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四三章 似曾相识
    水面之下,似乎有什么在游动,队伍开始下降,俯冲,离水面最近的那些飞行兽,张开它们强有力的颌部,将在水面附近活动的鱼吞进口中。

    很快,不需要冲进海水中,水面出现大量的鱼群,许多鱼都跃出水面,鳞片反射着一道道耀眼的银光。

    对于这支队伍而言,这是一场盛宴。

    原本看上去细长的队伍,这一刻平展开,每一只都在兴奋地捕食,体型大些的甚至算得上狼吞虎咽,像是慢一步就不能吃饱般,一口就是好多条鱼。反观队伍尾端的那些,只能几只分食一条,不过它们分食的速度也极快,鱼刚跃起就被分食,最后仅留下一些鱼骨残骸掉落水中。

    不多时,靠近水面的队伍又开始拉高,水面的鱼群跳得更活跃,数量也更多,但是,队伍已经高飞,远离海面。

    哗啦——

    一个梭形的巨大身影跃出海面,旋动的身体将水花甩出,飞洒的水花反射着太阳刺目的光芒,它们身体上的那些一行一行大而硬的骨鳞格外醒目,让邵玄觉得尤为熟悉。

    一条条同样的如鱼龙般的身影跃出海面,又钻进水中,之前那些跃出水面的小鱼大概就是这个鱼群驱赶上来的。

    空中,再次组成一条长龙的队伍继续飞行,水中,身上长着骨鳞的鱼群也沿着同样的路线游去。

    看看队伍末尾的那些小身影,再看看水中游动的鱼群,似曾相识。

    邵玄突然想起部落里曾经见到的一幕,那只小翼龙站在树上有节奏地一声一声叫,没多久,人工开凿的河道里,氐山人送来的那些生活在海中、只有每年的特定时候会溯流博击回到江河之中繁衍的鱼,出现在水面。

    想想当时的情形,再看看眼前的一幕。

    迁徙的飞行兽,洄游的海中鱼,原来,它们早就认识。

    邵玄像是旁观者一样,跟着那些长途迁徙的兽群,看着这个令人生畏又斑斓壮阔的世界。

    一切都似乎以固定的生存规则,缓缓运转。

    千万年如一日。

    直到某天,一道白光划破晴空,砸在大地上。

    爆起的白色火光四处飞散,触碰到的树木、鱼虫、鸟兽,全都燃烧起来。

    曾经不可一世的霸王们,庞大的体型、锋利的爪子,尖锐的牙齿,再也帮不了它们,只能绝望嚎叫着,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白色的火焰,入侵了这个世界。

    邵玄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兽类朝着它们认为最安全的火焰达不到的地方跑去,很多在中途便被白色的火焰阻拦,燃烧在路途。

    本就处于狭缝中生存的人类也无法避免。躲藏进洞穴的人,依旧无法完全摆脱那些白色的火焰。

    那些白色的火焰,仿佛追逐着所有的生命体,要火洗一切。

    也有火焰掉落进海中,一直保持着燃烧的样子,坠入海底深处。但相比起地面,海中坠落的火焰要少得多,所以,江河湖海中生活的兽类,有不少都避免了这场劫难。

    制霸空中的飞行兽们,同样不能幸免,长着脊冠的那些体型庞大的空中霸主们,在最大的那几只的带领下,成群飞向一个方向。队伍中,有些承受不住坠落,化为灰烬,有些带着燃烧的身体继续艰难飞行。

    邵玄看着它们飞到一块陆地,飞进山林,落到一处,小山般的身体,一只叠一只,累堆起来,堆成一座高山,如一个集体墓地。

    依旧似曾相识。

    世界被白色的火焰侵占,随处可见那些白色的火光,曾经的繁荣生机不再。

    而那些以为到达“安全之地”的兽群,躲过了火焰的炽烧,却逃不开另一场劫难。那个没有白色火焰的地方,瞬息冰封,退守的所有生物,来不及逃跑,再无法嚎叫。

    又不知过了多久,世界变了样。白色的火焰没了,似乎消散在空气中。

    一些树木仿佛变异一般,成为了另一副样子,一只只出现的兽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水中爬出来的,地下钻出来的,树林里走出来的,等等那些,不再是曾经的样子。

    山林里,高耸的山脉另一端,不见顶的山上,一个身影冲破冰雪,升入空中。没有了膜翅,厚厚的羽毛覆盖全身,体型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飞行,展翅,嘹亮的鸣叫声破开山脉的寂静,雄健的身影似乎要与天空再搏一次!

    只是,经历过火焰之后飞出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埋葬于那座堆积起来的山中。

    邵玄将眼前的情形,与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对上了。

    这里,是山峰巨鹰的起源之地,是山峰巨鹰的信仰所在。

    死亡与生机,似乎不过转瞬间。遭受这场劫难,再次爬起时,成为另一个样子,重获新生。

    邵玄的视线跨越遥远的距离,停留在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山上。

    前方,是一个山洞,洞口有人为修饰的痕迹。那是人类生活的地方。

    夜幕降临,洞口用来遮挡保护的石头,却并没有被人挪动,洞口没有被堵上。

    黑暗中危机四伏的山林,凶相毕露。

    重获新生的夜行猛兽们,再次将目光放在那些弱小的个体身上,循着气味,来到这个洞口,呈包围之势,将这里围住,并迅速缩小包围圈。更为强壮的个体蹬开其他竞争者,先一步靠近,想要进去捕杀猎物。

    然而,凑近洞口的猛兽,像是突然闻到了什么不好的气息,徘徊着,迟迟不进洞内。

    一点朦胧的白色光芒出现在洞内,随着渐渐朝着洞口靠近,变得清晰,明亮。

    而在这白色光芒靠近洞口的时候,外面的那些夜行兽们却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连连后退,眼中带着深深的忌惮。

    一只布满伤痕的粗糙的手,颤抖着拨开垂落下来的挡住小半边洞口的藤条。

    一个人影走出,身上只随意围着一块破旧的看不清毛色的兽皮,站在洞口,看着外面的猛兽,最后,似乎用尽所有的勇气,从洞内踏出。

    在他的另一只手上,燃烧着一团白色的火焰,而就是这团白色火焰,让本来带着嗜血杀意的夜行兽们,像是见到天敌一般,惊惧地尖声嚎叫,扭头就冲进树林里。

    邵玄就站在洞外,看着那个人影一步步走出。

    从一开始战战兢兢试探着小步挪出,到后面一步一步迈得大了起来,猛兽们惊惧的样子让他迈出的步子更为坚定,当那些猛兽们嚎叫着仓皇逃进树林中时,他缩着的背脊慢慢挺直。捧着火种,一步一步,远离那个黑漆漆的洞穴,走向更宽阔的地方,仿佛朝圣。

    黑夜中的危险畏惧地远离,躲藏在树丛中的冒着绿光的眼睛打量着这个走过来的人。

    火焰给它们带来了变化和新生,可刻在心底的畏惧,它们依旧避之不及。

    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它们发出不甘的吼叫,最终退让,逃离。

    那人专注地看着手上的火焰,眼神带着渴望和兴奋,蓬乱如枯草的头发被风吹起,映着白色的火光的双眼中,强烈的情绪在波动。

    一声呐喊在黑夜下的树林间响起,邵玄能感受到那种升腾的澎湃兴奋的豪情。

    白色的巫纹出现在那双布满伤口和老茧的赤脚下,地面蒸腾起白色的焰气,将靠近的飞蚊烧灭。

    火种!

    真正的原始火种!

    这是第一个将改变世界的火焰的力量掌控的人,也就是丛这一天起,人类不再被挤于狭缝,不再被踩在食物链底端,不再龟缩于黑暗狭小的山洞止步不前!

    朝阳破开夜幕,将光明带回大地。

    站在那里的人,视线从手上的火团移开,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大步迈出,越走越快,最后放开所有顾虑,尽情奔跑起来。

    邵玄的视野中世界在缩小,树林和人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唯一能看到的,是大陆板块上的那一团移动着的白色火焰——第一个火种。

    白色的火焰在移动,而在它移动的过程中,有火团从它身边出现,最开始出现的是一团白橙双色的火焰,在那之后,又有一些其他颜色的火团从它身边出现,有大有小,有些在朝其他方向移动,有些留在原地。这里面,一部分邵玄见过,对得上部落,邵玄找到了属于炎角的火团,双角图腾浮现在火团上方,不止炎角,还有其他部落的,王城六大部族,炎角、回、莽、雨、旱……

    也有些邵玄从未见过,非常陌生。

    作为最原始的火种,那团白色的火种,引燃了许多火团,所以,它不会被其他部落的火种排斥。而那些被引燃的火团,正是各个部落建立的基础和核心——部落的火种,图腾的力量之源!

    火的出现,是毁灭,也是革新,令人又敬又畏。万物从那场天火中涅槃。

    那是一场,火种带来的世界性涅槃。

    毁灭之后,是涅槃而出的、缤纷绚丽的、向上生长的生命。

    人,或许是那场天灾的最大赢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