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十二章 打!
    今天天气确实晴朗。顶点小说

    河面也很平静,非常静,没什么风,前几天河岸边的水还会一浪一浪地冲刷浅滩,而今天,却并没有这样的情况。

    太平静了,有些诡异。

    河水并不清澈,浅滩还好,再往外一米,稍微深一些的地方就看不清水下的情形了。

    在这样一个不能以常理来论的危机四伏的世界,不能小看任何一处细节,忽略便是死。更何况,这条河本就是被部落的人视为跟黑沼泽一样的高危地带,过去的几天能顺利捕鱼不代表这样就安全了。

    见到邵玄这个样子,本来兴致冲冲的孩子疑惑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往后退了退。他们是贪心,也不聪明,但不傻,谁都惜命。再说,这段时间的事情让他们对邵玄多了许多信任感,后退之后,都看着邵玄。

    邵玄站在岸边,看着面前平静的河水,思索。

    河面依然平静,除了这点之外,跟平时没多大不同。河水没有变色,也没有什么可疑事物出现。

    是太多疑了吗

    突然,一个个白色半透明的生物出现在眼前,它们就像一个个倒着的毽子,还长着很多须状的触手。随着触手的摆动而游动。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邵玄知道,这样的情况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应该是水里有这种生物,而且这东西还很危险。

    邵玄拿着绑好石虫的草绳,往水里扔了过去,石虫落水的地点里岸边不过两米。而石虫落水之后,邵玄并没有通过草绳感受到食人鱼咬饵的那种剧烈拉扯。

    浮在水面上的那个黑色块状物在轻轻地颤动,不仔细看的话只会以为是下方的石虫在挣扎,但捕鱼几天了,邵玄对于石虫挣扎是个什么情况很熟悉,可现在的事实是,水面上那个黑块颤动的幅度要比以往稍小,而且还有往颤动更小的趋势发展。

    邵玄将草绳拉回,当看到石虫的样子时,一直盯着这边的小崽子们全围过来。

    石虫没有被咬掉,但是,整个虫身都发白,缩小了一圈,还是僵硬的,维持着水下挣扎时的扭曲状态。

    将变样的石虫放在地面,邵玄用石刀的刀背对着虫身稍用力敲了一下。

    咔

    轻微的脆响之后,石虫断了,脆生生的断开,完全没有正常石虫的那种柔软身体。

    站在旁边的小崽子们眼神惊恐。这要是人下水,会不会也会变干瘪变硬脆一掰就断

    没有谁敢试,连水都不敢碰了,远远躲开。

    邵玄又扔了几条石虫下水,每次都是同样的情况,扔下去几秒时间就能变成脆脆的虫干,搁水里半天不见一条鱼咬饵。

    “不是鱼对虫干没兴趣,就是今天根本没有鱼在周围。现在水里有可怕的东西,鱼可能都跑了,大概要等那种生物离开之后,鱼才会回来。”邵玄收回草绳,说道。

    “那鱼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个孩子问。现在他们一点都不怕那种长相狰狞的食人鱼,反而很期待看到它们,一天不见想得慌。

    “不知道,明天再来看吧。”邵玄摇摇头,还过去跟那两个负责看守河岸的战士简要说了,叫他们注意不要让部落的人下水,留了一个虫干给他们研究。

    “回去吧,先多编些草绳,下次用。”邵玄劝道。草绳编不好的话并不结实,用两次就不行了,所以消耗量很大,今天正好歇息,邵玄想着就让他们扯足了草,坐在洞里专门编草绳。

    虽然看到那条石虫的样子让这群小崽子很害怕,但他们心里更多的还是不甘。

    如果今天能正常捕鱼,那得捕多少条四条得有吧如果凯撒能挖到更多的石虫,他们还可能捕到更多。为了小命着想,今天是捕不成了,照阿玄刚才的说法,明天再过来看。可是,明天要是也这样呢后天,大后天,甚至以后都不能捕鱼了呢

    想想都可怕

    洞里的孩子们焦虑了,回到洞里编草绳的时候都是心不在焉的。

    邵玄坐在洞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那种生物,顺便想想即将到来的冬季。

    这天,不少往河岸边过去捕鱼的人都被守卫战士赶了回来。

    近山脚区居住的人们几天前就发现,住在洞里的那些平时吃了睡睡了吃,难得走出洞一次还到处抢东西的孩子们,变勤快了那些孩子每天都会出去,下午到饭点了才从河岸那边回来,而且每次回来的时候都用草绳拖回来一条条手臂长的长着满嘴尖牙的古怪大头鱼。

    有好奇者跟着过去看了,也想学着捕鱼,可第一他们很难挖到石虫,又拿不出别的东西代替,光扔草绳也钓不上鱼来啊;第二,就算抓到石虫或者使用其他可替代的东西,也很难做到像邵玄他们那样次次都能轻易捕到鱼,有几次还钓上来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扎一下身上就肿老大。

    最后那些人注意到邵玄使用了一种黑色的会浮在水面上的东西,他们手上的钓鱼装备跟邵玄比,就只少了那个。而不使用那东西的时候,确实收获不太理想。

    邵玄分析了一下原因,大概是那些食人鱼并不喜欢在水底活动,草绳系着饵扔过去的时候都往下沉,而石虫一旦接触水底,遇到地下的泥土砂石,就很容易逃跑,这两种因素加起来才导致了收获不理想的结果。

    这几天邵玄让凯撒帮着逮了点黑沼泽的虫子,弄出不少黑色小块,用这个跟近山脚区的人换了些肉和皮毛,肉不多,换的当天就分给洞里的孩子们吃了。至于换来的皮毛,即便不是什么好皮毛,也能让即将到来的冬天好过一点。

    因此,除了洞里的这些孩子,近山脚区部分没有外出狩猎行动的人也在捕鱼,谁也不会嫌食物少,冬季眼瞅就要到了,不多囤点食物,心里不踏实。

    不过今天让大家都很失望。

    邵玄看着远处又一批耷拉着脑袋从河边返回的人,叹了叹气。

    突然,趴在旁边的凯撒站起身,盯着一个方向。

    邵玄看过去。

    离洞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放着几块大石头,平日里天气好的话有孩子趴上面晒太阳,现在有事做之后就没谁再往那边去了。此时,那几块大石头上没人,但边上却让邵玄看到一点露出来的兽皮边角。

    就算是一点边角邵玄也认得出来,那是赛,以前总抢邵玄东西,前些日子在训练地那边还被邵玄揍趴下的人。一般来说,赛旁边会跟着野和占那两个小子,今儿竟然又来了。

    前天邵玄带着凯撒往黑沼泽边沿逮虫子的时候,这三人在碎石地堵了邵玄,要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色小块,双方打了一架,只是那时候洞里有孩子过去,赛他们三个人很快跑了,今天这三人估计没放弃,又想着从这边偷点东西。

    鱼他们不敢抢,部落有规定不准抢洞里孩子的食物,但其他捕鱼工具就不在食物之列了。

    邵玄摸了摸下巴,拍拍凯撒,让它先等会儿,自己则转身进洞。

    “小的们,”邵玄对着洞里的人道,“最近大家的表现不错,也猎到了不少猎物,这很好,照这样下去,再加上部落发下来的食物,咱们这个冬天不会挨饿了。但是,如果这时候有谁要过来抢咱们的东西,怎么办”

    原本听到邵玄的声音还以为可以出去捕鱼,一个个蔫了吧唧的人眼神都亮了,可听到后面发现不是,眼神又暗下来,不过,等听完整句话,刚暗下来的眼神被怒火代替。

    抢东西

    打

    不抢鱼只偷工具

    工具也不行

    但“偷”是什么什么,你说不告而拿就是偷那跟抢还不是一个意思照打

    邵玄说过,对这帮小崽子而言,“吃”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动听的字,食物就是这个字的具体诠释,谁要抢他们的食物,就是动他们最在意的东西,他们就跟谁拼命。

    此时,带着俩跟班躲在洞外大石头后面商量着带会儿怎么趁洞里的人不注意拿点那种黑色小块就离开,正压低声音说得起劲,凯撒突然从上方跃下,扑向他们三个。

    太过突然,三人被吓到,反射地跳开。

    躲开的赛惊魂未定,手里握紧木棍,紧盯着凯撒,想着这狼要是再往前走一步他就挥棒子。

    想得太入神,赛没注意周围,直到野和占两人戳了戳他。

    “戳什么戳没见我正”

    赛扭头大吼,可话还没说完,赛就顺着野和占所指的方向,看到了洞口站着的,二十多个拿着木棍石头等东西,满身怒气眼带凶光盯着这边的,小崽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