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四四章 不用大惊小怪
    时间在流逝,有些火团熄灭,有些火团移向更远的地方。

    邵玄的视线凝聚到一处,那处的情形被瞬间放大。

    一双苍老的手,拂过雨后的地面,捧起一团泥土,掌上冒出的白色火焰中,那团泥土滚动着,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结实,最后形成一个类似蛋的形态,成为一颗石头。

    周围如云似雾,邵玄看不清他的样子,却认得那颗石头。

    但是,在那颗石头形成之后,白色的火焰渐渐消失,人影也变得模糊,最后归于一片云雾之中。那颗石头闪动着白色的光芒,并不与其他火种一起,而是隐在一片云雾之后,仿佛躲在后面的最神秘的星辰。

    这就是易祥所说的过去。邵玄想看看未来,但身体的疲惫已经很清晰,维持不住这种状态。

    来日方长。

    渐渐从其中脱离,邵玄感觉到意识在慢慢回拢,神经传递着身周的感觉,冰凉的寒意让邵玄想起,他还在这片冰雪大陆之中。

    睁开眼,手中还握着那条编织的金色草绳,四周还是一片白色,但不同的是,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不再是燃烧过后的白灰。

    除了邵玄身边的这一块,四周的雪层已经过膝。

    一声鹰鸣从不远处的冰川上响起,叼着一条鱼的喳喳降落到邵玄面前。

    “等很久了?”邵玄看着眼前的鹰,想到在那个精神意识世界里看到的那段关于鹰山的情形,抬手拍了拍它凑过来的头,朝冰川大陆边缘走过去。

    邵玄知道,每一次进入那个精神意识世界,明明感觉只有很短的时间,但现实世界却过了很久。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因为那些追杀的兽群,喳喳身上虽然没什么大伤,但小伤还是有不少的,可现在,那些伤口已经完全看不见,新的伤口应当是最近捕猎的时候造成的。

    易祥带来的那些傀儡兽的残骸,早就被雪层覆盖,被新生成的冰架冻结。

    原本崩毁的冰架,再次铺满陆地边缘,没以前那么高,但是邵玄相信,随着时间过去,冰架会再次恢复以前的样子。

    现在的冰架没有离海面数百米那么高的地方,但厚厚的冰层足以承受住喳喳在上面行走,重量更轻的邵玄就更不必提。

    “该回去了。”

    周围依然很安静,冰雪仿佛拒绝着一切生命。但是,在退出意识世界时,邵玄看到过一些短暂的画面,他知道,如果那些就是未来,那么,这片冰川大陆,很快会热闹起来。

    回头看了一眼这片白茫茫冰地,邵玄跃上鹰背,“走吧!”

    天空不是刚来时候阴沉沉的样子,阳光透过并不严实的云层照射下来,镀上一层暖光的冰山看上去不再那么冷。

    在邵玄离开后,冰封的雪白世界依旧,昼夜交替。某一天,一直安静的雪地上,一个身影从雪层之下钻出,背黑腹白,带蹼的脚掌踩在雪地上,直立着身体,一晃一晃地走动,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冰雪世界。

    在它之后,接连一些相似的身影从雪层下出来,成群结队,摇晃着朝海边过去,动作笨拙地跳入水中,有些被同伴撞倒在地,直接从雪地上滑入海水。在水中时,它们鳍状的前肢如桨,灵敏地游动,捕猎,似乎很兴奋。

    但没多久,一只只跃入水中的身影就争先恐后往岸上爬,有些动作太急不仅没能爬上去,反而往下跌滑好几次,很是狼狈。

    离岸上不远处,冒出一个略圆的头,黑中带白,垂直升出水面,并慢慢旋转着,眼睛好奇地盯着周围,尤其是爬上岸的那些身影,盯了好几眼,随后又慢慢地降回海中。

    咔咔咔——

    沉闷的冰雪板块破裂的声音响起,一处冰架裂开大缝,裂口越来越大,水面的众多浮冰大幅晃动着,从高处看过去,会发现,下方有一个庞大的黑影正在朝水面靠近。

    嘭嗤——

    强大的气流在海面推起高高的水柱。

    看不见的角落里,还有许多正在苏醒的生命。

    这片人迹罕至,曾经几乎没有生命的冰封之地,终究迎来了热闹的一天。

    另一边,喳喳沿着来时的路线往回飞,不过没有一直朝着沙漠那边,而是在中途转向。

    这里离那片冰寒之地已经很远,入眼的却全是白雪覆盖的高高的山峰,给人冰凉的感觉,风如冷刀飕飕直刮。

    “这边你走过?”邵玄问。

    按照脑中拼接的大致地图,往这边的确能飞往部落,只是,要经过凶兽生活的山林。

    以往都是从部落进入山林,但现在,是直接翻越陌生的山脉。高耸的参差不齐的山峰上,有几只体型庞大的飞动的身影,那是与喳喳一样的山峰巨鹰,除去喳喳这个特例,大多数山峰巨鹰都喜欢这样盖着冰雪的高峰山地,再往前飞,邵玄还看到了高山上的冰原和冰川,与鹰山那里的环境倒有几分相似,就是不知道这条山脉是否与那里相连。这条山脉实在是太长太大,无法看清两侧的尽头到底在哪里。

    融化的雪水同山上冒出的泉水汇合,流经深不可测的峡谷,再同其他方向过来的水流,一起流向一条大河。

    这条河……就是部落前的那条河?

    这里就是河流的源头?

    当年的无边大河又是怎么回事?

    也不对,邵玄当年在渡河的时候就有感觉,看似无边的大河,应当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宽。只是当年实力有限,看不出里面的玄奥。

    世界的秘密还是有很多的,只是需要去发现。就如很久很久以前,火种刚出现的时候,如果没有第一个掌握火种的人,火仍旧是一个令所有生命畏惧的存在。

    沿着这条河流往前飞的途中,邵玄见到过许多从未见到的景象,以前只是从部落出发,进入山林狩猎,范围也有限,最远的也只是去鹰山。可这次,是从大陆板块的另一处,从另一条路线回去,所见所感也与以前不同。

    “当年你就是从回部落那里,绕过沙漠,从这边飞去鹰山的?”邵玄问道。

    当年邵玄去另一块大陆的时候,喳喳留在部落,那段时间,喳喳曾离开部落飞去回部落那里,找了同伴一起前往鹰山。

    “噍——”喳喳应了一声,意思是邵玄猜对了。

    就算从未飞过的路线,山峰巨鹰对于那块信仰之地也有天生的直觉,脑子里似乎有个指针在告诉它们该往哪里飞。所以,不管在世界上的什么地方生活,成长到一定阶段的山峰巨鹰都能找到鹰山的位置,那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植入骨子里的信仰,即便它们从未真正见过自己“先祖”长什么样。

    回去部落的途中,邵玄在山林里狩猎的时候,时常会看着山林里的各种凶兽,想起意识世界中看到的遥远过去的景象。

    那场天火对世界的改变真的很大,人的崛起,也是人自己抓住了这个机遇。否则,就算能熬过炽烧,就算能躲过天火,依旧被挤在食物链的底端。世界总是残酷的,没有强大的实力,只有被猎捕的份。

    飞飞停停,终于见到熟悉的狩猎地时,邵玄的心情也开始轻松起来。

    第一次拿着石刀走进山林的时候,邵玄就意识到,自己真的来到这个世界,回不去了。在炎角的这么多年,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如今真正将炎角当成自己的一份责任,个中滋味,也只有邵玄自己知道,毕竟,在每个炎角人的眼里,邵玄还是那个从伏牛洞走出来的人。

    炎角的地界终于出现在视野中。

    下方,是撒脚丫子一边跑一边兴奋嚷嚷的巡逻队。

    前面,巫和首领早就带着人等在那里。

    炎河交易区内。

    贝觅正带着人看新买的院子,他们来到这里后,贝觅就拍板决定在炎角的这个交易区买个大院子,派一些人长期留在这里收购宝石等另一块大陆稀有的东西。

    正说着,突然听到河对岸炎角部落那边爆发出欢呼声,声音实在太大,就算是喧闹的交易区也能听到。

    号角声在响,交易区内炎角的人跑动匆忙。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

    一脸茫然的新来的远行者们,赶紧向其他人打听。

    而一些熟悉炎角的老人们,只在一开始的诧异之后就淡定了,对于凑过来询问的远行者,他们指了指河对岸的炎角部落那边,“应该是炎角那个不知道跑哪里去的大长老,又回来了。”然后给对方一个“常有的事,不用大惊小怪”的眼神。

    环绕交易区挖的人工河道旁,小翼龙往水中扔下一条鱼,抬头看了河对岸叽叽喳喳的枯叶鸟,展翅飞起。从河道上飞过的时候,同往常一样往水面叫了几声。

    几条已经比人都长的梭形的身影跃出水面,长着大骨鳞的身体在空中旋转着,划过一道弧线,又钻入水中。

    ————————

    (完)

    历史的真相是什么样,没人知道。

    多一点幻想,多一些乐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