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苍黄 > 第686章 酒桌议盛怀
    傍晚,顾恒派人去将晋亮也请来,三人在前院喝酒聊生意经,柳寒根据自己在西域和前世的经验,将自己设想的经营销售方案推荐给俩人。

    “低价销售,这事很容易,可这容易与其他盐号发生冲突,咱们力量小,一旦与大盐号发生冲突,这对咱们非常不利。”

    “可如何打开销路呢?”柳寒看着俩人,俩人都陷入沉思中,现在每月虽然有七百多两银子的利润,可不但柳寒,就算他们俩人都不满意:“咱们可以先优惠促销,但这优惠不是直接降价,而是送,比如买上一石精盐,送两尺粗麻,或棉布,或者是大米一斤半斤的,但这个法子,只能推行一段时间,所以,最重要的是,截人。”

    晋亮和顾恒疑惑不解的看着他,柳寒笑道:“从现在开始,要派人到其他盐号去看,看他们有那些大客户,这些客户来扬州后,住在那,喜欢什么,一般什么那个码头上岸,每次能拿多少货,把这些都了解到了,对了,顾兄,你那得福楼可以用起来,到时候,咱们把客户带到得福楼,吃住,咱们都包了,如此这般,我就不信,弄不来客户。”

    晋亮听后,佩服之极的叹道:“吴兄啊吴兄,这掌柜的,该由你来作,高,实在高,难怪贵号生意如此之好。”

    现在昌盛主要是零售,客户多是周边县城的小客商,每次拿货量也不大,他们现在的产量还不大,可即便这样的产量,也有积压库存,等第二套设备投产,产量提高,积压就会更严重了。

    “晋兄说笑了,盐号还要多靠你辛苦,不管怎么说,这盐号是咱们共同的。”柳寒认真的说道。

    “来,来,为咱们生意兴隆,干一杯。”

    顾恒笑呵呵的端起酒杯,柳寒和晋亮也端起酒杯。

    杯干之后,柳寒擦擦嘴巴,顾恒冲边上伺候的丫头使个眼色,丫头会意的转身出去,没一会,夜空中传来轻柔的箫声。

    柳寒微怔,没有说话,冲顾恒微微一笑,顾恒顿时松口气,没一会,筝音加入,筝箫时而缠绵,时而分飞,时而彩霞满天,时而细雨纷飞。

    三人禁不住都停下来,细细品味,连晋亮都忍不住痴了。

    一曲奏毕,三人才回过神来,晋亮忍不住叹道:“小弟在扬州去过很多青楼画舫,也算有些见识了,能把古筝和洞箫结合得如此美妙的,小弟还从未见过。”

    柳寒正要开口,两个白衣女子款款而来,在门口冲三人施礼,顾恒和晋亮还没反应过来,柳寒已经站起来冲两女回礼,两个女子有些慌乱,站在那不知所措。

    晋亮也连忙站起来回礼,顾恒也不得不站起来,冲两女招手,两女这才走进来。

    来到灯光下,柳寒这才看清两女,两女都穿着白色宫装长裙,左边女人稍稍丰腴,鹅蛋脸,云鬓高耸,面容白净,杏眼含羞;右边的女人则略微瘦削,身材修长,比左边的女子稍高,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弯弯的,透着几分紧张。

    不只是她,边上的女人也有些紧张,这几分紧张却又给两女添了几分楚楚可怜,让人禁不住生出想要保护或占有的欲望。

    柳寒心里很纳闷,按照顾恒的介绍,这两女是顾硕的小妾,这顾恒怎么把父亲的小妾都拿出来招待了。

    “顾兄,这.....”

    柳寒迟疑下不知该说什么,顾恒已经吩咐道:“先下去吧。”

    两女施礼后退出去,晋亮不知内情,便笑赞道:“顾兄,这俩歌姬不知在那买的,色艺俱佳,真是难得。”

    柳寒有点为难,不知该如何说下去,顾恒却呵呵一笑:“晋兄,她们可不是歌姬,是先父的小妾。”

    “哦,”晋亮也有点意外,随即苦笑下:“这样的女子,顾兄,呵呵。”

    说着冲顾恒眨巴下眼睛,顾恒也笑了笑:“呵呵,先父过世已经多日,原本准备放她们出府,可她们多数不愿,所以,愿意留下的就留下吧。”

    柳寒觉着纳闷,让自己的小妾出来招待客人,这个事倒没什么,在帝都也常见,朋友好了,将小妾送给你都没有,传出去还能被士林视为美事,可让亡父的小妾出来招待客人,这.......,是什么节奏?

    该不会是子纳父妾也是这个时代的美事?!!!

    柳寒疑惑不解的看着顾恒和晋亮,顾恒笑了笑岔开话题:“晋兄,吴兄,听说没有,顾玮顾大人再次弹劾盛怀,你们说说,朝廷会作什么反应?”

    “难说,”晋亮摇头:“我听说过顾大人,白衣书生,宅心仁厚,可盛怀可是官场老人,听说,他原来是支持齐王的,可齐王就藩后,他立刻给潘链送了十万两银子,要不然,这一次,哼哼。”

    顾恒微怔,扭头看着柳寒,柳寒笑了下说:“这不奇怪,仅凭支持齐王一事,这盛怀就该被拿下。”

    “盛怀在扬州势大根深,”顾恒叹口气:“我估计顾大人最后弹劾不成,反倒伤了自己。”

    “这扬州难不成成铁桶一块,盛怀在扬州难道没有对手?”柳寒问道。

    晋亮点点头,顾恒却摇摇头:“当然不是没有,扬州也有盛怀奈何不了的,比如说水师校尉满桐,就从不卖盛怀的面子。”

    “哦,这是为什么?”柳寒好奇的问道。

    “这满桐是荆州满家的人,满家虽然是士族,但在士族中名声不显,满桐今年已经五十多了,曾经在秋云和方回手下作战,在十年前调到荆州,担任荆州水师都尉,五年前调到扬州,担任扬州水师校尉,这江南的水师都归他调动。”

    顾恒介绍后,柳寒微微摇头:“水师现在已经划归盐铁监了,不归刺史管,满桐不卖账很正常,这不算。”

    晋亮点头承认,思索一会,苦笑摇头:“除了这满桐,还真找不出来,你想啊,这刺史府中人都是盛怀征辟的,与他不合的,都已经走了。”

    柳寒眉头再皱,晋亮无意中点出了大晋体制中的最大弊端,各级官吏均由官员自己征辟,然后上报朝廷,朝廷一般都批准,当然藩王是例外,藩国的国相都是朝廷委派,藩国国相相当于朝廷丞相,控制了这个位置,藩国便有一大半被朝廷控制住。

    “这扬州还真针插不入,水泼不进了。”柳寒嘲讽的笑了笑:“这顾大人恐怕也落一场空。”

    “朝廷的这些官啊,”晋亮叹口气,柳寒忽然打断他问:“这盛怀怎么弄到这十万两银子的?”

    晋亮和顾恒同时看着他,顾恒是心里清楚,柳寒不是什么商人,所以,他不清楚这里面的玄机,晋亮却是不清楚柳寒的真实身份,他冲柳寒摇摇头:“吴兄啊吴兄,你这生意作这么大,难道还不明白,盛怀要银子,扬州的这些盐号布号绸缎号还不赶快奉上,以后在税里返还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柳寒自嘲一笑:“我们那是小地方,比不得扬州繁华,哎,这不对啊,盐税是盐铁监负责收缴,而且这是入少府的银子,盛怀怎么可能拿得到?”

    晋亮又笑了:“吴兄这就不知道了,这盐税虽然说是盐铁监负责收,税丁也是盐铁监统辖,可盐田在扬州府地界,盐号也开在扬州,盛怀要拿捏你,还不是轻而易举,还有,盐铁监设在扬州,很多事都要与扬州官员打交道。”

    柳寒理解的点点头,顾恒却摇摇头:“晋兄恐怕想错了,盛怀对盐税其实插不上多少手。”

    “哦,愿闻其详。”晋亮不以为意,拱手问道。

    “咱们扬州只有盐吗?”顾恒反问道,晋亮和柳寒几乎同时点头,晋亮也点头:“对,咱们扬州除了盐以外,还有丝绸布匹,还有粮食,这些都是刺史掌握中的,若盛怀真将手伸到盐税上,顾玮早就将他缉拿了。”

    “此言有理,”柳寒赞同的点头:“晋兄,这盐税是少府的,是皇上的私财,盛怀不敢轻易向这里伸手,楚硕也不敢随便乱来,不过,扬州如此富庶,盛怀要捞些银子,应该不难。”

    “十万两!这可是十万两银子!”晋亮叹道,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恨:“这帮贪官污吏,娘的,该杀!都该杀!”

    “当官的,那有不贪的,”顾恒劝解道:“不捞银子,谁来当官,这盛怀在扬州十年,我粗略估计,捞了不下百万。”

    “这么多!”柳寒都吓了一跳,百万银子在这个时代是个什么概念,他现在完全清楚,瀚海商社富甲西域,可真论财富也不过一两百万,这次回大晋复仇,他满打满算也不过带了近百万银子。

    顾恒和晋亮同时露出微笑,顾恒又说:“这还不包括他孝敬朝里的,吴兄,那丁聪在荆州当了七八年刺史,就成了我大晋最有钱的人,这荆州还不如我扬州富庶,盛怀可在扬州近十年了。”

    柳寒依旧感到惊讶,不敢相信,他再度问道:“难道朝廷一点察觉都没有?”

    “所以,要说盛怀会做官,”顾恒叹道:“以前,他靠向齐王,现在他投向潘链,十万两银子,不是谁都敢这样送的。”

    柳寒和晋亮都深深叹口气,不过,柳寒还是挺佩服这盛怀的,这家伙要经商,肯定是把好手,能看风向,出手果断,十万两银子,如果能保住扬州刺史,几个十万都回来了。

    三人聊着扬州的事,看看夜渐深了,外面要宵禁了,晋亮起身告辞,顾恒起身送到府门,待他回来,柳寒坐在酒桌边沉思。

    顾恒让侍女退下,看看桌上的残羹,提议换个地方继续聊,柳寒点头同意,俩人换到后院小客房中继续喝酒。

    两杯下肚后,顾恒看看柳寒的神情,小心的问:“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柳寒点点头,注视着他,顾恒心中有些紧张,柳寒缓缓说道:“宫里下令,让我们协助顾玮顾大人,扳倒盛怀。”

    “哦,”顾恒轻轻舒口气,顿时感到轻松,这段时间,宫里如何处置顾家,象块石头压在他心上,那种小命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实在很差。

    顾恒收敛心神,思考一会才问:“大人,宫里是什么意思?扳倒?什么意思?”

    “很简单,找到盛怀的犯罪证据,”柳寒说道:“名正言顺的罢免他的官职,交廷尉府问罪。”

    “原来如此。”顾恒皱眉思索,柳寒接着解释:“宫里可能已经掌握了部分盛怀的证据,可这些证据是不能拿出来的,宫里可能有什么顾忌,所以,要我们在扬州办。”

    顾恒这下明白了,在扳倒盛怀这事上,不能出现内卫的身影,说明宫里有所顾忌,所以将这烫手山芋交给了柳寒。

    转念一想,若这事能办成,顾家才可能真正安全了,说不定,扬州内卫总管的职务还能落在他身上,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上面立功。

    “那咱们就从他贪腐上入手。”顾恒思索半天提议道。

    柳寒摇摇头:“难,丁聪贪了那么多,不一样没事,靠贪腐,”他再度摇头:“顾玮弹劾他,估计就是从贪腐入手的,哎,咱们对丁聪了解太少。”

    顾恒很是失望,如果贪腐扳不倒盛怀,那还有什么罪名呢?总不能说盛怀谋反吧,那不成笑话了。

    俩人相对沉默,一壶酒很快喝完,顾恒一直在喃喃自语,柳寒则默默的盯着夜空,忽然抬头问:“你说,若楚硕与盛怀勾结,贪污盐税,能不能把盛怀拉下马?”

    顾恒微怔,刚才柳寒还说贪污很难将盛怀扳倒,转眼又提起贪腐来。

    柳寒站起来:“这楚硕关在那?”

    顾恒茫然的看着他,柳寒见状苦笑下,知道自己问道于盲了。

    “大人,我还是不懂。”顾恒小心的问道。

    柳寒叹口气,骂道:“妈的,宫里的那帮贵人,自己都办不了,让咱们来办,这事,比查那内奸还难,做不好,还得吃瘪,说不定,连清除内奸的功劳都没了。”

    顾恒一听,浑身冰凉,脸色煞白,愣愣的看着柳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