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四零章 破冰
    这片冰雪之地,在边沿处的时候,他们还能看到一些活动的鸟类,以及一些耐寒的野兽等,还有零星分布的绿色。但随着往里深入,难得再见到活物。往常出来寻宝,他们要注意的不是猛兽,而是许多被雪层覆盖的险地。

    周围一片死寂,在他们放轻脚步之后,越发显得寂寥。

    但是,没有声音,没有感知到除他们之外任何活物的存在,却有种令他们毛骨悚然的力量在快速靠近,无法分辨具体方位,只能大致感知到,那股力量来自于这片冰雪之地更深处。

    即便是最迟钝的战士,也不禁打了个哆嗦,“是……是什么?!”

    脚下突然传来震感,一息时间内变得更为剧烈。

    周围并没有很高的山,不需要防备雪崩,视野还算开阔。没有其他异常,除了不断加剧的震感。

    从一开始隐约的震动,到身体都摇晃站立不稳,不过数息时间而已,压根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反应时间。逃?又能逃到哪去?

    突然,他们听到一些咔嚓的声音,从脚下传来。

    “地裂了!快跑!”领队的人再不犹豫,大喊着让大家往远离这片雪地的地方撤离。

    他们在这里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即便在天地灾变的时候,这片地方也没有出现过大片地面崩裂的情况,他们部落在一座岛上,附近还有一些岛屿,隔着海峡能看到对面贵族奴隶主们城邑所在的陆地。

    当年的天地灾变时,地面的震感虽然强烈,但不至于开裂,要面对的威胁只有海啸。那时候还有一支队伍外出寻宝,最后大多也安然归来了,所以他们才知道,这片埋藏着宝石的地方,在天地灾变时并未出现人们闻之色变的地裂。

    在天地灾变中完好,还拥有宝石,他们一直觉得这片地方就是宝地,但现在,他们慌了。

    沉闷的咔咔声中带着轰隆的震响,快得他们无所适从。

    轰!

    远处一声巨响,带着说不出的威严,似乎从天而降的一声响雷。

    不知冰封多少年的地面,硬生生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即便是他们见过的最大的凶兽,也能轻易被这条裂缝吞下。

    这条裂缝不仅在朝周围延伸,也在迅速扩大中。

    地面龟裂,无人踏及的,被雪覆盖、远远看着还有些丝绸质感的雪地,也随之纷纷裂开,雪层被震散,露出下方冻得坚硬的土地。

    一阵猛烈的风,卷起地上的雪,从远处肆虐而来。

    看着大块大块龟裂的土地,队伍中的人此时心中只余恐惧。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做?

    他们不知道!

    连跑都跑不掉!

    后方走过的路也出现大片龟裂,不知哪里才是安全的,困境之下,只凭天性,躲藏在那些比他们房屋大不了多少的石头后,看着狂风卷带着雪片和冰块碎石,掠过石头,吹至远方。

    耳边轰隆声不断,地面的剧烈震感让他们浑身的骨头都要被震散,耳边已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只能在风雪中看到同伴一张一合的嘴,还有一张张极度惊惧之下苍白的脸。

    身上厚厚的皮甲,手上沉重的武器,无法带给他们一丝安慰,一些人甚至绝望地抱着头躲在石头后,也不管石头会不会随着地裂被掀翻。

    天空的乌云似乎更为沉重,地面早已不复刚才的平静。

    狂风呼啸,卷起的雪越来越多,似乎要将地上覆盖的厚厚的雪层掀尽。强劲的风雪让人眼睛都无法睁开,十步之外已看不清人影,更别说看到同伴的脸了。

    风起云涌,震动与地裂声似乎要炸裂苍穹,每一声都让队伍中的人如遭重锤砸击。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与之相随的是地面猛烈的震动,这一次几乎就发生在队伍不远的地方,崩起的无数冰石碎块撞击在那些大石头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密集声。

    一条裂痕在不远处出现,朝四周裂开,还有许多裂痕从他们身侧经过,风中似乎掺杂着一股令人胆寒的陌生气息,让他们身上的鸡皮疙瘩一粒粒冒起。

    砰!

    大块大块的冻得结实的土被掀飞,他们能看到风雪中一个个飞起的土块的影子,从他们头上方越过,不知会落到何处。

    有什么在靠近,他们却说不出来这种诡异的颤栗感,直到嘭一声震响,他们被震得双脚离地,双腿发麻。当再次落到地面时,他们看到,一只巨大的脚掌踩在他们面前,龟裂的凹凸不平的地面被踩得往下深陷。

    风依然带着雪片飞卷,视野一片模糊,但因为离得太近,目标又大,让他们看到了眼前的究竟是什么。尤其是离得最近的那几人,那只巨大的脚掌几乎就踩在他们旁边,相隔不过两步远。

    那是属于猛兽的脚掌,覆盖的皮,带着鳞甲般的质感,其上有一些不规则的裂纹。一些尖尖的硕大的脚趾往下微微弯曲钩住地面,若是将那脚趾掏个孔,能轻松躺进去人。

    视线再往上,能看到强有力的兽腿大致的形状,还有后面拖着甩动的能抽飞巨石的大尾巴。再往上,因为风雪的原因,就看不真切了,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仿佛置身云端的巨兽的影子。

    领队面色骇然,差点吓尿,队伍的其他人紧闭着嘴,生怕发出一丁点声响,害怕出声之后这个庞大的怪物会注意到他们。牙齿不受控制地咯嘣咯嘣打着颤,在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他们中最沉重稳重的寻宝人也无法冷静,兴不起一点反抗的想法。相比之下,他们脆弱得像幼崽。

    地面龟裂,远处的高山崩裂,石头滚落土块崩散的动静只能充当背景,在这其中,一些有节奏的踩踏声响逐渐成为主旋律。

    嘭嘭嘭嘭!

    在这之前,队伍里的人不知道那些声音是什么,但现在看到眼前的情形之后,他们明白了,那是从地下爬出来,从山里爬出来的,这些体型庞大的怪物们走动的声音!

    踩在他们面前的那只大脚掌终于抬起,离得近的那几个人,脚软得都不知道避开,只愣愣盯着那只巨大的兽脚。

    兽脚从他们上方经过,带起的石屑土块和冰渣往下掉落,砸在他们头上、身上,他们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视线依旧不挪,继续追着那只兽脚,直到那只兽脚越过他们再次落地,一步一步,朝着这片冰封之地深处行去。

    有节奏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其他声音也渐渐远去,轰隆隆的声响如万兽齐奔,振聋发聩,脚下的地面不断震动,没有之前那么剧烈,却依旧震得人骨头发疼。

    他们,似乎听到了水声,但是没敢伸头看。

    又不知过了多久,风慢慢停了,水声也不再响起,地面的震动减缓,笼罩在上方,遮挡视线的风雪,也消失了。

    天空仍旧布满了阴云,压得人心中发堵。

    许久,当一切平息,连雪片飘落的细微声音都不见,缓过神的一队人,才巍颤颤从石头后伸出头,看向巨兽远去的方向。

    他们用来遮挡风雪的石头,早已经在之前的地裂中翻滚过好几圈,地面上不再是一片白色,石土遍地,地面板块翻起,到处都是碎渣,仿佛刚开垦过的农地。地势都好像降低过许多,远处的高山也消失了,只余一些零碎的凸起。

    然而,相比起地面的改变,所有的人都被更远处的情形所震撼,面部表情僵硬,目光呆滞。他们知道,经历过刚才的天崩地陷般的震动之后,定然会有巨大的变化,却还是无法相信眼前所见。

    队伍中有人似是不相信一般,爬上石头,站在上面瞪圆双目,直直望向远处。

    他们此时站立的地方,地势要稍稍高一些,在这里,他们能看到,视野的尽头,原本应该是山峰和陆地,可现在,山峰崩塌,常年冰雪的陆地,有了边界!

    边界的那一头,是一片水浪!

    “海……是海水!”

    “怎么……怎么可能?!”

    虽然不知道这边冰雪世界到底有多大,但他们寻宝的时候,可是去过更远的地方,视野尽头的那些地方,他们都曾走过,即便闭着眼睛,他们也能说出那边有几座山,哪条路线比较安全,可现在,一切都变了!

    之前如万兽齐奔的汹涌的水声,不是错觉!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做梦吗?

    剧烈的地颤,崩陷的地面,狂卷的风雪,还有……巨大的兽掌!

    那一幕幕回想起来,令他们意识都在恍惚。

    真?假?

    他们熟悉的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与之相似的,还有更多的地方。

    一只只不知被冰封多久的远古巨兽,曾经人类崛起之前,这个世界的霸主们,一一出现。

    即便,它们的生命早已在久远的时代终结,即便,它们意识全无,但它们的躯体被封冻在这片冰雪之地,甚至有些封存完好!

    奴役秘技之中的傀儡术,这是邵玄从沙漠的那些傀儡身上学到的,只是,邵玄也没想到,白色火焰的力量,竟如此之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