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二十五章 力量之源
    “我叫玄。”

    邵玄将自己在这个部落的名字说出来,他现在只能看到骨头,并不能看到巫的面部表情,不过,看巫在听到名字之后顿了顿,似乎在回想什么,就知道,这位大概还是没想起来。

    巫过了会儿才出声,却不再继续询问邵玄的事情。

    “好了,你跟同伴们站一起去吧。”

    邵玄也没多说,面上并没露出不满的表情,但心里却早撇嘴了。这老神棍果然是记忆力差不记得了吗

    “好,既然大家都已经觉醒了图腾,得到了觉醒所带来的力量,那么,你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怎么来运用这样的力量。”巫不急不缓地解说。

    “这是你们一生的转折点,自此之后,你们便是一名真正的图腾战士,但是,这也是一个新的起点,以后能走多远,还是靠你们自己,万不能大意,是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还是能跟部落里面那些优秀的战士一样,继续成长。”

    说的时候巫还特地往首领敖那边看了看,示意这帮小战士,瞧,这就是典范。

    能成为首领,敖自然实力不俗,远超过部落里大部分战士,由于对力量的崇拜,很多新觉醒的战士自然将敖作为偶像,包括这帮小战士们。

    “作为图腾战士,你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怎么寻找自己体内的力量之源”

    这也是今晚巫将这帮小战士们留下来的主要目的。

    “力量之源,存在于血脉,只是在你们年龄尚幼时,它一直沉睡而已,等到某一天,时机成熟之时,在火种的召唤下,它便会开始渐渐苏醒闭上眼,抛却杂思,顺从你们体内的力量,自然会看到它”

    石屋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暖和起来,众人就地坐下,按照巫的指导,闭上眼。

    邵玄也照做。

    当脑子里放空之后,却发现意识海之中渐渐出现了一个图形。那是一个包裹着火焰的双角,是部落的图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蛋形的东西,发着莹莹的白光,将图腾包裹在内。

    蛋形的

    “我看到了”一个孩子抑制不住兴奋,睁开眼说道。

    “是图腾”另一个孩子也叫出声。

    “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众人一个接一个争相说着,生怕被巫误会自己看不到力量之源,被当成愚笨的没有成长潜力的图腾战士。

    巫看了一圈,这些孩子大致都能找到自己的力量之源了,除了

    “阿玄,你找到了吗”

    巫一出声,其他孩子顿时全部将目光投过来。

    刚才他们相互之间聊的时候,就听赛说了,这个叫玄的来自于山下洞里,过了风雪节也只有十岁,一般来说,部落里这个年纪就觉醒的,只占少数,而且还都是居住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是部落里一些强大战士的后代。而部落里也有一种说法,觉醒得越早,证明越有成长潜力,成为像首领那样强大战士的几率也越大。

    在此之前,冬季尚未结束,他们被巫挑选留下的时候,年纪最小的,是首领的长孙“矛”。

    首领敖惯用的狩猎武器是长矛,倒在敖的长矛下的猎物不计其数,这长矛也代表着属于敖的无数辉煌事迹,部落里很多人都知道。而按照部落的说法,首领将自己武器的名字给了第一个孙子,可谓意义非凡,显然对这个孙子给予了厚望。

    不过显然,这次祭祀,最出风头的并不是被公认为潜力最大的矛,而是异军突起,祭祀到中途才被发现的邵玄。

    矛的脸色一直臭臭的,尤其是看向邵玄的时候,眼里带着明显的挑衅,恨不得先战一场再说。

    可惜,邵玄只能看到骷髅,压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至于那维持了许久的挑衅眼神,完全被浪费了,跟抛给瞎子一样。

    听到巫的问话,矛也盯着邵玄,就期待着邵玄说一句“没看到”,这样邵玄就绝对会受到大家的嘲笑。

    可惜,邵玄没能让他们如愿。

    听到巫的话,邵玄点点头,“我也看到了,跟火塘里出现的图腾一样。”

    既然都能看到,巫也放心了,继续跟大家普及火种之源的知识。

    而邵玄则闭上眼,去看脑海中除了图腾之外的那个蛋形物。

    既然其他人都没提到有图腾之外的东西,那也就是说,这个白色的“蛋”,只有邵玄自己看到了。根据这个形状,邵玄不禁想起了上辈子拿过的那块刀不留痕火烧不热的古怪石头。

    真是越看越像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跟别人觉醒时的不同,也找到了缘由。

    说到动用图腾之力,巫将矛叫过去给大家做示范。

    “在不动用图腾之力的情况下,打一拳。”

    旁边一个战士在巫的示意下,将早就准备好的石板拿出来。

    矛挺胸走出,看到自己爷爷,部落的首领敖递过来的鼓励眼神,深呼吸,握拳,摆好架势,大喝一声,同时握紧的拳头猛然轰向面前的石板。

    砰

    一声闷响。

    石板只是颤了颤。

    矛微微皱了下眉,收回拳站着。

    邵玄都替他疼。不过,看看矛的拳头却发现,矛的手上只有些发红而已,并未受伤。

    这就是不同于觉醒之前的身体强度,从到骨骼,每一寸都进行了强化。

    “好,现在动用图腾之力,再来。”巫说道。

    这次矛眉头松开了,显得轻松许多。

    只见矛面上渐渐显露出图腾的纹路,同时,矛再次出拳。

    一样的出拳姿势,看上去似乎也用了同样的力度,并无特别之处,却又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砰

    被拳打中的石板应声碎裂。

    这帮小战士们顿时看得心痒,恨不得自己上去试试,不过,巫并没有拿出更多的石板,而是让他们在这里静态练习,熟悉怎么去动用图腾之力。

    教导完之后,巫带着人离开,他现在必须要休息了。而敖看着满是疲惫的巫,又看看烫红的手掌,想想决定还是明天再过来跟巫说算了。

    被搀扶回自己石屋的巫躺在毛皮毯上,接着火光,打开一份兽皮卷,这是今天祭祀的时候他让人记录的,里面有每个孩子的详细情况,火塘那边谁先开始觉醒,谁又先觉醒完毕,都有记载。

    这里面也记载了邵玄的信息,包括刚写上去的邵玄的出生,以及,现在的情况。

    看到邵玄还养了一批狼的时候,巫使劲回想了一下。

    好像还真那么回事,难怪刚才听到“玄”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

    那时候他难得下山走一趟,看看山下的人们生活如何,没想到会听到有人说“饲养”的事情,他便留了个纹牌,不让部落的人对那匹小狼动手,本来还想让人多提供一份食物的,上山之后被告知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一种植物找到了,狩猎队带回来了一株,他便将所有的心里全部投入进那株植物上,并研究药物研究了近一年,等草药终于研制完,他都记不起来还有饲养小狼的事情。

    也不知道现在那匹小狼怎么样了

    而此时,终于被巫想起来的凯撒,正可怜兮兮地蹲在洞外,迎着夜间的冷风,巴巴望着山上,恨不得“嗷呜”叫一嗓子。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