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十五章 满肚子坏水,跟你一样
    邵玄掀起帘子走进去,凯撒也跟着挤了进去,不过它不敢到处乱碰,有次它对这屋子里一个物体好奇凑近嗅了嗅,刚碰上就被夹了鼻子,用爪子怎么扒也扒不下来,越扒夹得越紧,就算邵玄很快帮它将夹子取下,还是疼了好久。===打那之后凯撒每次来这里都特别老实,只紧跟着邵玄,不过分好奇。

    克的屋子比附近大部分人的要大一些,约莫有个百来平米,屋里挂满了各种石器用具,从日常用的石杯石碗,到打猎用的石刀、矛头等等。种类也多,有机工具如鹿角兽骨等,也有全石质的,不过最多的还是复合型,即前两者的结合体,复合型工具部落里的战士用到的最多。

    扫了眼挂着的工具之后,邵玄便收回视线,直接来到克打磨工具的那个小间。

    头发花白透着老态的克坐在那里,因为每日打磨石器,身上穿着的兽皮都沾着一层灰白的石粉,握着石器的手上满是老茧,也沾着一层灰白色。

    克的视线一直放在正在打磨的石器上,并没有因为邵玄进来就挪开视线,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手里那把石器。

    因为了解克的性格,邵玄直接拿出兽皮袋,将里面的两块石头取出递给克。

    “克叔,能帮打磨两把石刀或匕首吗”

    邵玄拿出的这两块石头打磨出来也只能是短刀匕首,不长。

    克停下手头的活,抬起头看了邵玄递过来的石块一眼,又瞧瞧邵玄拖过来的两条鱼,“可以,留一条。”意思是可以打磨,手工费一条鱼就够了。

    “两条都留下,另一条是我送给您的,这半年来感谢您的帮衬。”邵玄笑道。

    每次捡到可以加工的石头都是来克这里交换,一开始邵玄业务不熟,找过一些坏石料,克还是给换了食物。后来邵玄能辨认石料了,回想才明白过来,每天接触不同石材打磨石器的人怎么可能辨认不出石料的好坏只能说明克是故意的。

    虽然克这人总是绷着一张脸,给人疏离感,但确实帮过邵玄不少。再加上前两天邵玄还看到负责运送食物的格出现在这里,他跟克说话的时候言词透着熟络,显然这两人关系不错,邵玄就猜道,当时库离开洞上山,格让邵玄接替管理洞,估计就是这位石器师的原因。

    克皱着眉,正打算说话,邵玄赶忙掏出一把小石刀递给克:“克叔,这是我自己新打磨的一把石刀,您给看看。”

    邵玄这把石刀的石料并不是好石料,用石器师们的标准来看,只属于中下品质,比碎石地上那些石头的材质稍微好那么一点点,打磨起来也不用费多大功夫,邵玄三天就磨好了。

    克接过来看了一眼,沾着石粉的手指从刀身上轻轻拂过,最后在靠近刀柄三分之一处点了点,“这里,不行。”

    邵玄知道,经验丰富的石器师能够一眼看出石器的缺点,比如刀具类,他们就能瞧出刀具打磨时最失败的地方。而克刚才所点之处,就是告诉邵玄,这里,打磨时最失败。

    为什么说最失败呢

    邵玄毕竟是个外行人,打磨石器的时候也只是全凭想当然,石器师们眼里所谓的技术技巧,邵玄压根不懂,这把石刀在克的眼里自然到处都是失败,而刚才所指的那处,便是失败中的失败。

    接触的人越多,对这个部落了解得越深,邵玄越清楚,不能小看这里人的智慧和能力。拿出这把石刀,邵玄也是想从克这里多学点打磨的技巧。

    这把石刀只是磨出了一个刀的外形,平时也凑合着用用,跟外出狩猎的战士们使用的自然相差很远,在石器师克的眼里更是处处缺点,何处易断,何处打磨过头,何处稍欠火候等,一眼就能瞧出来。

    看克脸上刚才露出来的表情就能知道这位不怎么满意。这还是看在邵玄是个孩子,没打磨石刀经验的份上说了一句,要是换了其他战士过来,给克一个这样的石器,克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直接把刀一扔,懒得说,无视得彻底。

    “克叔,我能不能跟您学打磨石器”邵玄问。现在他的时间并不紧,还有即将到来的一整个寒冬,要是能学点打磨石器的技术,冬季窝在洞里的时候也能多练练,反正石材自己手头有。

    可惜,克闻言摇摇头,“现在不行,等你觉醒了再说。”

    磨个石头还要等图腾之力觉醒这又是什么道理

    虽然疑惑,但邵玄还是识趣地没继续问,看克那样子就知道不想细说了。

    既然克这样说,自然有他的理由。不过

    邵玄算了算,过了这个冬季他也就到十岁。按照洞里其他孩子的情况看,早的都是十一二岁觉醒,至少还得等个一两年,迟点的就跟库一样,到十三四岁了才能觉醒。

    这样一想,还有好长时间。

    虽然现在学不了,看看总是可以的。邵玄就蹲在旁边看着克打磨石器。

    有些事情旁观者瞧着简单,真正上手的时候才知道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邵玄看看克打磨成型的短刀,再看看自己磨的啧,真是不比不知道,不用看石材,只看外形就能明显瞧出优劣来,也难怪刚才克瞧着邵玄自己打磨的那把小刀的时候眼神隐忍,估计心里已经数落千百句了,看在邵玄只是个孩子才没骂出来。

    直到天渐黑的时候,邵玄帮克架了石锅燃了火,鱼也剁好,才告辞离开,带着凯撒回洞里去。

    在邵玄离开不久,克将打磨好的石器放在盒子里,擦了手开始准备食物。石锅里的水已经煮沸,在他往石锅里放邵玄早已经切好的鱼肉的时候,身后的窗户那儿一声轻响,接着便是嗖嗖嗖的箭矢飞射的声音。

    “唉呀”

    咚

    翻窗进来的人摔在地上。

    克眼都没抬,拿着勺子在石锅里面搅动。

    “哎,我说老克啊,你怎么又换招儿了嘶”独臂的格揉了揉屁股,刚才臀部先着地,摔着了,脚上还有一圈皮绳紧紧束缚着他的双腿,要不然他也不会翻个窗就这么摔下来,他只是缺了条胳膊,又没有少腿,正常情况下哪能这么轻易就摔着

    那边还在骂骂咧咧,这边克继续搅拌着石锅里的汤,没理会翻窗进来还屁话忒多的格。

    格好不容易解了皮绳站起来,闻了闻,立马凑到石锅边,“鱼汤”

    扫了眼屋子,看到放在边上的鱼,格笑了笑,“那小子来过了”

    “”克没吭声。

    “阿玄那小子昨天还拖着鱼去找我换了一大袋盐,所图甚大啊,我今儿去洞那边瞧了,哇,你不知道,洞里挂满了鱼,这个冬天那帮小崽子们好过了,啧,难怪当时你推荐阿玄那小子接替库,还别说,才多久啊,洞里的情形就大变样了,我手上的盐有一半都是被那小子给换走的。”格啧啧叹道。

    部落所在的这座山附近有个天然形成的盐池,部落的盐都是从那里来的,只不过部落对盐有控制,定期给每户人发一定量的盐,保证生活的最低需求,再多的就得你自己拿东西换了。别想着去偷,盐池附近有战士守着,负责盐池那边事情的都是山上的人,下山区的人想要更多的盐都是上山找人换,不过,格是负责食物,手里自然能多留一些,邵玄就直接拿着鱼找上他。

    见克依旧不出声,格自己找了个石凳坐下,自说自话,“我前天看到那小子在打磨石刀,今天他过来是想让你给指导指导吧”不等克回答,格继续道:“其实那小子人挺不错,学起来劲头足,脑子还灵活,一看就是个满肚子坏水的,跟你一样,适合搞你那些玩意儿。既然他找来了,也有诚意,你怎么不应下呢”

    晃悠着脚丫子的格瞟了眼桌上剁好的鱼块,视线落在架起的石锅上,这跟平时老克架石锅的方式不一样,一看就是别人给架起来的,没老克架出来的稳当。想也是出自刚才过来的那小子的手。

    克摇摇头,这次出声了:“容易受伤。”

    “也是,没觉醒图腾之力,要是出了意外就不好了,毕竟你摆弄的那些玩意儿挺危险。”

    格将腋下穿在兽皮衣上的一根箭头扯下,刚才翻窗进来的时候他只注意这些射来的箭矢了,没留意紧贴窗沿的皮绳,才中了招。

    明明只是木质的小箭头,一根手指就能轻易摁断,刚才却能在眨眼间穿透他身上的毛皮衣物,可见其射出的时候速度之快。

    拿着半掌长的小箭头在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玩了会儿之后,格动了动手指,轻轻一弹,小箭头便被准确射进挂在角落里的那个细口木筒里。

    他不知道刚才这些小箭头是从哪儿射过来的,只能将它们先放在木筒里,那个木筒里面装的都是他扔的东西,等满了克自然会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取出来归类放回。

    “老克,你可有的等了,按照洞里那些孩子的体质,至少也得再等两年。”格叹道。

    新的一周,新的坑,求推荐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