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医统江山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深入地宫】(下)
    七七举步向石桥走去,胡小天紧随其后,不忘向姬飞花和刘玉章交代:“注意桥面的花纹,跟着我们的脚步走,千万不可走错一步,否则这桥面会坍塌。”

    姬飞花和刘玉章虽然都是绝顶高手,可是到了这里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紧跟前方两人的脚步。

    七七道:“刘公公是如何发现这里的?”她从胡小天那里得知,最早发现这座皇宫秘境的乃是刘玉章。

    刘玉章道:“任何事情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最早建起皇宫秘境的乃是兵圣诸葛运春,这些建筑鬼斧神工完全超乎世人想像,诸葛运春建起皇宫地下的两座秘境之后想必也害怕了,于是他将图纸毁去,然而此前他却留下了不少的手稿,咱家在皇宫之中苦苦搜索了数十年,方才找寻到这里。”

    姬飞花冷冷道:“刘公公还真是有心之人!”

    刘玉章桀桀笑道:“跟姬公公还是不能比,否则当年咱家也不会被姬公公逼得走投无路。”

    胡小天对他们两人之间过去的仇怨再清楚不过,也担心两人一见面就冲突起来,不过还好两人表现得都足够克制,倒不是因为他们放下了仇怨,而是在共同目的的驱使下,暂时将仇恨抛到一边。

    顺利走过长桥,来到七宝琉璃塔前方,四人围绕着塔身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塔门前方,七七叹了口气道:“这道锁我从未见过,不知如何破解。”去年她和胡小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在这道锁前受阻,今次七七仍然无法破解。

    姬飞花道:“让我试试!”

    胡小天心中一动,其实这两颗头骨姬飞花和七七分别领悟了其中的一个,这姐妹两人应该彼此互补。

    刘玉章目光阴沉,望着姬飞花熟练地将图形锁解开,在轰隆隆的声音中,塔门缓缓打开,他阴测测道:“看来姬公公也是天命者的后人。”

    胡小天却道:“刘公公当年不是早已进入了这座七宝琉璃塔吗?这道锁自然也难不住刘公公。”

    刘玉章叹了口气道:“王爷高看我了,当年进入这座宝塔乃是有人引路,咱家可没这个本事,更何况图形锁千变万化,每次锁上都无重复。”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老家伙应该没说实话,他此前明明说过,他盗走的那颗头骨是从七宝琉璃塔内所得,现在又说有人引路,不过现在也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

    姬飞花率先进入塔内,以传音入密让胡小天跟在最后,于是刘玉章跟随姬飞花身后进入,然后是七七,最后才是胡小天。

    进入七宝琉璃塔之后,胡小天方才发现这座塔竟然完全中空,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共有七层,可是进入塔内却并无阶梯通往上方,宝塔内部光芒四射,亮如白昼。

    姬飞花抬头看了看塔顶,虽然没有看到阶梯,却看到一道蓝色的螺旋从地面一直盘旋而上,一直延伸到塔尖处。

    七七望着这道螺旋,脸色却变得越发苍白了。

    两人关注宝塔内部结构的同时,胡小天的目光却始终都盯在刘玉章的身上,这个人决不可信,刘玉章也只是一个被唤醒自主意识的克隆人,假如他现在一切的举动都是受内心的欲望所驱使倒算不上可怕,可如果他的行为是被其他的力量所操纵,那么将会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刘玉章的目光非常炽热,看他的样子似乎对一切充满了新奇,难道他也是第一次进入七宝琉璃塔内?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他为何又说自己此前曾经进入过宝塔?

    胡小天重重咳嗽了一声,他的声音将沉浸在塔内新奇景象的三人拉回到现实中来,三人的目光同时望向他。

    胡小天道:“这塔里什么都没有,看来早已被人光顾过,咱们是不是找找地宫的入口在哪里?”

    刘玉章点了点头,连连称是。

    胡小天笑道:“刘公公来过一次,自然知道地宫的入口何在!”

    刘玉章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来是来过,可这塔内的结构千变万化,咱家上次进来的时候明明有阶梯可以上去,现在却完全变了。”说话间塔内的光芒突然变成了绿色,塔身周围也变得透明,他们甚至可以透过周围的墙壁清晰看到外面的景象,眼前的一切又为刘玉章的话增添了佐证。

    七七道:“千变万化,建造此塔之人绝非凡人!”

    姬飞花却留意到手中的两颗头骨光芒大盛,塔内那道蓝色螺旋也开始转动。

    胡小天暗叫诡异,看那螺旋旋动不免有些头晕,低头望向地面,却见地面之上出现了明暗不同的两块投影,形如太极两仪。

    姬飞花此时和七七目光对望,她将其中一颗头骨递给了七七。

    两人虽然没有说话,却仿若心领神会,分别拿着一颗头骨站在两块投影中,两颗头骨蓝光大盛,盘旋向上的螺旋光芒也变得越来越强,最后竟然变成了耀眼夺目的白光。

    七七和姬飞花缓缓将头骨放在地面上,从塔顶投下的白色光芒的照射下,两颗头骨蓝色的光芒也变得越来越亮,自头骨之上弥散出宛若尘烟般的蓝色光雾,白色光束在塔内螺旋舞动,两颗头骨上的蓝光也不断向周围扩展。很快他们脚下的地面完全被蓝色的光雾所覆盖,两颗头骨逸出的蓝色光雾彼此交织,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当蓝光完全笼罩了地面,塔顶白光的节奏又开始产生了变化,光束的移动让塔内形成了一道道明暗相间的光栅,脚下的地面形成一块块蓝黑相间的马赛克,光影起伏,在几人的眼中形成了波涛起伏的错觉。正中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尺许直径的漩涡,随后这漩涡迅速扩展,蔓延到他们的脚下,光影尽褪,此时两颗头骨上的光芒黯淡下去,塔顶的弧形光束也在同时熄灭。

    整座七宝琉璃塔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塔内的四人谁都没有说话,呼吸之声彼此相闻,黑暗中七七有些紧张地抓住了胡小天的大手,短暂的沉寂过后,边缘亮起一道蓝色光环,然后光环明灭以递进的方式迅速向中心扩展蔓延。

    脚下的地面开始缓缓沉降,胡小天笑道:“希望不是通往地狱之路。”

    光芒从下方向上投射,将刘玉章的面孔映照得阴森可怖,他阴测测道:“你最好别开这样的玩笑!”

    “你害怕?”

    刘玉章挤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姬飞花淡然道:“死过一次的人又有什么好怕?”她的目光落在七七的脸上,七七紧咬着嘴唇,表情紧张到了极点,甚至连双目都闭上,死死抓着胡小天的臂膀。

    胡小天向她笑了笑,姬飞花却以传音入密向他道:“你盯着七七,若是她有什么异常举动,先将她制住。”

    胡小天心中最怀疑的那个人始终还是刘玉章,他向刘玉章看了一眼,暗示姬飞花真正危险的人是他才对,姬飞花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刘玉章的眼睛虽然没有看他们,却似乎猜到了他们此刻的心思,低声道:“越是这样的时候,大家越是应该同心协力,你们说对不对?”

    胡小天微笑道:“刘公公说得极是,却不知这里究竟藏着宝贝还是敌人呢?”

    脚下的地面突然停止了下沉,两颗失去光芒的头骨缓缓升腾而起,漂浮于地面一丈高度的地方,然后一前一后向远方黑暗中缓缓飘去。

    胡小天还没有觉得什么,可是七七却抓紧了自己,指甲几乎陷入他的肌肉之中,另外一边姬飞花也握住了他的手腕,以传音入密道:“奇怪,我感觉自己几乎就要飘起来。”

    胡小天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看着那两颗飘走的头骨,心中暗忖,难道这里的空间对天命者会产生类似于失重的影响?

    他们三人并肩追随着头骨移动的方向,没走出太远,就看到前方现出一道波光浮掠的液体墙壁。

    两颗头骨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直接穿过了液体墙壁进入其中。

    几人在墙壁前方停步,通过透明的屏障可以看到其中水波荡漾,墙壁后方似乎充满了蓝色的液体,两颗头骨进入其中之后,光芒大盛,没过多久,那光芒渐渐暗淡下去,头骨开始缓缓下沉。

    刘玉章伸出手去,尝试着穿越那道液体墙面,可是他虽然可以将之牵拉变形,却无法穿透屏障。

    姬飞花放开胡小天的手臂走了过去,她伸出手指轻轻点击在液体墙面之上,有若一颗石子投入湖心,以她的手指为中心泛起涟漪。

    刘玉章惊奇地望着姬飞花,喃喃道:“看来这道屏障只有天命者的后人才能通过。”

    胡小天道:“不要进去!”不知为何他的内心中忽然生出莫名的恐惧。

    姬飞花收回了手指,而此时七七也放开了胡小天的手臂,她缓缓走向那道屏障,脸上的表情变得平和而镇定,再也不见刚才的畏惧。七七小心翼翼地将手指伸向屏障,在手指触及液体屏障之前,目光向姬飞花望去。

    胡小天总觉得有些不妥,他甚至希望一切到此为止,这场探秘就此结束,低声道:“里面或许会有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