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医统江山 > 正文 第六章 笔会 中
    老管家胡安瞪了他一眼道:“你冤枉个屁,少爷现在出门了,若是再惹出事端唯你是问。”

    梁大壮愤愤然抗议道:“凭什么赖我,是少爷不让我们去。”

    胡安伸手指点着梁大壮的胸口道:“你有没有脑子,少爷不让你去,可没说不让你跟着,他们去烟水阁笔会,你们悄悄跟过去就是,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自从上次强抢唐轻璇的事情发生之后,整个尚书府的家人都开始重新认识这位大少爷,这货绝对有惹祸精的潜质。

    徐正英的马车就在外面,他出手阔绰,送了一棵价值不菲的千年山参给胡小天,可见经济状况不错。他的座驾也颇为奢华,车厢呈长方形,厢体边缘刻有花纹,厢体上半部雕刻出精巧雅致的窗格,坐在其中可以看到车外的景象。马车的顶盖是个六角亭的形状,顶盖很大,四边都超过厢体,这样可以取得很好的遮风避雨效果。正前方向前伸出很多,这样的设计既可以保护车内乘客的**,也可以为驾车人提供遮蔽。也就是马车的顶盖。车厢的四沿都有帷幔,正面有一道较长的软帘被掀起在顶盖上,帷幔和软帘上还用铜铃和流苏丝绦作为装饰。车轭头以威严的兽首装饰,更彰显马车主人尊贵的身份。

    胡小天很少乘坐马车,家里的马车虽然不少,可这么豪华的还是头一次见到,跟着徐正英坐进了马车内,屁股坐在软垫上弹性适中有点沙发的感觉,虽然这辆马车非常精美豪华,可是拉车的马只有两匹。胡小天道:“徐叔叔,为何只弄了两匹马,要是弄八匹马给你拉车,那多威风!”

    徐正英听他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向周围看了看,有些紧张道:“贤侄,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八乘之车只有当今皇上才有资格使用,按照大康的规矩,我使用的马车不可以超过三匹。”

    胡小天心中暗笑,其实这段时间他了解了一些大康文化,当然知道八匹马拉车是只有皇上才能享受的待遇,亲王可以享受六匹,王子公主才能享受四马拉车,至于大臣们多数都是两三匹,至于普通老百姓,只能乘坐一匹马拉的马车了。徐正英如果胆敢让八匹马拉着马车在京城主干道上跑,估计一路跑下去终点站就是天牢了。这货故意刺激徐正英道:“徐叔叔,到底您是印钱的,我们家马车虽然不少,可这么豪华拉风的却是一辆都没有。”

    徐正英又是一惊,我曰,你这是坑我啊!他慌忙道:“贤侄,我虽然负责铸造大康货币,可从来都是公私分明,这辆马车是我岳父的馈赠,贤侄若是喜欢,我便将这辆马车转赠给你。”

    胡小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把徐正英给气了个半死:“二手车我不要!”

    徐正英只能嘿嘿了,心中把胡小天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一遍,暗地里打定了主意,等回去就找人给这货重新订制一辆,今天真是大出血,怎么碰上了这么一个贪得无厌的小子。

    马车在京城干道上奔驰,两匹骏马步伐一致,节奏分明,銮铃随着马儿的奔跑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悦耳之极。低垂的蓝色帷幔和纱帘随风飘扬,装饰其上的风铃也发出悦耳的鸣响。徐正英显然是个懂得生活和享受的人,车厢内的丝织品全都用香料熏过,春风透过纱帘吹入车内,车厢内暗香浮动,正所谓宝马雕车香满路,人在其中,心旷神怡,充满了小资的调调。

    坐马车当然比不上坐汽车舒服,但是这种新奇感和优越感是汽车无法相比的,毕竟这年代的豪华马车并不常见,马车经过的地方路人纷纷注目。这辆马车在过去应该至少相当于宝马五系,不对,两匹马拉着应该是二系才对,二啊!不吉利,等我有了专车,至少也得上个三系,八系是皇帝才能乘坐,想坐系都得先混个亲王当当,他姥姥的,这时代有钱也不能随心所欲啊。胡小天身体随着马车晃动着,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

    徐正英望着身边的这个小子,心中有些不解,都说胡不为的儿子傻了十六年,也就是半年前才突然恢复了理智,这货就算从苏醒之后开始读书,满打满算也不过只读了半年书,估摸着仍然还是个文盲,你说你一个文盲跟我凑什么热闹?今天前往烟水阁笔会的可都是大康的饱学之士,你小子要是到那里胡说八道,

    不但你自己丢脸,连我也会被你连累的颜面无光。徐正英又想到,这可是胡不为的儿子,如果别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肯定会笑话胡不为教子无方。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今天过来送千年山参给他,真正的目的是要通过这样的行为巴结胡不为。万一去笔会现场让胡不为失了脸面,岂不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那胡不为十有**会认为自己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故意带他儿子出去出他的洋相。

    徐正英此时悔得抽自己两巴掌的想法都有了,谁让自己嘴贱,好好的提笔会做什么?

    胡小天才不关心他想什么,趴在窗口欣赏外面的景色,一副出笼小鸟的畅快模样,心情好极了。

    徐正英干咳了一声道:“贤侄,等咱们到了那边,你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身份的好。”

    胡小天道:“为什么?”

    徐正英原本是想让他千万别多说话,装哑巴最好,可又怕得罪了胡小天,所以尽量说得委婉。他和颜悦色道:“今天前往参加笔会的有不少的朝中大臣,如果他们知道你是胡大人的公子,肯定会争相攀附,不但会给你增加许多麻烦,传出去只怕不好,胡大人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也会怪我多事。”

    胡小天心中暗乐,老东西,你丫是害怕我没文化,丢了你的面子,所以才不想让我说话,我要是弄出了什么笑话,别人不但笑话我,只怕连我老子一并都得笑话了,到时候我老爹一定会找你算账,看着徐正英强颜欢笑的为难表情,胡小天只差没笑出声来了,让你丫拍马屁,老子的马屁岂是那么好拍的。胡小天道:“徐叔叔放心,我就是去看个热闹,长点见识,等到了哪里,我装哑巴,连话都不说一句。”

    徐正英听他答应得如此痛快,总算稍稍放下心来。

    烟水阁位于京城东南的沧水河畔,沧水河弯弯曲曲贯通京城南北,在京城东南的天水湾和运河贯通,这一带的水面是最为广阔的部分,站在烟水阁上刚好可以看到两条水系汇集的地方,场面壮丽广阔。这烟水阁是一座五层的木制小楼,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其间曾经先后三次遭遇火灾,历经多次修葺重建,最近的一次修葺是在三年前,将屋檐顶瓦全都换成了红色琉璃,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颇为醒目。

    因为烟水阁独有的地势,成为历代文人墨客竞相登临,俯瞰京城景致的地方,在此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烟水阁门外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十多辆马车,从马车的装饰来看,车主的身份都非同寻常。

    马车停稳之后,胡小天率先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双手背在身后,抬起头近距离观察这座小楼,在这一年代,建筑物很少有超过三层的,五层的烟水阁在京城诸多的建筑中已经称得上是鹤立鸡群,大门之上挂着黑底金字的横匾,上书烟水阁三个大字,熠熠生辉,龙飞凤舞,大气磅礴,胡小天的硬笔书法还算不错,可毛笔字写得只是一般,虽然如此,他也能够看出这三个字绝对是宗师之作,看了看落款,写着龙胤空三字,龙胤空这个人他当然知道,此人被大康称为千古一帝,雄才伟略,横扫**,北驱胡虏,一统天下,丰功伟绩一直被传诵至今。

    只可惜这天下脱不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大康在龙胤空的手上统一之后,经历了百余年的盛世,逐渐走向衰落,后来宠臣当道,奸佞横行,一直传到明宗龙渊那一代,内忧外患几近亡国,龙渊励精图治,重整山河,让面临分裂崩塌的社稷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从明宗之后又过了一百余年,这大康王朝的气运日渐衰微,天下重新陷入了纷乱之中。而今南方大雍日渐强盛,屯兵江南,励精图治,逐渐蚕食着大康南部的版图,在北方赤胡也是不时南下滋扰大康国境,大康皇帝的日子并不好过。

    胡小天望着烟水阁三个字默默发呆,过了一会儿方才赞道:“好字!”

    徐正英心说你又懂得什么好坏了,八成是装模作样,嘴上却恭维道:“贤侄好眼力,这三个字乃是大康千古一帝太宗皇帝亲笔所题。”

    胡小天道:“等有时间我也写几个字挂起来。”

    徐正英暗笑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想跟太宗皇帝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