了。看着凶,可惜没啥智商。

    刚才在郎嘎那里的时候听他们聊狩猎的事情,邵玄知道,山林里很多猎物就跟河里的食人鱼一样,看着很凶悍,成天长牙咧嘴的,但只要找到窍门,很容易捕到。而有些猎物,瞧着温顺,也没尖牙,还食素,但一不小心,就会送你归天,攻击性一点不亚于很多食肉物种。

    毕竟是不熟悉的世界,还是所做准备的好。邵玄心想。

    提着鱼,拿着几片旧的兽皮,邵玄去让人帮忙缝制兽皮袋,付了一条鱼的手工费。然后提着剩下的三条鱼去了石器师克那边。现在力气大了,用不着凯撒帮忙,邵玄一个提四条大鱼也不累。

    邵玄到的时候,正好有几个人从克的屋子里出来,手里还拿着各种已经加工完成的石器,石如刀、矛头、石锛等等。

    这些人都是来换石器的,毕竟狩猎要开始了,他们也要多准备点工具,而克算是近山脚区比较有名的石器师了,过来的人自然多。不过,要不是克的脾气不好,过来换的人肯定会更多,每年克都会气跑一些前来换石器的人。

    有人说,克就是太直接,说起话来不留情面,不懂迂回婉转。但邵玄并不那么认为,很多事情克真不懂吗性子真的很直吗未必。

    邵玄得到允许之后掀帘子走进门。

    克正在打磨石器,冬季的时候打磨出来一批,这两天换出去大部分,屋子里还堆着一些石核和食物,这些是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加工费”。

    将鱼放在堆食物的那边,邵玄来到克面前。

    “克叔,我想学打磨石器。”

    上一次邵玄来求学,克说还不到时候,等觉醒图腾之力再说。

    现在,邵玄觉醒了,再加上依照郎嘎他们所说的训练方式,需要不少石器工具,邵玄没那么多食物去跟人换训练用的石器,所以想着自己打磨。

    克停下手里的活,从上到下忍着你看了看邵玄,直视邵玄的眼睛。

    邵玄也没避开。

    数秒后,克递给邵玄一个石锤,指了指不远处地方,那里有个石核,且石核上画出了几条线,都是都弯曲的,并非直线。

    “顺着线,敲。”克说道。

    作为新人的邵玄拿着石锤,看了看克,又看看搁在那里的石核,抬起锤子挥动敲了下去。

    第一下太过谨慎,敲是敲在线旁边了,可石核上只敲了个浅浅的小坑。用力过小。

    再来

    第二下,用力过猛,敲下来的不是石片而是石块了,还超过了画出的线。

    邵玄瞥见克额角一突就知道克对刚才自己的那两下非常不满意,但既然克没出声,邵玄就继续沿着线敲,而且还放开了胆子敲,一点没因为前两下敲击失败而畏手畏脚。

    从石核上剥离一块预定尺寸的石片,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制作石器的石器师得根据不同的石材,估量施力的锤子和石核接触瞬间的长短、敲击的角度、速度等,是直线打击还是弧线打击石锤和石核的材质如何用力大小又该如何等许多不胜枚举的因素。

    这些克都跟邵玄说过,而邵玄每次来也看过不少克从石核上剥离石片的过程,但真正上手操作,就知道非常之难

    差之毫厘则谬以千里。

    再来

    邵玄就在那儿一锤一锤敲,克就坐在旁边沉默地看。

    蹲在旁边的凯撒看看邵玄,又瞧瞧沉默却神色奇差的克,挪动腿,退,再退直接退到角落里跟鱼呆一块儿趴着去了。

    抱歉就一更了。

    ps:推荐大神我丑到灵魂深处的热血玄幻新书妖魔战神:上古蛮荒时代,大地之上,妖魔肆虐

    &nbkid3432o53,na妖魔战神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