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医统江山 > 正文 第十八章【一片苦心】(下)
    胡不为还真以为儿子不想离开自己身边,轻声道:“天儿,人总得有长大的一天,你呆在京城呆在我的身边,就始终如同温室中的花朵,难以真正成长起来,我也难以真正做到对你放手,儿啊!爹虽然老了,但是并不糊涂,爹知道只有放手你才能飞翔!”

    胡小天内心一震,他忽然发现这位老爹的教育理念一点都不封建,绝对符合现代化的教育方式,是啊,只有放手才能飞翔,温室里的花朵根本禁不起风雨。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爹,我明白了!”

    胡不为不知这小子是真明白还是在糊弄自己,不过听他这样说已经倍感欣慰,他叹了口气道:“你和史家小子的事情我听说了。”

    胡小天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还跟他结拜了兄弟!”

    胡不为道:“感情不能用结拜与否来衡量,忠义这两个字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即便是亲兄弟又能如何?爹为官多年,看到亲生兄弟反目成仇者不计其数,人活在世上首先要考虑到的是自己啊!”胡不为的这番话说得虽然并不高尚,但是很现实,人性本来就是如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胡小天道:“爹,这次不好意思,给您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胡不为微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是我儿子,咱们爷俩永远不要说客套话。”

    真正到了即将离开的时候,胡小天方才意识到自己并不熟悉京城,他甚至没有好好游览过,仅有的几次出游,每次都有事情发生。

    本想在这三天中好好在京城游览一番,却没有想到天公不作美,阴雨不断,这样的天气里最好的选择就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出行的一切是无需胡小天多虑的,他甚至无需亲自去吏部领文书和官印,不过还是抽空浏览了一下文书,了解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待遇,按照吏部的规定,官员的俸禄通常分成三部分,一是禄米,二是土地,三是俸料。胡小天这种九品官只有禄米,他的禄米是三十石,一百二十斤为一石,一石相当于十斗,折算起来也就是三千六百斤,这点俸禄合起来一天十斤,应该是饿不死,吃是吃不完的,多出的粮食能够换点银钱,估计也紧紧够满足日常生活之用。反观老爹的俸禄,单单是每年的禄米就有四百石,四万八千斤,难怪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单单是多处的禄米就能把人给压死。

    大康的官制分成九品三十阶,一品到九品各分成正从,自正四品到从九品又各自分成上下阶,胡小天要是从正一品往下数不好查清自己第几,可要是倒数倒是非常清楚明了,他是正九品下,比他低的官阶就是从九品上下,他倒着排行老三,假如把三十个级别视为台阶,自己想要一路爬上去还差二十七个台阶,想想真是头疼啊。

    还好胡小天并不是个官儿迷,这货重生之后最大的愿望是享受人生,而不是追名逐利。虽然婚姻上并不如意,不过完婚之日会推后两年,这其中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他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还不到十七岁的生理年龄,意味着他有的是大把时间可以挥霍。前往青云的任职等同于下基层锻炼,古代一样讲究镀金,老爹之所以把自己送到这西南边陲的小县城中,其目的一是为了让自己远离这两年因皇位更替而可能产生的政治风暴,二是为了让自己多捞取一点政治成绩,学习一些政治经验,看来这位老爹是想让自己步他的后尘,走上漫漫官场之路。

    即便胡小天是户部尚书之子,即便他最近也做了几件勉强算得上轰动的大事,可京城知道他的人还是太少,康都太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皇城大内,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户部尚书的儿子即将远离京城为官,当然这和胡不为刻意要保持低调有关,他不想儿子外出为官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这种事做得越隐秘越好,毕竟他在朝中任职多年,

    得罪了不少人,儿子一直是他最为薄弱的一环,也是他最为在意的一环,他不想敌人将目标放在儿子的身上。

    虽然京城并非胡小天的家乡,可离开的时候仍然不免会产生些许的离愁,连绵的阴雨总会对心情造成了一些影响,胡小天想起了一些事,也忘记了一些事,因为事情太多,他居然忘记了要给方家父女送金子的事情。

    有人忘记也有人记得,胡小天没想到慕容飞烟会主动来府上找自己,更没有想到这小妞居然是来找自己讨债的。

    听说慕容飞烟前来找自己,胡小天马上让梁大壮将她请了进来,临行之时,胡小天方才发现自己在京城还没有一个朋友,慕容飞烟虽然算不上自己的朋友,但是多少也算得上一个老相识了,离开之前,有个人陪着聊聊天说说话也是好事。

    慕容飞烟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武士装,事实上胡小天认识她也有一段时间了,唯一见她身穿女装就是那天在驮街遇刺的时候。

    慕容飞烟的身上有着这一时代女性少有的飒爽英姿,手中的红色折伞色彩极其鲜艳,宛如雨中盛开的一朵娇艳的鲜花,雨水沿着红色折伞的边缘丝丝缕缕的滴落下去,宛如珠帘般遮住了她的倩影。

    胡小天坐在水榭内,微笑望着从雨中走来的慕容飞烟,她的出现为这阴暗的天地增添了一抹亮色。

    慕容飞烟走入长廊,收起了雨伞,将折伞靠在廊柱之上,明澈而深邃的美眸找寻到了水榭中的胡小天。

    胡小天躺坐在水榭的长椅之上,身躯半躺半靠在后方的墙壁上,脸上的表情懒洋洋的,似乎刚刚睡醒,眼睛也是半睁半闭,提不起精神,在慕容飞烟看来这幅表情充满了慵懒和倦怠,只有衣食无忧无所事事的公子哥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慕容飞烟缓步走向胡小天,胡小天就这样看着她,目光一动不动,身体也一动不动,等慕容飞烟来到自己面前,方才道:“慕容捕头有何指教?”

    慕容飞烟道:“我刚好路过尚书府,所以过来提醒你一件事。”

    胡小天愕然道:“什么事?”

    慕容飞烟伸出两根纤纤玉指在胡小天的面前晃了晃。

    胡小天道:“二啊!我认识,我说慕容捕头,咱们一见面你就骂人啊?我跟你是不是上辈子有仇?”

    慕容飞烟瞪了他一眼道:“少装傻,是谁答应了给人家五两金子?”

    胡小天一听这才想了起来,这两天因为即将离京前往西川任职的事情,他居然忽略了这件事,将送钱给方家父女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不由得拍了拍脑袋,从长椅上坐直了身子:“哎呦喂,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

    慕容飞烟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脸的鄙视,她才不相信胡小天是不小心给忘了,这厮狡猾得很。

    胡小天朝梁大壮招了招手,梁大壮赶紧点头哈腰地凑了过去。

    胡小天道:“大壮,去账房那边支取五两金子,马上给易元堂的袁先生送去,让他帮我转交给方家父女。”

    梁大壮道:“少爷,五两金子可不是小数目,我去要,账房未必给。”

    胡小天怒道:“哪那么多废话,他敢不给,你让他过来见我,我直接跟他说!”

    梁大壮应了一声走了。

    慕容飞烟听到他们主仆之间的对答,这才相信胡小天可能真是忘了,其实自从胡小天帮她取出犬齿倒钩箭之后,她对胡小天的印象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许多,认为这厮并没有开始自己认为的那么坏。那天在燕云楼,如果不是胡小天出面,方家父女的麻烦肯定会很大,在那件事上,慕容飞烟是故意把胡小天拉下水,事后想想还是有些内疚的。看到胡小天已经兑现承诺,慕容飞烟道:“我走了!”再求点梦想杯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