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第五章 你他玛逗我?!
    躺在边上的赛抹了抹脸,没在意肿起来的脸和从鼻子里流出的血,恨恨看着邵玄挑捡东西,从他现在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楚邵玄到底捡了些什么,但肯定是好石材,怎么也能换几天的食物。..

    邵玄能察觉到赛和占的目光,不过他对这个已经习惯了。挑选了一些东西,看看天色,午时已过,该回去了。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虽然这里还有一些在他看来不错的石块,但邵玄人小力微,捡太多了未必是好事,保不住。

    现在的力量还不够,等以后,等所谓的图腾之力觉醒之后

    将凯撒唤回来,确定被凯撒拖走的名叫野的那小孩还安全,邵玄便拿着用兽皮包好的石块离开了。

    等被凯撒拖离战场的野踉跄着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一脸血还咬牙切齿的赛,以及缩在旁边的占。

    缓过气来的赛指挥着野和占赶紧去看看还能不能捡到好点的石材去换东西,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嚷嚷着下次一定揍回来,还要把邵玄的东西都抢了。

    而他们三个不知道,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战士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在邵玄离开之后,这些战士们也陆续离开。

    “刚才那小子是谁”有个年轻的战士好奇,问旁边的人。

    “你说带狼的那个好像叫玄,山脚那边洞里的。至于那匹狼,那是巫的,你别打主意”年长些的战士警告道。他不知道巫这么做有何深意,他也不深究,只要知道巫的东西不能抢就行了。至于玄那小孩,在他看来,不过是帮巫养狼的罢了。

    年轻战士抓了抓凌乱的满是石屑的头发,“我哪能抢巫的东西,嘿嘿,我就是看那小孩挺有意思,等以后他觉醒了能力肯定也不会差,可以招到咱们狩猎队。”

    “说这些还早,怎么也得再等个两三年。我看你们山腰那边的几个孩子不错,至于那些洞里出来的孩子”年长的战士摇摇头,话没说完,但意思都懂。

    部落的分布大体为三层,基本上越强大的战士住得越往上,靠近山顶。山顶,也是整个部落的中枢。听说部落的火塘就在山顶,整座山最寒冷的地带。

    在很多战士看来,洞那边出来的孩子,比生活在山脚的孩子觉醒得更晚,资质更差,就算那些孩子年龄到了,觉醒了图腾之力能外出狩猎,他们也不愿意让那些孩子进自己的狩猎队。狩猎队讲究的是团队合作,任何薄弱的部分都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惨烈后果。

    往回走的邵玄并不知道那些战士们的谈话,也不知道那些战士对他的看法,不过他早就猜到周围有人,他听说过不少事情,推测到一些。

    山里那些战士们虽然训练起来不会顾及周围,但休息的时候对周围的动静还是很敏锐的,这边的动静肯定会吸引过来几个战士,在野扯着嗓门呼救的时候大概就有好几个战士在周围,只是那些战士们不会轻易出手罢了。

    而邵玄也知道,只要不闹得太严重,那些战士们只会旁观,不会插手。就像刚才,邵玄往地上砸木棍的那一下,以那力道来看,要是砸到什么要害了赛和占或许会有性命之忧,那些战士们肯定会出手,邵玄在他们心里的印象也会差上一筹,这对邵玄以后在部落的生存不利,所以那一下不过是邵玄给赛和占的警告和威慑而已。

    邵玄满载而归,巡逻的战士以及在居住区边沿负责看守的守卫们看到邵玄鼓囊囊的兽皮袋也只是问了两句,并不会去抢夺邵玄今天的收获,他们也未必看得上邵玄的这点东西。

    回到早晨打拳的那片碎石地,邵玄从今天捡的石块里面挑了两个,然后将剩下的给埋藏起来,他现在没时间去处理这些石块,带回洞那边更不可能,洞里那可是一群“狼崽子”,见东西就抢见肉就咬的小“狼崽子”,所以邵玄从不在洞里藏食物或者用来换食物的东西。

    藏好之后邵玄坐在地上休息,爬山、揍人都消耗了不少气力。

    邵玄看着远处绵延的山,又回头看看部落的居住地带,看看位于部落底层的近山脚区的那些房子,低头瞅了瞅还带着干涸血迹的拳头。才半年而已,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跟土著一样的野蛮人,生存的压力果然能加速这种同化作用。

    文明时代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邵玄在夜里梦到过几次,但是,那些影像却越来越模糊,明明还不到一年。

    虽然,这里相较石麒口中所说的未开化的食人的原始野蛮人来说要好那么一点点,但也好不了多少。

    曾经,就算是看到谁家亲生父母揍孩子邵玄都会上去劝解,看大人揍孩子揍得严重的时候邵玄还会跟人打起来,不会去伤害孩子,可现在呢

    当然,大环境不同,部落的孩子也不是上辈子遇到的那些孩子,即便是同样的年纪,性格大相径庭。像孩儿洞的那些孩子,就算这次将他们打怕了,下次在关系到食物时,他们还是会果断上来拼抢,而且出手还一个比一个狠,情绪上来了可不会像邵玄这样收敛,手边有石头砸石头有木棍挥木棍,拼不过他们你就得吃大亏。举个例子,别看刚才占哆嗦成那样,很害怕的样子,但是下一次,占还是会朝着邵玄挥棒子或者砸石头,跟着赛他们来抢邵玄的东西。

    天知道邵玄第一天在洞里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洞里发食物的时间,面对周围那些狼一样的视线,邵玄还以为自己掉到狼窝里了呢,明明都是小孩子,最大的也就十三岁而已,多的是六七岁的小孩。

    野蛮,是会传染的。

    休息好之后,邵玄拿着两块材质不错的石头去跟一位石器师换了四块手掌大的肉干,两块不带骨头,两块带骨头。带骨头的都给凯撒了,邵玄自己吃了个不带骨头的,剩下的一块肉干去换了块不大的廉价兽皮。冬天要来了,得提前多准备点东西。

    回到孩儿洞的时候,真是部落里每天一次的发食物时间,负责运输食物的人已经将今天的食物准备好,用大石缸装着。那样大的石缸也只有觉醒了图腾之力的战士们才有能力搬起来。

    部落会负责孩儿洞的食物,直到洞里的孩子觉醒图腾之力,觉醒的孩子会离开洞建造自己的住所。

    平时提供的食物也会有肉食,不多,能勉强维持一下洞里孩子们最基本的生活,毕竟肉食不好猎。而除了肉食之外,更多的时候是植物类的食物,比如邵玄现在看到的这种名为红毛果的东西。

    那是一种乔木的块茎,棕红色,块茎外长着许多细根须,看着很像绒毛,大的跟邵玄上辈子见过的南瓜差不多,而小的也有成年人拳头大小,这种东西的口感跟土豆很像,也容易饱腹,唯一让邵玄很苦恼的是,这种红毛果的后续影响。

    从药效上讲,红毛果有调整胃肠机能、疏理肠气之效,说直白点,这玩意儿通气,而且红毛果有个特点,如果当天没吃肉食类,只吃了这些红毛果,通气效果尤其明显,直接反应为屁。但要是吃了些肉食类,反应就没那么强烈了。

    洞里的孩子大多数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每天的食物来源全是部落分配下来的,极少数人会出去想办法额外弄食物,这也导致了每次一吃红毛果,孩儿洞里的空气质量直线下滑,那个劲儿。

    邵玄脸都绿了。

    “哎,阿玄”

    那边负责分配食物的库见到邵玄之后小跑过来,将手里拿着的一块煮熟的红毛果递给邵玄,块挺大,比分给洞里其他孩子的要明显大一些。

    库是现在洞里年纪最大的人之一,十三岁,除了库之外,还有两个达到十三岁的,不过那两个都没有库健壮。因此库一直被任命负责管理这个洞,每天协助分配食物,好处就是,他能多捞点吃的,这样一来就长得更健壮了,一点不像生活在洞里的孩子。

    只是,库平时也不怎么跟洞里其他孩子说话,白天都在外面,到了饭点才回来,跟邵玄也没说过几句,现在凑过来还拿着一大块食物,为何

    邵玄看了眼库,接过红毛果。

    库的心情不错,还有些激动。

    “阿玄,我明天要去山腰那边了,接下来整个冬天都留在那里,洞就交给你了。”库说道。

    邵玄听到这话差点将手里的红毛果给扔了。库不管洞里的事情,怎么也应该由其他年纪大的孩子接手,十三岁的孩子还有两个呢,十二岁十一岁的也有好几个,为什么偏偏挑如今不到十岁的自己

    任命谁管理不是库说了算,于是邵玄问:“谁说的”

    库指了指洞门口靠着石缸晃着脚尖漫不经心剔牙的那位每天负责运输食物的人。

    看了看洞里凶悍抢食的那些孩子,邵玄现在特别想揪着那位负责运输的人问一句:“送快递的,你他玛在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