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二十二章 火种之焱不伤人
    邵玄听到屠的话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就算他刚才一直盯着火塘那边,没在意飘过来的火苗,但也不至于迟钝得连烧伤都感受不到。

    什么叫“你烧着了”

    真烧着了能半点感觉没有

    为了保险起见,刚才邵玄还特地盯着火苗上身,确定没问题才转移注意力的,周围的人屁事没有,连离火塘最近的那几十个孩子都没事,现在你特么告诉我我自燃了

    可是,即便邵玄心里不信,但看周围孩子瞧自己的眼神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看看手,没问题,腿上也没见火花。

    “阿玄头头上”

    邵玄僵了僵,抬手朝头上摸去。

    一摸,没感觉啥异常的。

    再摸,还是没感觉出来。

    头没烧焦,没闻到燃烧的气味。只是,眼珠子往上一瞟

    卧了个糙的

    邵玄终于能看到头顶的火时,火势已经蔓延了,原本只是头上一小撮燃了,但现在看去,邵玄头上完全就顶着一个火堆,而且,随着空中越来越多的火苗飘过来,聚集在邵玄头顶的火焰也越来越大,逐渐有向下蔓延的趋势。

    邵玄能感受到头上明显的火光,能看到靠近额头的那些头逐渐被火焰包裹,可他一点痛觉都没有,用手摸过去也没有什么异常触感。

    脱下身上的毛皮衣往头上拍打两下,毫无用处。火焰依然保持着它们的扩张之势,飞过来的火苗接没入邵玄的手臂、腿脚、躯干,但没入之后似乎都转移到头上。

    不过,除了一开始因为太过突然而导致的慌乱之后,邵玄很快就冷静下来。

    这里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世界,不能按照原有的想法来推断。

    既然是火塘那边的火,又感觉不到灼痛,邵玄不再用皮衣去扑腾,站在那里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邵玄前面的人没注意这边,心思全在火塘,可是,站在邵玄后面的人就不同了,尤其是一些中老年人,都参加过多少次风雪节的祭祀仪式了,还从来没见过邵玄这样的。

    与此同时,在火塘边吟唱着的巫唱音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继续主持仪式。他现在不能走开,必须守在这里,火塘的仪式只进行到三分之二,还剩下三分之一,也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分。

    或许对部落的战士们来说,火塘三焱中最重要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二焱,因为第二焱的时候部落会出现新的一批图腾战士,去年折了人的狩猎队也盯着那边,等着那些孩子成为图腾战士之后捞到自己队里来。

    但对于巫自己,图腾战士是多是少只是一个小的方面,他所希望的是看看最后一焱的焱展情况。

    不过,就算巫不能离开,也不可能对那边正在生的事情置之不理。于是,巫在继续吟唱的同时,朝领敖那边打了个颜色。

    站在巫不远处的领敖已经注意到邵玄那边的异状,本来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毕竟祭祀的事情巫比他了解,不经巫的同意擅自行动容易给祭祀活动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作为部落的领,自然以部落为主要,得考虑全局,而不是某个或者某几个人。

    接到巫递过来的眼神之后,领便示意其他人继续,他则身影一闪,朝着生异状的地方过去。

    因为其他人都盯着火塘,再加上领的动作太快,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邵玄正想着是由着这些火越聚越大呢,还是放声喊人帮忙

    毫无疑问,邵玄是惜命的,要不是真没感觉到有什么实质伤害,他早就喊人了,可现在,火焰一没烧伤自己,第二,这里是部落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场合,连部落那些平时嚣张的战士现在都收敛了身上的刺毛,他现在乱喊要是破坏了祭祀活动,带来负面影响,全部落的人恨上他怎么办这一带可就这么一个部落了,他现在孤家寡人的,可不能被抛弃。

    正思索着,突觉眼前一暗。

    邵玄抬头,正对上部落领疑惑的视线。

    场上那么多人,邵玄并没有听到人们挪动步子让道的声音,可现在这位领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刚才还在火塘边的

    周围其他孩子相当紧张,心思早就不在火塘了,反正觉醒图腾之力的事情他们今年也沾不上边,倒是离得近的邵玄这边正在生的事情更吸引他们。连领都过来了,在他们看来,邵玄肯定遇到了烦。

    “领”

    注意到这边的格正想说几句,被敖抬手阻止了,示意其他人不要分心管这边。

    周围的人赶紧正了正心神,再次看向火塘,心里作出祈祷,祈祷新的一年能猎到更多的猎物,能一切顺利。

    这其中自然也有定力差的,抑制不住好奇心,时不时往邵玄那边瞟。

    敖看了看面前的孩子,心里也满是疑惑。

    这是要觉醒了

    这个孩子年龄绝对没有达到十一岁,相比起火塘那边的孩子要瘦弱很多。预选的时候格从山下带上来的孩子他都见过,而面前这个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显然领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既然巫已经示意了,他只要将人带过去就好。

    “别怕,火种之焱不伤人。”敖低声安慰了一句,然后抓着邵玄的兽皮衣将人拎起来。

    刚才低头沉思,没注意到领是如何从火塘走到场地边,可现在邵玄知道了。

    敖直接跃起轻踩在场人的肩膀上,明明看上去高大壮实,跃起的动作却很轻盈,拎着一个人却仿佛完全没有重量一般,从部落那些人上方飘忽而过,还没等邵玄喘口气,就已经在火塘边了。

    让邵玄跟火塘边的其他孩子站一起,敖退后几步,站回之前所站的地方。

    火塘边又多了个孩子,自然会引起一直盯着火塘的人的注意。有人还想跟身旁的人低声耳语一番,不过被敖一个眼神过去,就赶紧摆正了。

    跳老古舞的一个年轻战士因为分心都差点跳错一个动作,赶紧心里忏悔,收敛心神,认真继续跳。

    不过,更多人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疑惑,刚加进去的那个孩子,也要觉醒图腾之力了但为何预选的时候没有选上

    年纪太小

    众人并没有怀疑巫的能力,所以只往年龄方向想。除了年纪之外,还可能是山下办事的人出了差错。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那孩子头上怎么还顶着一团火呢

    在众人心中疑惑的时候,站回原位的敖视线从火塘那边挪开,垂眼看向刚才拎着邵玄的手。

    那只猎杀过无数猎物的苍劲大手已被烫得通红。

    刚才他还跟那孩子说什么来着火种之焱不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