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战记 > 正文 第八三八章 冰封之地
    已经经过了两块大陆相隔最近的地方,再往前,两边大陆的海岸则开始远离,海域更广。也是一片邵玄从未踏足的地方。

    夜以继日,未曾停歇的飞行,喳喳虽然累,却依然能继续飞。许多山峰巨鹰在前往鹰山的时候,都要经过漫长的不间歇的飞行,这也不是喳喳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长途飞行了。

    不过,邵玄已经感觉到喳喳的体力消耗严重,如果前方依然是浩瀚无边的海洋,喳喳还能坚持多久?生机又在哪里?

    迎面吹来的风越来越冷,湛蓝的海面上,逐渐出现了一些白色的点,那些不是海中的生物,而是一些飘动的冰山。

    再往前飞,海面上白色的冰山越来越多,一开始只能见到一些小型的冰山随着海浪起起伏伏,到后来,大型如山岳的冰山浮在海面上,时不时能看到一些远行的海鸟或者生活在这一带的海兽在冰山上歇息。

    邵玄让喳喳在一座冰山上稍作歇息,匆忙吃了一些猎捕到的海兽之后,继续飞行。

    后面的海兽群依旧在不知疲倦地追,已经在他们歇息的时间里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邵玄脑海中的图腾火焰的焰身,朝着他们一直飞行的方向摆动。

    还在前方?

    视野中,越来越多的白色出现,湛蓝的海水仿佛被白色终结。

    冰山?

    不,那是一片冰雪覆盖的冰地!

    风中的水汽都带着冰凉刺骨的寒意,然而,这样的天气,却让原本疲劳的喳喳和邵玄都为之一振。

    寒冷,山峰巨鹰是不怕的,每一次的鹰山之行,都必须要经过山顶上的冰原,论寒冷,鹰山并不输给这里,但是,这里实在是太大了,放眼望去,竟无法看到尽头!

    高达千米的冰山让人不寒而栗,海水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冰层往海面延伸了很远,宽广的冰架仿佛一片扩展的陆地,即便是庞大的兽群也能在上面安心行走。

    千奇百怪或蓝或白的冰山,山崖般厚厚的冰架,还有前方一片白色的冰天雪地的世界,仿佛飘在海上的一片无人踏足的禁地。

    没有见到任何活物,这片凝固的世界,没人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它究竟有多老?

    喳喳落到冰架上,邵玄从鹰背上下来,踏上这片白色的冰地。这里的冰架其实比海面要高出百来米,但是,真正踏上这片冰架时,或许因为前方视野太过开阔,一直到与陆地相连,并无遮拦,

    而朝着冰地的方向,继续往前,会看到一条冰雪山脉,那里的很多山,大部分都是由冰雪组成,这让有种踏足平原的感觉,只有站在冰架边沿,看向下方的海面,才会发现,原来已经站得如此高。

    让喳喳先去一旁休息,邵玄独自朝着陆地的方向走过去。

    初来到这里的人,恐怕也分不清哪里是冰架,何处才是陆地,但在邵玄的视野中,这一切都很清晰。

    冰架覆盖的范围很广,邵玄一直往前走了很远,才渐渐到达陆地的边缘,只是,普通肉眼所见,仍旧是一片白色。

    在离邵玄所走路线数百米的地方,从冰架上崩裂的巨大冰山,形成一条蓝色水道,水道上还有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浮冰,海水魅人的幽蓝与雪地磅礴的白,让这片冰天雪地的世界显得更为神秘、冷酷。

    只是,邵玄并没有心思去观看那些形态奇异的冰山,他只是看着前方被冰雪覆盖的大陆上,那条阻挡视线的山脉。

    一步一步往前。

    哗——

    海水被大力波动的声音在后方响起,还有更多的声音朝这边逼近。

    不用回头看,邵玄就知道是那些被易祥控制的傀儡海兽。它们跟过来了。

    没有了生命气息的海兽们,从那条裂开的水道处游过来,沿着边沿的陡坡爬上冰架,锋利的兽爪钉在冰上,发出吱咔的动静。

    啪啦啪啦的翅膀扇动的声音和降落在冰架上的动静叠加在一起,仿佛冰雹不留丝毫停歇的突袭。

    不知名的海鸟密密麻麻,如一片遮天蔽日的乌云降临。

    鸟群散开,露出中间的一个穿着沙黄斗篷的人。露出来的拿着木串的手,越发干瘪,只剩下皮包骨一般。

    在斗篷人身后,一只只庞大的海兽,从几乎垂直于海面的如峭壁一般的冰架边沿爬上来,巨大的兽爪踩在冰山上,本应该生活在温暖海域的海兽,此时却对寒冷毫无知觉。

    有几只海兽在爬的时候,冰架边沿崩裂,大块的冰连同海兽一起掉落进海水中,崩裂的冰变成浮于海面的冰山,而掉落进海水的海兽,再次往上爬,不管掉落几次,它们都如不知疲倦的机器般往上爬。

    冰架上的海兽越来越多,鸟群灰白的眼珠空洞地盯着周围,原本白色宽广的冰架,如今却被一片带着死气的兽群霸占,而且,兽群还在持续扩大中。

    易家的人,论身体强度,大部分部落的人都能比过他们,所以易家人,从来不会亲自去近身搏斗,要么利用精神意识的冲击,要么,借助其他手段,比如,易祥喜欢的傀儡奴役术。

    深海的许多海兽,兽骨非常坚硬,就算是工甲家的人制作出来的优良兵器,也未必能利落地将之斩断,更何况这些海兽还拥有绝对的体型优势!

    这,都是极好的傀儡!

    只是,并不是谁都能奴役一只这样的傀儡,而能奴役如此多海兽的易祥,其身上火种的力量,更令人无法想象!

    炎角人与其他部落人相比,身体是强,但放在这些海兽面前,是不够看的。

    如此庞大的傀儡阵容,即便是再拉十个炎角部落过来,也未必能与之抗衡。易祥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这是邵玄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即便是在与易家交锋的时候,易祥也未出过全力,而这次,邵玄知道,易祥是真的下血本了。

    天空乌云密布,只有隐隐的阳光从乌云的缝隙间透出,这点阳光根本无法改变阴沉压抑的天气。海面起伏的冰山,和海水无规则的有力的摆动,让这片海域看起来诡异非常,危机四伏。

    像是对身后的追过来的兽群毫无知觉,邵玄依旧朝着山脉的方向过去。

    “邵玄。”仿佛沙漠上沙粒打磨的声音,在广阔的冰架和雪地上响起,明明声音不大,却能清楚地传至远方,仿佛一把来自沙漠的冰冷的刀,在冰地上划过,扬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寒霜。

    邵玄依旧朝前前方高耸的山脉走着,并未回头,脚步很稳,并没有被傀儡兽大军追杀的焦急。

    “始祖巫的力量,你从何得来?”易祥问。

    “你问我?我去问谁?”说起这个,邵玄自己都不明白那个特殊的力量为何会到自己身上来,这肯定与曾经那颗如鸡蛋一样的石头有关,只是,那些事情他是不会对易祥说的。

    “始祖巫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易祥又问。

    这次邵玄不再回答,只是看着前方高耸的冰雪山脉,一直前行。他甚至能感受到背后盯着自己的视线越发锐利。

    邵玄能感觉到,就算利用骨饰中炎角先祖的力量,也无法扫平这些不知数量究竟有多少的不知疼痛,不知恐惧的毫无生命气息的傀儡大军。真那样做的话,不过徒耗精力。

    他有些明白了,易祥逼得这么紧,视他为最大威胁是其一,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对始祖巫力量的好奇。

    至于这样的紧逼之下,邵玄扛不住丢命了怎么办?那就只能算他倒霉了。这也的确是易祥的想法。

    易祥没等来邵玄的答案,转动木串的手指一顿,偌大的兜帽遮住面孔,看不清神情,只有一道有如实质的锋锐视线直射而出,另一只垂落的手臂骤然抬起。

    嗤——

    等待着的傀儡兽群像是突然得到指令的机器,动了起来。坚硬的兽爪在不知被冰冻了多少年的厚厚的冰层上划过,溅起一阵冰雾。

    即便相隔千米,邵玄也能感觉到来自冰架边缘的凶悍杀气与愤怒,还有那暗藏在死亡躯体之下强大的力量。

    但邵玄仍旧没有回头,微蹙着眉,抬头看向眼前高耸的通体雪白的山脉,突然笑了。

    脑海中的图腾火焰不再有朝向地摇摆,只是一腾一腾翻卷着,像是在等待什么。

    望着眼前高耸的不知冰冻了多少年的冰雪山脉,邵玄终于明白,为何在寻找生机时,图腾火焰会指向这边,为何直觉会引导他来到这里。

    虽然,他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以自己如今的能力是否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但,不试试又怎会知道究竟有没有赢的可能?

    “始祖巫的力量,究竟如何?我他玛也不知道!”

    刹那间,邵玄感觉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疯狂情绪冲进大脑,又似乎什么情绪都没有,不再去想那些傀儡兽群,不再去想身处何处。

    瞬间爆发的图腾之力下,图腾纹覆盖全身,每一处图腾纹下方,渐渐变红,似乎有赤红的岩浆在流动,属于炎角的图腾之力依旧如邵玄所熟悉的样子流转,但还有另一股力量,却在迅速攀升,冲击每一条血管,每一根骨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