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三九章 消失的霸主
    心脏跳动的砰砰声仿佛被无限放大,血液如开闸的洪水哗啦啦汹涌流淌,粗大的青筋绷起,跳动着。

    脑海中,高高卷腾的图腾火焰,不再那么显眼,笼罩在其周围的白色光罩前所未有的明亮,不断有白色的力量从上面释放,疯狂涌向身体各处。

    图腾纹之下,隐隐流动的赤红渐渐被白色取代。还是炎角的图腾纹,然而,却不再是炎角人所熟悉的颜色。

    呼——

    一团白色火焰出现在邵玄手中,随着转身,手臂用力朝下的甩动,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拍在覆盖着厚厚冰层的地面。

    嘭!

    一声闷响,仿佛平地响起的轰雷,在这片冰天雪地的世界,逐渐传向远方。世界都似乎因为这一声轰响,出现片刻的寂静。

    白色的火焰在冰面上燃烧起来,范围瞬间扩大,见过数次的巫印仿佛在冰面上烧刻出来的纹路,朝四方延伸,深入地下,穿过高耸的绵延的冰雪山脉,延伸到视线所无法触及的远方。

    在这个短暂的瞬间几乎释放完身体所能支配、以及不能支配的力量,精神上的疲惫也在这一刻同时侵袭,体内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灼热燃烧,所有的疲惫也被剧烈的疼痛所取代。

    然而,邵玄此时并没有去在意那些,他现在感觉很奇怪,明明站在这片冰地上,面对逼近的庞大的兽群,背靠高耸的不见两端尽头的山脉,体型上,他渺小如蝼蚁,但邵玄却感觉自己仿佛立于世界之巅。

    心境,气势。

    是那些白色火焰所带来的感觉。

    抬头,邵玄看向朝着自己这边冲过来的黑压压的兽群,这一刻,一切在邵玄眼中,全部被放慢,耳边原本越来越近的兽爪踩踏在冰架上面的动静,也渐渐消退。

    没有忧虑,没有胆怯,平静的面孔之下,闪过邵玄自己都未注意到的期待。

    他能感觉到那些白色火焰的力量在渗透进这片冰雪之地中,脚下,身后的山脉,还有更远的地方,覆盖越来越广。

    这片冰雪世界之中,似乎有一股极为庞大的冷肃的杀气在苏醒、酝酿。

    邵玄看向易祥所在的方位,体型巨大的傀儡兽群将易祥遮挡得严严实实,身体强度不占优势的易家人,总是懂得如何将自身更好地保护起来。不过看不见也没关系,他知道易祥能够听到。

    “我一直疑惑,在人类崛起之前,世界的霸主是谁,那些曾经的霸主们是否还存在,在哪里。”

    邵玄平静的话语声并不大,易祥却同样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也泛起一丝疑惑,下一刻,易祥转动木串的手顿住,手指捏在木串上的力道骤然加大。

    不在意易祥此刻究竟是何反应,邵玄收回视线,垂头看向脚下,抬起前脚掌,“啪”地踩了下去。

    咔咔咔——

    一条裂缝,出现在邵玄脚下。

    仿佛一条导火索,裂缝从邵玄脚下开始,往周围延伸,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坚冰的破裂声也越发明显,声音变得密集起来。

    邵玄背后,高耸的冰山上,裂缝同样蔓延至上方,并沿着这条冰雪山脉继续朝两侧延伸。

    前方,傀儡兽群的靠近,让冰架上的裂缝出现得更快,冰面的震动传递至脚下,不知冰冻了多少年的宽广冰架都似乎要被这庞大的兽群踩踏得崩裂。

    轰隆!

    一股庞大的气流骤然冲破冰层,令人心神震荡。巨大的冰霜团冲天而起,即便是相隔千米,还有兽群遮挡,易祥也能看到那突然暴起的似乎要冲入云端的冰霜,能感受到那其中隐藏着的可怕力量。

    邵玄前面不远处,在兽群即将到达的地方,同样也是这片冰雪陆地真正的边界处,冰层瞬间崩裂!

    剧烈的震感让邵玄身体随之摇晃,但邵玄并未理会开始崩裂的冰面,双目似有灼热的光芒闪烁,定定看着暴起巨大冰霜团的地方。

    这就是他面对易祥步步紧逼的追杀,做出的强硬回击!

    这是他倾尽全力的一击,体内所有力量汇聚,升华的一击,炎角火种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身体,支撑着他将体内那些奇怪的白色火焰的力量全力使出,而那些白色火焰的力量,已经深深渗透到这片人迹罕至的冰雪之地。

    这已经不是普通刀剑所能比拼的战场,而是火种力量的碰撞!

    燃烧在冰天雪地之中的白色火焰,尽情绽放着古老的荣耀,和不屈的意志。

    轰隆!

    又是一声巨大的破冰声,好似要将空间都撕裂,从冰面之下高高喷出的冰霜,如无数星辰冲天而起,让前方的兽群都显得模糊。

    一只覆盖着块块坚韧皮甲的巨大兽爪,冲开坚硬的厚厚的冰层,青灰色的带着模糊不清斑纹的身体,随着兽爪的扒动渐渐显露。

    嘭!

    嘭!嘭!

    冰面上,接二连三地出现相似的情形,一只只体型并不输于那些海兽的,世人在山林、海洋、沙漠等等地方都从未见过的猛兽,接连破冰而出!

    邵玄脚下的冰面破裂,隆起,板块状的骨头仿佛一面面坚固的城墙,从地下伸出,拱起的背部挤开破裂的冰石板块,冰封不知多久的巨兽,完整地露了出来。

    邵玄后方,高耸的冰雪山脉发出轰隆的震响,同样开始崩裂。

    邵玄一步一步往前,沿着兽背往上,直至站立在兽头上方,

    这里,是它们的埋骨之地,今日,邵玄让他们再次出现,不知被埋藏了多少年的躯体,再次重见天日!

    即便,它们早已没有生息。

    ——

    远离王城的某处,被人们视为大陆尽头的地方,一支队伍正顶着寒风,踏在齐腰深的雪地上行走。

    今天没有下雪,后面几天就算不会放晴,也应当不会出现暴风雪,他们正好趁这个时间去寻找宝石。

    是的,虽然在这片大陆上,因为核种的原因,绝大多数地方都没有宝石,但在这个从并未出现核种的冰雪之地,却时不时有一些敢于冒险的远行队伍发现宝石。

    在两块大陆靠近之前,奴隶主贵族们使用的宝石,也大多数都是从这里开采。

    这支队伍是这里的常客,相比起其他为了宝石远行至此的队伍,他们更拥有地理优势——他们属于离这里很近的一个部落,虽然他们所居住的土地并不那么肥沃,气候也不怎么好,并不适合种植谷物,能种的作物很少,产量也不高。所以,他们部落种地的人少,更多的人去饲养兽类,比如长着厚厚皮毛的羊等。

    能够在这种一年到头以寒冷天气居多的地方生活的兽类,大多也都是长着厚厚皮毛的能御寒的种类。

    不过,若是仅仅只依靠饲养,他们部落的日子也并不会好过,然而,事实恰好相反,他们部落很富有,原因就是那些罕见的宝石。

    每年他们都会有几次深入冰雪之地寻找宝石的时候。这个部落的人也属于体格彪悍的那一类,战斗力也算强,否则就算挖到宝石,也未必有能力留在手里。

    这一次也是,一连下了好多天的雪,终于停了,他们看准了时间,组织起队伍,前往这片大陆上很多人都未必知道的冰雪世界,开始如往常一样的寻宝之路。

    他们寻宝的技艺是从先祖手上继承到的,但是,即便是最久远的先祖手记,也从未真正了解过这片冰雪世界,他们只知道,这片冰雪世界很大,不知尽头在哪,极其寒冷,天气不好的时候,就算是部落里最厉害的战士,若是没能及时进入他们开凿的用来避寒的山洞,一旦陷入风雪之中,也无法安然出来。

    这是一片危险与机遇并存的世界,也是他们部落得以生存的宝地。

    只可惜,天地灾变之后,两块大陆离得近了,越来越多的宝石流入这边,这就让他们艰难寻找到的宝石开始贬值。

    队伍中的人从出发开始就一直骂骂咧咧。

    “听说炎角人与王城签订契约,带来了不少宝石,咱们手里的宝石价钱是不是又要跌了?”有人埋怨。

    另一人闻言,哼了一声,朝旁边雪地里吐了口唾沫,“该死的炎角人!要让我见到他们……”

    “见到你要怎样?”走在后面的人打趣,“听闻炎角人一个个长的凶兽样。”

    “凶兽样又如何,我……”

    “你怎么?”后面的人没等到对方未说完的话,便问道。可抬头却发现,走在前面的人已不复刚才说笑的样子,面色凝重,双眼谨慎地注意着周围,踩在雪地上的每一脚不那么随意,带着三分思量,落地之后还有短暂的停顿。陌生人毕竟不了解他们,但作为同一个部族的同伴,彼此间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的意思。

    队伍中瞬间安静下来,领队的人也不需要多言,沉默地走在队伍最前端,只是速度放缓很多,下脚也更轻,露在外面的皮肤,每一根汗毛都如探针般根根竖起,感知着周围的异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