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炎河易策
    茂密的山林里,遮天的大树没有一点经历冬季的萧条,苍劲有力的枝条每一刻都在使劲往外伸展。

    过去的那个冬季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草木,周围依旧是繁茂生机。

    这里并不在炎角部落的地盘范围内,亦不在炎角任意一条狩猎路线上,周围听不到其他人声,唯有鸟兽的鸣叫。

    易策看着身前一个微微凸出于地面的小土坡,二十多年过去,摆放在那里的石头已经被泥土和花草覆盖,看不出刚摆下时的样子。

    这里,是易策的父亲易琮的埋骨之处。

    “是时候了。”

    易策摸了摸脖子上坠着的一个玉石,这是易琮曾经用于占卜的玉石其中的一颗,除了留给易策的这颗玉石之外,其他玉石已经随着易琮埋藏于地下。

    看了看天空,易策转身离开。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易策来到一处站定,很快,他就听到了从山林深处方向传来的声音。

    声音由远及近,朝着易策所在的方位过来。

    咔咔咔——轰——

    人声之中,还有树木被撞断的声响。

    一匹比人还要高的狼,一阵风似的冲过来,狼背上还有个十五六岁的穿着狩猎服、面上用颜料画着部落图纹的少女。

    没有去看径直朝自己冲过来的凶兽,易策脸上露出笑意,抬手打算跟狼背上的少女打声招呼。

    可还没等他出声,狼背上的身影一晃,下一刻,易策就被抓着衣领甩狼背上了。

    “邵朵,狩猎队都回来了?”易策抓紧狼毛,问。

    邵朵,是邵玄与归泽的第二个孩子。

    邵朵上面有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邵承,这时候跟着喳喳前往鹰山长见识去了,还没回,所以没参与此次狩猎。

    邵朵还有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邵栩。只是邵栩对狩猎没多大的兴趣,相比而言,他更喜欢跟着归泽研究药材,再捣鼓一些其他新奇的东西,比如,炸药。

    听到易策的询问,邵朵简短回了句,“都回了。”

    “这次狩猎……”

    易策还待问一问这次狩猎队的收获,就听前面的邵朵道:“别废话,放倒后面那头猪!”

    易策朝身后看去,不远处还有一个身影正朝着这边逼近,与此同时还能听到一些树枝被撞断的声音。即便树林的遮挡让易策看不清后面那个身影,但听动静就能知道后面追来的是谁。凶兽四牙,以及矛叔家的小子。

    易策一手紧抓着狼背上的毛,另一只手朝旁边经过的灌木丛上扫过,然后将手中抓着的东西,看似随意地往地上某处扔过去。

    长着獠牙的如四牙野猪一般的凶兽,在树林中横冲直撞,背上骑着个穿着狩猎服的少年。

    少了树林的遮挡,双方相隔也不算太远,少年能看到前方的狼和人,眼看就快要追上,少年却见到了狼背上的易策,见易策还转过头朝自己笑了笑,心中顿时一咯噔,还没来得及喊句“小心”,就听四牙一声怪叫,蹄子一滑,整只兽摔地上了。

    兽背上的少年反应快一步,抬臂勾住一根树枝,翻身跃到树上。

    “邵朵!易策!你们给老子等着!”

    四牙平时跑得稳稳的蹄子是怎么踩到一个滑溜的果子?

    一个果子也算了,平时就算踩到一堆也未必轻易滑倒,除非正好精准踩在蹄子当时使力的关键位置。

    偏偏,刚才踩到了。

    这样的事情遇到过很多次,除了易策,没其他人能做到这样……或许大长老也算一个。不过大长老不会理会他们这些小辈。

    摔倒的四牙爬起来哼哧哼哧踏地,拿地上的浆果撒气。这种程度的滑摔对它而言只是磨痒痒而已,屁事没有,这行为纯属发泄。

    “别踢了,赶紧追!”

    那少年翻身骑上兽背,示意四牙别浪费时间踩果子,赶紧追上去才是正事,他要与邵朵争谁是第一个到达部落。

    这期间,几个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们,穿着狩猎服,带着装备,骑着恐鹤、洞狮等凶兽,看到前方倒下的一人一兽,幸灾乐祸地大笑着跑过,

    已经跑远的邵朵骑着凯撒,压根没理会后面那人气急败坏的骂声,是对方先使手段的,凯撒身上还有许多浆果的痕迹,果浆一干,狼毛都结成团了。

    邵朵骑着凯撒一路冲回部落的山上,将易策扔在山顶后,便去溪边给凯撒刷毛去了。

    被扔在山顶的易策,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前方的石屋。这里,是炎角大长老邵玄办公的地方。

    易策进去的时候,邵玄正在写一张兽皮卷。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邵玄,样貌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给人的感觉更加沉稳,仿佛部落其他处掀起的躁动,在邵玄面前都会自然而然地沉淀下来。

    炎角人,以及炎河流域加入联盟的其他好战的部落人,遇到强者的时候总喜欢切磋比划两下,但是易策有记忆以来,很少看到那些人找邵玄比划,即便是声如奔雷、一言不合就咆哮的水虎部落首领,在邵玄面前也安静如鸡。

    易策进屋之后,便乖乖地坐在一旁等,眼睛看着窗外,没有去好奇兽皮卷上所写的东西。这种兽皮卷是需要传承之力去记载的,不可轻易打扰,所以,易策所做的便是安静等待。

    十来分钟后,邵玄将写完的那张兽皮小心卷好,这才看向易策。

    “你已经决定好了要过去?”邵玄问。

    “是。”易策起身朝邵玄恭敬一礼。

    虽然邵玄并没有正式收易策为徒,但是易策跟着邵玄学了很多东西,一直以来,易策都是以师礼相待。

    “过段时间等喳喳回来,我会去沙漠一趟,你与我同去,还是按原计划同长舟人一起渡海?”邵玄问。他昨天收到来自沙漠的信,岩陵城主轼疏亲自写的,一整张兽皮卷都在跟邵玄抱怨蓝宝石的沙漠恶行:说好的互不干扰呢?你快过来管管你的虫子!

    当年易祥离开,岩陵便收敛了很多,也退让很多,轼疏亲自出沙漠与邵玄商谈,同炎角签订合约。炎角是唯一一个可以直穿沙漠抄近路前往另一边大陆的部落,不用从危险不定的海上绕远路,的确便利很多。至于炎河流域的其他部落人,除非有邵玄的牵线证明,否则别想安然就从沙漠过去。

    这次,刚升级出土的蓝宝石在沙漠上砸岩陵的场子,霸占了属于岩陵的一片绿洲,那可是岩陵打压沙漠边沿零散势力的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松放弃?

    所以,岩陵的人急了。

    打?

    不是打不了,易祥虽然不在了,但易祥留下的一些秘密武器还是可以用的,只是,他们不敢打,那可是炎角邵玄的虫子,他们还不想跟邵玄对上。

    所以这次轼疏急忙写信,找邵玄过去调解,否则一场人虫大战会在沙漠上演。

    邵玄答应了会过去。说是调解,其实他就是去看看蓝宝石现在的状态,有没有吃亏。

    易策也决定要往另一块大陆走一趟,去王城的易家本部看看。当年易琮将他送来炎角,是为了让他能更好地活下去,当时的易家一片混乱,不少留在本部的人都沦为炮灰。如今易家掌权的已经不是当年那批了,易策还有亲人留在易家,他想过去看看。

    易策的卜筮能力不在易琮之下,正如易琮所预见的,易策的天赋极高,易策自然也能卜到那些亲人有多半都还活着,包括他的亲生母亲,只是处境并不好。

    既然易策要去另一边,从沙漠走来得更简单,所以邵玄才问他是否需要同行。易策若是想要从沙漠走,跟着邵玄自然会省事,毕竟,岩陵人看的是邵玄的面子,而不是易家血脉。

    “不了,我还是按照原计划,随长舟的船队出行。”易策答道。

    邵玄点点头,“也可。三天后,长舟的人会来运木材,到时候你同他们一起离开。”

    “是!”

    易策又听邵玄说了些王城那边的形势,才从石屋出来。

    下山,沿着炎河上的石桥来到交易区。

    炎河交易区,也被称为“炎河市”,是这块大陆上最大的交易区。

    火种融合之后,大陆各处势力重新洗牌,也有一些来自不同部落的人效仿另一块大陆那边,组成新的部落。

    大陆各处的远行队伍,不管来过的没来过的,绝对听说过“炎河市”的大名,这个交易区,集中了不同部落、不同大陆的物品,传闻在这里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只要付出足够的报酬,就算当时买不到想要的东西,也能找人打听到有用的信息。

    易策常常在交易区见到来自另一块大陆的远行队伍,有商队,也有组织,而每当那些人听说易策的名字时,表情就会很微妙。

    “易”这个姓基本上只有易家人才会用,而易策的易家人身份,在这里也不是秘密,只是没多少人知道他到底属于易家哪一支的而已。

    来自另一边大陆的人,对于易家也早没了敬畏,易家的辉煌过去很久了,不再是大贵族。王城影响力仅次于王族稷家的贵族,就这么没落了。可惜,可笑。

    以前,关于易家的事情,易策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如今,他就要自己亲自去看了。

    易策跟易司说了自己回去的打算。

    易策是被易司带大的,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炎角人,是和易司一样的易家人,只是,易司已经脱离易家,他易策却没有,易琮生前也跟易司说过,希望易策在长大后,拥有自保的能力后,回易家看看。

    “这一天终于来了。”易司看着面前这个与易琮有七分相似的面孔,叹气。

    易家这些年没落了,掌权的人也不靠谱,反正他觉得易家如今处在一滩泥水中,乌烟瘴气,当年那些因为易家内战而逃离出来的人,也都没想要回去,反正回去也讨不到好。

    不过,想到易策的能力,易司又稍稍放下心。易策,可是在炎角长大的,虽然易策身上流的是易家人的血,但性格里,却带了些炎角的风格,只是平时藏得比较好罢了。而且,易策也是邵玄的半个学生,就算没法从邵玄那里学到全部本事,也不至于输给如今易家的那些杂碎。

    是的,易司称如今易家掌权的那些人为杂碎。曾经辉煌的易家,就如快烧完的木柴,只剩下一些可怜的火星,一场风雨就能浇灭般。

    易琮生前曾说,易策是易家涅火重生的关键,易司也期待。

    三天后,长舟部落的船队来炎角运木柴。

    船队有三十艘船,其中二十艘用来运材料,另外十艘另行安排,比如搭载远行队伍等。

    一些远行队伍从船上下来,朝炎河交易区走去,而另一些从交易区出来的队伍,则往船上走。

    易策带着自己的八个奴隶,跟着那些上船的队伍往前走。

    上船队伍里,一个年纪较轻的人好奇地看了看易策身边的几个奴隶,凑过来问道,“嘿,兄弟,你是奴隶主吗?也要跟着长舟人过海?我叫冬麦,朝秋城一个小商队的人,跟着黑熊商队的人来炎河市的,这次同他们一起,坐长舟的船回去。”

    易策朝对方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你好,我叫易策,炎河易策。”

    生于王城,长于炎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