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七章 怪鱼
    那个黑色半球邵玄将它当做鱼漂,没有鱼钩,也暂时找不到代替鱼钩的石钩,没办法,邵玄索性直接绑了一条石虫,要是水里有食肉鱼类而且还对石虫感兴趣的话就好了。

    上辈子用蚯蚓钓鱼,这辈子没见到蚯蚓,用石虫代替试试,部落的人说水里的生物很凶悍,应该不会计较这么简陋的饵。没有钩邵玄也没打算现在就钓上一条鱼来,如果水里的鱼吃石虫,明天邵玄再专门打磨一个鱼钩不迟。

    石虫是刚才让凯撒去挖的,在草绳前端系紧,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石虫耐水,时间一长,还是会从草绳上溜走。没有足够的工具,也只能这样先试试了,这条石虫溜走了大不了再去挖一条。

    充当鱼漂的黑色半球绑在离绳端半米左右的地方,邵玄没打算试探深水地方。站在浅滩边,邵玄将饵和黑色半球扔了出去。承受着草绳和石虫的重量,黑色半球虽然下沉了一点,但仍然能稳稳浮在水面,邵玄看着它能根据它判断水面下可能发生的情况。

    带在身上的草绳并不算长,合起来不到五米,邵玄离扔石虫的地方还是很近的。站在岸边,邵玄脚没接触水,注意水面,防备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好及时开溜。不远的地方有看守的战士,遇到危险他先往那边跑。

    在邵玄做这一切的时候,负责看守河岸的两个战士也很好奇邵玄的目的,原本还以为这小孩要下水,打算着待会儿将那小孩给拎走扔回洞去,没想会见到这一系列的奇怪行为。所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暂时没过去拎人,而是紧盯着邵玄那边。

    “凯撒,带会儿我一让拉,你就拉绳子。”邵玄将绳子的另一端放在凯撒嘴里,他则握着中间的一段。

    等了会儿没见水里有什么动静,邵玄心想:难道浅滩附近的水里没有鱼或者水里的东西对石虫不感兴趣

    话还没说完,附在水面上的黑色半球就猛地沉了下去。

    有了

    邵玄手里握着的绳子急速滑动,手心因为草绳的摩擦而火辣辣地疼。邵玄握紧绳子往后拉,同时招呼站在他身后的凯撒帮忙:“凯撒,拉”

    虽然有些突然,不过邵玄能感觉到往水里拉的力道尚未超出所能承受的范围,所以才让凯撒帮着拉一拉,想看看水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咬住了饵。

    凯撒紧紧咬住草绳,使劲往后拉,拖了那么多次人,拉绳子也不是没拉过。

    站在不远处观望着的两名战士神经紧张起来,他们没下过水,就算来到河岸边也只是在最边上沾点水洗洗兽皮而已,不会再往水里跨一步,他们在夏天的时候见过巨大的河兽出现在远处的水面,再加上部落代代相传的那些关于这条河的血腥事件,所以对这条河一直保持着谨慎畏惧心态,现在突然看到邵玄从河里拉东西很惊讶,心里那根弦一下子绷得老紧,生怕从水里冒出个什么大东西来。

    “过去吗”一个战士用手肘撞了撞同伴。

    “过过去看看吧”另一个犹豫了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说道。

    有风从河面往岸上吹来,带着潮气,和一股淡淡的腥味,不知道是水里生物的气味还是其他什么,这样的气味却让两名战士越发紧张。

    邵玄能够通过手里的草绳感受到水里的东西在拉扯,那边想往水里拖,这边想拉岸上来,只是邵玄这边稍胜一筹,一步步后退,将水里的东西拉出。

    咬住饵的东西已经快现出身形了,潜水区的水面因为水下的生物剧烈挣扎拉扯,拍打的水花四溅。

    邵玄握紧绳子,盯着水面聚精会神往后拉的时候,眼前突然有个画面由远及近闪现,像是一张长着无数细密牙齿的大嘴朝这边咬过来似的,整张嘴几乎笼罩了邵玄的脑袋

    在快触碰到邵玄的时候,画面又很快消失不见。

    画面闪现得太快,邵玄还没来得及躲避就没了。

    邵玄摇了摇头,心想大概是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等着两位战士来到邵玄身边的时候,水里的东西已经显露出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条长得很古怪的鱼,约莫半米长,鱼头就占据了整个鱼身的三分之二,被拉出水了鱼嘴还紧咬着绑着石虫的绳子,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继续拉,不要停”见赶过来的战士愣在旁边,没有要出手的样子,邵玄招呼凯撒继续。

    第一次拖鱼,凯撒除了一开始因看到不明生物产生的惊讶和警惕之外,很快就紧咬着草绳,卖力往后拉。

    将鱼拉出水面,又往后拉了段距离确定鱼不会再跳回水里之后,邵玄才松手。

    “终于出来了好样的凯凯撒松口,你他玛要把鱼拖去哪里”

    凯撒还撅着屁股咬着绳子往后拉,一边拉喉咙里还发出低吼声,显然现在从水里拉出来这这条鱼让它警惕,有了战意,拉得太投入,以至于邵玄松手之后,它还在继续。

    等听到邵玄的话,凯撒才不情不愿地松嘴,小心接近那条还在拍打尾巴的鱼,呲着牙像是要过去咬一口。

    从邵玄最开始所站的地方到扔石虫的位点,不过数步距离,估计下饵的地方水深都不过人,却没想到真有这么凶猛的鱼类活动在浅水区域,看那张大口,满是细密的牙,而且咬住饵就不放,被拖上岸离开水之后还使劲拍打着尾巴,剧烈挣扎,一副不扯掉饵就不死心的样子。

    过来的一位战士用手上带着不知道是石质还是姑侄矛头的矛将那条扎穿,用的力道很大,出矛很快,矛直接穿透鱼身,将鱼钉在岸边的地上。

    被扎透的鱼这时才松开绳子,嘴巴用力张合,鱼头摆动,似乎要将周围的东西咬一口。

    而被鱼松开的草绳,原本绑着的石虫已经只剩下一段残渣,草绳也快被咬断。

    邵玄使用的草绳的韧性大,耐磨,他自己亲手编织的,常用来拉捆东西,使用了这么久也没断,非常耐用,却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草绳就快被咬断了。

    目光落到怪鱼张开的大嘴上,邵玄一怔。

    鱼头最明显的就是那张大嘴,怪鱼张开的大嘴里,能看到一颗颗数不清的细密尖牙。这样的比例这样的牙,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撕咬杀戮。拉扯的力道稍大,要不是有凯撒帮忙,光凭邵玄一个人未必能这么快就将它从水里拖出来。

    如果附近的潜水区域全是这类鱼,人一下水估计就会被啃得只留下骨头。这还只是其中一种鱼,可能还会有其他更可怕的东西存在,也难怪部落里连图腾战士都不愿意下水。

    一想到部落的孩子下水会发生的事情,邵玄都不寒而栗。

    而且,刚才拉绳子的时候,眼前一闪而过的画面,似乎就是这张布满细密尖牙的鱼嘴

    邵玄盯着鱼嘴,他又想到了上辈子的最后,那个偏远山村的石土围墙前看到的那些幻像。

    旁边的两位战士见邵玄盯着鱼嘴愣神,还以为邵玄被吓住了,不敢接近这个长相狰狞的生物。

    邵玄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鱼,可两位战士其中一个却见过。

    “我还没觉醒图腾之力的时候,跟着阿爹来到河边,见过一次这种猎物,巫说这叫鱼。水里处处危险,那时候部落里一个在河边洗兽皮的女人被咬断了手臂,我阿爹用矛刺死过一条。”

    说着那战士看了邵玄一眼,他没想到邵玄这小孩能不下水就把水里的鱼拖上来,当年他阿爹可是冒着老大的危险下水,将那个被拖下水的女人救上来的,可惜救上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半条手臂已经没了。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部落里的女人都不来河边洗兽皮了,除非干旱的时候山上的溪流变窄,才迫不得已来这边取水。

    邵玄回过神,那条被扎透的鱼已经死了。

    扎鱼的战士将矛抽出,将鱼从矛头上取下,提着鱼尾巴递给邵玄。

    “给你,这是属于你的猎物。好样的你以后一定能变成一个优秀的战士”想了想,那战士又道:“你还是别靠近水了,河水里除了鱼之外,还有很多危险的东西,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

    可是,半小时之后,被认为“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邵玄,又用同样的法子,从水里拖了一条比刚才还大些的鱼出来。

    那两位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