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四二章 遥远的过去
    就在邵玄疑惑,打算趁胜追击灭掉这个危险时,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在易祥前方,冰架上仅剩的一片还算完好的冰层,脱离大陆,随着海水飘离,不断有冰块从易祥站立的那片冰层上脱离,冰层越来越小,越来越薄,它在迅速裂解,顷刻间,能稳稳承受住一只巨型海兽重量的冰层,变得负载一个身形单薄的人都不能。

    冰层已经缩减至只有易祥脚下的一块,冰块的浮力已经无法继续托住他。

    “那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是意识的世界,它连通着过去……与未来。你,可曾见过?”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易祥就已经开始往下沉,几乎在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完全沉入海水中。

    邵玄在易祥沉入海中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丝一毫火种的力量也无,简直就像完全消失一样。除非钻入海中去寻找,否则,不管易祥是死是活,都找不到人。

    有海兽傀儡,但这些海兽毕竟只是死物,没有自己的意识,视觉嗅觉全部都没有,用来找人是不行的。

    再次感知了一番,仍旧没有发现易祥的踪迹,无处追击。

    逃命的本事倒是惊人。邵玄心道。

    不过,邵玄也感觉到自己的体力透支严重,精神上十分疲惫,脑子里像是有巨兽在蹦踏一样,阵阵发疼。继续追查易祥的踪迹,恐怕会让自身的情况更差,控制数量庞大的傀儡,邵玄没易祥熟练,一个不注意就会受到反噬之苦,邵玄可不想在这里被反噬。

    不再耗费力量去控制那些巨兽,邵玄打算歇息一下,然而,他很快就发现,那些他不再去控制的巨兽们,出现状况了。

    被控制的那些巨兽身上,从骨头里,往外燃烧起白色的火焰,坚韧的冰晶难以刺穿的兽皮、兽肉,刀斧难以砍断的骨头等等一切,全部在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山一般的巨兽,就在邵玄眼前,在白色的火焰之中烧成灰。

    从各处过来的,原本黑压压的一片兽群,全部被烧成白灰,只剩下易祥奴役过的那些兽尸还在地上躺着,并无变化。

    到底怎么一回事,邵玄暂时想不明白,唯一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奴役过的那些兽尸,全部自燃,在白色火焰中燃烧成白灰。

    经过兽群拼斗的地面早已经没了雪层,只有一些零星的冰分部在各处,地面大块大块露出原本的土色,但现在,兽群燃烧之后,地面再次覆上一层白色。

    邵玄原本踩着的那只巨兽,同样化为白灰,连最坚硬的牙齿和爪子也难逃此难。

    放眼望去,全是白。

    看到什么,邵玄一步步过去,踩着这层燃烧过后的白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起来与雪竟有几分相似,只是没有那般寒冷。

    走到一处,邵玄看着那处地面的凸起,抬手拂去上面覆盖的一层白灰。

    这是一块冰,应当是在冰山崩塌时分裂下来的一块,幸运的是,这块并没有被巨兽踩踏,又因为周围寒冷的温度,没有融化,得以保留下来。

    吸引邵玄注意里的,是这块冰里的东西。

    一团草。

    一团不知道被冰封在这里多久的草。

    草团西瓜大小,通体金黄,杂乱地团在一起,邵玄甚至能透过冰,看到草绳上细小的毫无秩序伸出的纤维。

    还能在这团草上找到一些断口,断口并不齐,不是锋利的刀刃所削断,更像是被咬断的。

    邵玄将手贴在冰上,冰块渐渐融化,露出里面冰封着的草团。

    若是寻常草团,恐怕早就毁损了,但这团草,却依旧保持着被冰封时的样子,邵玄拿起草团时,手指传来奇异的触感,稍稍用力也未能拉断。

    邵玄从未见过这样的草,或许它还存在于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又或许,早已灭绝。

    这团草中,由数根草组成,团得稍紧,邵玄费了些工夫才将它解开,然后又将这几根草,编成一条草绳。

    当邵玄看到这根草绳时候,脑子里不断回荡的,却是易祥在消失前所说的话。

    并不仅仅是精神意识的世界,还连通了过去和未来?

    过去在哪里?未来又是怎样?

    虽不明白易祥在消失前说的这句话究竟意图为何,但邵玄还是不自觉地去想。他总觉得,若是真能看到过去和未来,自己应该能发现什么。

    头一低,看到手上已经编完的草绳,无声笑了笑,直接坐在地上,打起绳结来。

    周围的一切似乎在渐渐远去,身周不再是白色,而是被黑暗取代,完全的黑暗之后,邵玄又看到了许多闪亮的光点,如夜空的群星。这是属于精神意识的世界。

    那些光点是什么,邵玄不知道,他就看着那些星辰般的光点在周围环绕,如一条星河。

    那些闪烁的运动着的光点中,似乎还包含着浩瀚的意境,玄妙超然。

    黑暗被光芒取代,光点变得模糊,身周也逐渐从混沌变得清晰。

    不是那个只能看到火光和黑暗的世界,邵玄眼前看到的,是一个有色彩的世界。

    周围是一些金色的草,与邵玄之前从冰里发现的那团草一样,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些草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已经被团成形。

    再看看两边,与邵玄差不多高的蛋静静躺在草上,不远的地方,是一面围绕在周围的草墙。

    这里是……巢?

    下一刻,邵玄就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周围的蛋就不说了,前方,一只只体型巨大的形态如鸟的猛兽正在追逐啄咬着,不像是在拼斗,更像是在玩耍,它们与寻常的鸟不同,样子与部落里的那只恐鹤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它们没有翅膀,而且身上没有羽毛。

    思量间,邵玄发现自己的视野在变化,仿佛腾空而起,渐渐远离地面,这也让邵玄的视野更宽阔。

    这是一片树林,遍地参天古树的森林。

    突然,那些怪异的没有羽毛的猛兽全都仓皇逃跑,地面在颤动,树枝都跟着发抖。

    一只体型更为庞大的长相凶恶的巨兽,踏进这片地方,流着血液的大口中,紧咬着一只还在挣扎的体型不到它三分之一的兽类。

    邵玄认得出来这是什么,姑且不谈记忆中的那些只生活在史前的凶悍巨兽,就刚才邵玄还见过一只,还是他将那些史前霸主们从冰里弄出来的。虽然与眼前这个不是同一只,但是,是同类。

    视线再拔高,更远处,还有其他形态的本应该消失的巨兽,背上长着巨大骨板的、头上带着骨质盔甲的、尾巴如流星锤的,脖子如蛇一般长的……等等那些,一只一只呈现在邵玄眼前。

    邵玄还看到了一些隐藏在树林里草丛间谨慎逃窜的身影,虽然看不清,但邵玄能确定,那应该是人类,只是,在这样一个时代,人类只是生活在食物链底端的被捕食者,看他们面对一只不算大的猛兽时仓皇逃窜的样子就知道此时他们的艰难生活境况。若是炎角人,早就反手将追捕的猛兽猎杀。

    邵玄有些明白了。这应该是过去,很久远的过去,那个火种尚未出现的时代。

    即便无法真正触碰,邵玄也能从眼前所见的画面中,感受到那些温暖湿润的气候。缠绕的巨大藤蔓在树林间攀爬,粗壮的树干上布满了潮湿的青苔,一些不知名的邵玄从未见过的昆虫飞来飞去,还有些体型巨大的蚊子,与当年邵玄曾经当飞机乘坐的巨型蜻蜓差不多。

    穿过茂密的树林,越过高山,便见到了一群体型巨大的鸟。不,那不是鸟!

    飞起时展开的庞大翼膜,异于寻常鸟类的形态,与邵玄从冰里见到的那只一样!只是,这些巨兽们并没有长长的尾巴,属于短尾类。

    体型最大的那几只,与邵玄在鹰山那里见到的最大的巨鹰,近乎相当!

    高空中,一个长着脊冠身影飞过,朝下方叫了一声。陆地上,一些爬行着捕猎或者进食的同类,放弃追捕的猎物,或者叼着已经猎杀的猎物,展开巨大的双翼,流线型的身体离开陆地,飞往空中,跟着最前面的身影,朝远处飞去。

    飞起的身影越来越多,有些是从山上飞起,有些从树林里,还有些是从海面,最后都聚到空中,遮天蔽日。在它们身后稍远的地方,一些体型更小的形态与之有异的飞行兽群,也跟着飞起。

    这不是一个种属的飞行,而是许许多多种属群体一起的飞行!

    如一条不见头尾的长龙,体型大的在前面,越小的坠在队伍尾端,有些飞快了会被前面的群体驱逐、追杀。

    在这支队伍末尾,邵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些吊在队伍末端的身影,与他从冰里捡到复活的那只翼龙,一模一样!

    这支串联着多个种属的飞行队伍,离开陆地,飞向无边的海洋。

    不知飞了多远,陆地消失,四面全是蓝色的海洋,前方的队伍却降低了飞行高度,与海面维持着一个不高不低的距离,那些长着脊冠的飞行巨兽们展翅滑翔,耸动有些僵硬的长脖子,发出怪异的叫声,一开始只是领头的那几只在叫,很快,前方的飞行兽群都跟着叫起来,没多久,这支长长的队伍,全部都跟着叫。发音各有不同,混在一起根本听不出什么,但若是仔细分辨,会发现它们都带着同样的节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