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四一章 你祖宗依旧是你祖宗
    邵玄站立在破冰而出的巨兽头上,身边呼啸的风带着不断发散的白色气焰,身后,高耸的冰雪山脉崩塌,一只只大小形态各异,本不应该生存于如今这个时代的巨兽们,站在那里。

    它们的双眼暗淡无光,曾经的犀利也一点不剩,但仅凭那庞大冰冷的自带杀气的体态,已显示了它们曾经的凶悍。

    翅膀扇动的呼呼声,由远及近,从这片冰雪世界的深处飞来。

    喳喳缩着头,安静如木鸡,它好奇地看着那些长着翅膀飞起的大家伙们,对于那些,它有种古怪的敬畏感。

    它不认识那些巨兽,未曾见过,也从未从其他同类、人类那里听说。真要比的话,与此时空中的这些巨兽样子相似的,只有部落里那只小小的、被邵玄从海面的冰里融出来的,那只似鸟非鸟的家伙。

    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朝这边靠近,四周所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奇异的力量,在这一刻,仿佛穿越了千万年的战场,彻底爆发出来。

    前方冲过来的那些傀儡兽,即便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但仍旧保留着它们作为当今海洋食物链中顶级捕食者的强悍。

    这个仿佛跨越亿万年的战场上,一方是新时期的海洋霸主,另一方,则是遥远时期的古老强者,在这一刻,终于碰撞在一起。

    翻起的带着冰层的坚硬土块,眨眼间被踩得粉碎,体型庞大的巨兽们,战场在哪里,哪里便没有一块完整的地面。

    轰隆隆!

    宽阔的冰封大陆上,到处都是塌陷的龟裂的地面,无数冰块碎石飞起,大大小小的裂缝要将这片陆地分割,大地在沉沦。放在任何一处都是有如末日的情形。

    地面在颤抖,不知何时兴起的狂风更猛烈了。若是有普通人靠近这片战场,定会被震得吐血,不死也会被震晕,兽尾摆动、兽爪挥舞带动的强劲气流,能将人硬生生撕碎!

    带着尖锐棱角的碎冰,如把把利刀,被狂风卷带着冲进战场。能给人带来威胁的锋利冰晶,却在撞到那些巨兽身上时,干脆地碎裂,就算能扎入兽身,也无法再深入。

    虽然已经死亡,虽然很多都没有坚硬的铠甲,但那些巨兽身上僵硬结实的肌肉,以及利剑也难以砍断的骨头,都能轻易阻挡这些冰晶的冲袭。

    别说这些巨兽只是无知觉的傀儡,就算它们仍旧活着,也不会去在意那些不痛不痒的冰晶。

    一只体型粗壮的食肉猛兽,细小的前肢被咬断,却丝毫不作停顿,没有任何忌惮和犹豫,面对嘴里还咬着自己断臂的相似体型的巨兽,冲去就是一口,强有力的颌部让尖锐且坚硬的牙齿死死钉进冰晶也难以刺入的肉里,连骨头带肉钉住,撕咬,摆动,硬生生咬断了对方的脖子。

    没有喷涌的血液,只有那些带着腐烂臭味的残骸。

    一只体型稍小的猛兽被咬住拖拽,甩出,身体飞向远处,砸在地上发出嘭的声响,若是在安静的环境下,犹如闷雷,但在这片战场,却掀不起一点声浪。

    开裂的厚厚的冰层发出爆碎的轰鸣,这些来自天空、陆地、海洋的巨兽,不管是亿万年前的,还是如今这个时代的,都如杀场爬出的凶魔,似要毁天灭地。

    死亡的身体没有血液,撕咬对抗中皮肉骨头的崩裂,地上到处都是断肢残骸。

    大地时不时会因为这些巨兽们强悍的碰撞而发出爆炸般的动静,作为傀儡,被控制之下,它们的攻击力量可能只发挥十之一二,但就算这样,也给这片冰封之地造成了毁灭般的冲击。宽广的冰架,以及这片冰雪覆盖的陆地,都成为了凄冽的战场,大地还在不断颤抖,那不只是火种力量带来的颤抖,还有那些数量庞大的巨兽们强大的战斗力在对抗。

    冰块与石土在冰封之下冻得结实,在兽掌践踏之下,被踩成碎屑。

    宽广的冰架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不断地分裂,缩小,碎冰和一座座冰山从冰架上崩离,随着海浪飘远,浮在海上的冰山,被从冰地那边刮来的气流吹得上下颠倒。

    大陆边上那一条绵延数公里的冰山带,已经分崩离析。

    邵玄身上,图腾纹中不断爆出白色的焰气,仿佛要将身上的皮肉都撕裂。也是这些白色气焰,将周围肆虐的冰寒气流挡住。

    紧盯着这片战场,邵玄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即便奴役这些被冰封的巨兽使用的是始祖巫的力量,但控制数量庞大的兽群,精神和体力上都消耗巨大。好在,局势在朝邵玄希望见到的方向倾斜。

    不断有巨兽从海中爬上陆地,也不断有巨兽从冰地深处走来。有被邵玄奴役的,也有被易祥控制的。虽然易祥从海上,从其他地方,带来了许多傀儡兽,但同冰雪之地这边的兽群相比,却还是差了。

    一开始还能渐渐占据些优势,但随着不断从冰雪之地各处赶来的巨兽的加入,战况开始扭转。

    比拼身体强度,如今的这些海洋霸主们未必输给那些远古巨兽,但奈何这里数量实在太多,体型还大,偏偏邵玄来这里之后就一巴掌将体内所有的始祖巫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如今这边冰雪之地上,一个极大的巫印正燃烧着,仿佛要将整块陆地都烧尽。

    白色的火焰看似没有温度,也没有烧融那些冻结的冰块和石土,但却在不断“唤醒”一些沉睡的远古巨兽,仿佛有一个生命源泉注入这个人迹罕至之地。

    易祥倒是想将这里适合作傀儡的巨兽奴役一些,可燃烧在这片冰雪之地的白色火焰,让他自身火种的力量,无法更进一步!

    这是易祥意识无法控制的,属于火种的退让!

    虽不至于同其他火种那样,在面对始祖巫力量的时候胆怯和完全的回避,但退就是退了!

    在此之前易祥也一直觉得自己的火种相比易家火种,要更加强大,是在易家火种之上的进化提升,这也是为什么在易祥的火种火焰上,白色比易家其他人要更多的原因。

    在此之前,易祥也一直想着,自己的火种力量,与始祖巫相比,如何?只是,始祖巫的力量很久没出现在世间,先祖手记上关于始祖巫的记载,也是大片的空白和断层,他曾不惜耗费生命卜筮,却只预测到一个模糊的结果,也这个模糊的卜筮结果,让易祥想方设法延长自己的寿命。

    等了一千年!

    易家先祖手记中曾记载,很早以前,各个部落火种的出现,并非易家先祖自己创造,而是始祖巫给点燃!

    易家先祖说自己是离始祖巫最近的人,意思其实是说,始祖巫第一个点燃的火种,就是易家,即曾经的易部落的火种。所以,很多时候,除了易家自己的先祖之外,易家人也将始祖巫当成自己另一个先祖。

    易祥对始祖巫力量的追寻从未停止,只是,不同于易家的其他人对始祖巫力量的敬畏,他在追寻的过程中,更像……挑衅?

    是了,是挑衅!

    当年易家几个老家伙察觉到易祥的心思之后曾狠狠斥责过他。

    在很多人看来,因为炎角的邵玄是他易祥最大的威胁,然而,易祥最主要的目的,并非一定要邵玄死,他只是想看看,始祖巫的力量到底如何,自己如今的力量,能否超越?毕竟,易祥自认为自己是易家千年来,甚至万年以来,最强大的人,对易家下手就是一个证明自身实力的手段。

    然而,事实证明,你大爷依旧是你大爷,你祖宗依然是你祖宗。

    即便,邵玄并非始祖巫,仅仅只是得到了一部分始祖巫的力量而已。但就是这点力量,却总是能高他一筹。

    上一次在意识世界是,这一次,同样也是,用的也是相似的手段。

    易祥闭上眼,这个局面是他始料未及的,卜也卜不出来。这也是易祥第一次清楚意识到自己与始祖巫力量的差距。

    “不够,还是不够。”易祥如砂砾打磨的声音低低说道。声音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像是不甘心,又像是认命,让人听不明白。

    不知是因为控制傀儡兽群而体力不支,还是因为场上局面颠倒所带来的压迫,又或者是情绪的剧烈波动,易祥身体微微颤抖,握着木串的手指,缓缓拨动木串上刻着各种纹路的木饰,随后骤然收紧,拇指按在一个圆形木饰上。

    被兜帽的阴影笼罩的凹陷的双眼猛然睁开,红光闪动,像是能滴出血来,让人望之生寒。

    而就在这个瞬间,被易祥奴役的傀儡兽仿佛被掐断电源的机器,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一些原本呈攻击姿态的直接倒趴在地,刚爬上陆地的傀儡兽,从冰层上滑入海水中。

    邵玄看向前方,没有了巨兽们的遮挡,他又站在一只高大的巨兽头上,自然能够看到易祥的身影。

    放弃了?认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