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十四章 石器师
    次日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洞里的孩子们就全醒了,其中有几个晚上大概思虑过甚没睡好,眼圈都是黑的。

    莫尔被吵醒还很疑惑,这是以前在洞里没遇到过的事情。昨天练刀宰了几只夜燕,手臂上也多了几处伤,深浅不一,已经抹过草药。

    疑惑归疑惑,莫尔还是站起来,背着刀,等着接下来的事情,他发现洞里其他孩子都五个一起,抱着草绳和一块块黑色的东西,挤在洞口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时不时期待地看向邵玄。

    “太阳出来了今天的天气肯定不错,咱们能去捕鱼了。”一个孩子看着天边的太阳,说道。

    “可是昨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还不是不能捕鱼今天会不会也跟昨天一样”另一个孩子泼冷水。

    洞里大部分孩子听不得这种不吉利的话,皆怒视刚才说“跟昨天一样”的孩子。

    不管今天能不能捕鱼,早餐还是得吃,不然没力气干活。自打有了进项,邵玄就每天早上吃些东西,一开始有孩子舍不得吃,结果捕鱼的时候蔫蔫的没力气,效率也比不上别人,第二天就跟着邵玄一样架起了石锅,没办法,不吃没力气,没力气就干不了活,干不了活就意味着猎物比别人少,会更饿,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

    看莫尔的行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邵玄叫上他一起过去捕鱼。昨天莫尔宰掉的几只夜燕贡献给了小组当早餐,组里其他人对待莫尔的态度也软化了不少。

    洞里的人全部离开,没人看守,洞里的东西邵玄不怕被人偷,草绳和那些能浮在水面的黑块都带着,至于鱼,部落的人不会来偷洞里孩子的食物,不然会被整个部落严惩唾弃,所以,就算把鱼放在外面晒也没人会过来拿。除了这些之外,洞里的东西也没什么能吸引部落的人了,用不着派人看守,凯撒都被邵玄带着。

    今天的河面也很平静,却不像昨天那样静得诡异,看水面的闪动的波光,邵玄心下稍安。招呼结巴和屠将草绳绑上石虫拿过来,先扔一条石虫试试。

    邵玄身后站着二十来个孩子,眼都不眨地盯着被抛下水的石虫,看不到石虫就紧张地盯着浮在水面的黑块。

    “阿玄,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吧”

    “鱼回来了没”

    忍不住的人小声问道。

    邵玄盯着水面,他今天没“看”到那些长着触须的水生生物,而黑块的颤动也回到了以往的幅度,那是水下石虫在挣扎。

    “应该没问”邵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水面的情况打断了。

    原本浮在水面的黑块猛然下沉,绳子上传来熟悉的拉扯感。邵玄心里一喜,和结巴他们将手里的草绳紧了紧,迅速往后拉。

    “有鱼”

    “是鱼”

    “鱼回来了”

    见状其他孩子都高兴地原地直蹦,当水中那熟悉的狰狞面孔完全露出来时,二十来个孩子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时隔一天而已,竟如此想念,手上的草绳已经难耐,在邵玄示意之后,这帮小崽子们便五个一组开始熟练地捕起鱼来。

    “莫尔你跟他们一起,屠你跟他说说要注意的事项,我带凯撒去挖石虫,刚才挖的那几条远远不够。记住一点,别下水,也别打架,有那打架时间还不如多拉几条鱼,抓紧时间,没几天冬季就来了。发现不对就去找那边守卫的战士。”后面的话邵玄是对着站在河岸边的其他人说的。

    其实不用邵玄多嘱咐,这些孩子经过昨天的事情,特别珍惜今天的机会,他们谁也不知道明天那些鱼会不会又离开,所以,能多捕点鱼更好,谁有那个闲心去打架啊

    在洞里出来的孩子们忙着拉鱼的时候,居住在近山脚区的人也有往这边过来的,跟着一起捕鱼。

    这样的情形最近常见到,守卫的战士也不像以前那样一见有人靠近水就紧张地跑过去警告,如今只是坐在不远处看着,隔会儿叮嘱一下别太靠近水,发现异状及时告知等等。

    不得不说,这些鱼,确实解了一些人的燃眉之急,近山脚区有几户人家在外出捕猎时受伤,冬季之前最后一次外出不能参与,不出去打猎,食物就少,冬季困难,家里人也着急,而现在,他们轻松多了。谁能想到水里这些家伙竟然这么好猎呢就算是部落里的老弱病残也能过来搭把手。

    而经历这些事情,邵玄也被近山脚区的人熟知,以前大家只记得有个小孩每天带着匹狼晃悠,现在因为鱼的事情,要与邵玄做交易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块,总算是都记住邵玄的名字了。听说邵玄要换兽皮,新旧无所谓,都将家里暂时用不着的兽皮给清理出来,抢着拿去跟邵玄换。

    邵玄来到碎石地的时候,已经有七八个人在那里了,见到邵玄这些人还朝邵玄打了个招呼,听邵玄说今天河边能拉鱼,一个个盯着地面的眼神更热切了,恨不得赶紧抄了地下石虫的老巢拿去河边诱鱼。

    最近碎石地的石虫遭了秧,稍微破土冒点头就被一拥而上的人给挖出来,干脆点的自断一半以逃身,不干脆的就只能被人整条给从地下扯出来了。以往它们就算爬出地面在人们面前慢悠悠蠕动也没人会多看一眼,可现在,别说露头了,就算地面的碎石子稍微动一下,就有人过去挖,看是不是有石虫在底下,见着就给扯出来。

    可是,相比起凯撒,这些人效率就低多了。碎石地挖石虫的人看着凯撒到处嗅两下就能刨出一条来,看得眼热。

    这狼鼻子真他玛灵啊

    也有人琢磨着用草绳编织一张大网,去捞鱼,可事实证明,这招不好使,一网下去,确实能捞到不少,可还没等拉上来,网就被那些鱼争先恐后地咬破了,等收回网,被咬破的网里一条鱼都没有。不得已,众人还是用这种麻烦法子,一条一条来吧。

    下午,河边捕鱼的孩子们被邵玄召回到洞里吃了部落分下来的食物之后,也没想要继续窝在洞里编草绳,昨天编了一天,草绳足够,离天黑还有段时间,他们想着再去河边捕一会儿。

    邵玄也没反对,不过下午他就没跟着一起过去了,石虫上午已经抓了很多,分配给五个组,够他们用的。

    看昨晚的月亮,冬季很快就来了,他们得赶在冬季来临前多捕一点鱼,一旦冬季来临,室外气温骤降,靠近河岸的河水会结冰,那时候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人基本上是不会出屋的,扛不住风雪,又没有厚厚的皮毛衣物,出去容易冻死。

    邵玄没有跟着那帮孩子一起去河边,而是提了两条鱼离开洞。邵玄拉一条,让凯撒拖一条。身上还带着一个兽皮袋,袋子里装的是前段时间邵玄去训练地那边捡的石质稍好的石块,因为到碎石地挖石虫的人越来越多,邵玄就将石块转移了,现在洞里不同以往,石块放在身边那帮小崽子也不敢乱抢。

    每次捡到不错的可以用来造工具的石胚,邵玄都会拿去跟石器师交换食物,而选择交换的人也是固定的,当初邵玄观察了近山脚区几个石器师之后,才最后选定。

    这位石器师叫克,听说当年是狩猎队里负责下陷阱的,只是在一次狩猎中失去了一条腿,退出了狩猎队,成为近山脚区的一名石器师,平时帮着人做石器来维持生计。

    邵玄拉着鱼来到一个木屋前,周围很多屋子都没有门,只是用厚厚的皮帘子或者植物藤蔓编织的草帘遮挡,克这里也是。邵玄能听到里面打磨石器的声音,便喊了声“克叔”。

    里面的人并没有回应,不过遮挡的皮帘子那儿抖动了一下,这其实就在告诉你,屋主同意你进去了。如果未经允许,邵玄直接去掀帘子是掀不动的,克这里的很多东西看着简单,其实比附近居民家要复杂,别人家的帘子可以直接掀,到了克这里就不行,若是强行进入,倒霉的铁定是你。

    就算少了一条腿,但不管怎么说,克当年可是狩猎队负责下套做陷阱的,该有的技术依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