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火大道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他不喜欢女人?
    距离抢亲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天火星似乎已经重新变得风平浪静。星际新闻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和抢亲有关的报道。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蓝绝也恢复了自己的生活,经营着他的宙斯珠宝店。

    最近生意比较冷清,客人很少。不过,对于珠宝店来说,一向都不需要太多的客人。

    “叮叮叮。”银铃般的脆响声传来,店门被推开,一名身穿休闲西装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修修微笑着向来人行礼,将他请到里面,可儿已经乖巧的捧上一杯温水。

    “你怎么来了?先说好,买珠宝不打折。”蓝绝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懒洋洋的看着来人说道。

    美食家接过可儿手中的温水,坐在蓝绝对面的椅子上,没好气的说道:“看你吝啬的样子。上次在品酒师那里,你酒钱还没付呢。”

    “咦,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蓝绝一脸惊讶的看着美食家。

    美食家不屑的道:“原来你们贵族也会赖帐。”

    蓝绝撇了撇嘴,“说吧,找我干嘛?”

    美食家挑了挑眉毛,“我找你就一定有事吗?”

    蓝绝笑道:“就你那高冷的性格,没事你才不会来呢。整天都窝在你那小房子里不肯出门。”

    美食家叹息一声,道:“看来你不太欢迎我。”

    蓝绝弹了弹手指,微笑的看着他,“没有人会欢迎一个讨债的人吧。”

    美食家哼了一声,“你又不是欠我钱。我只是来通知你,过几天,有一整条的蓝鳍金枪鱼送来,不知道某人有没有心情来吃。”

    “一整条?”蓝绝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就高了八度,看着美食家的眼睛骤然放光。

    他当然知道,一整条蓝鳍金枪鱼是多么的难得。这可不是天火星的产物,而是来自于人类起源的母星深海。

    美食家站起身,道:“好了,我走了。刚打捞上来,大约三天后送到,然后再等两天就可以吃了。我们就定在五天后吧。还在品酒师那里吧,他那儿地方大,好施展。”

    “好、好。”

    “鱼很大,你可以带朋友来。”美食家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修修一直将他送出门外。

    “老板,带我们去呗。”可儿一脸撒娇的模样,趴在蓝绝身前的柜台上,撅着小嘴。

    “可儿。”修修有些嗔怪的叫道。

    可儿吐了吐舌头,跑到她身边,“我们又不会给老板丢人,跟他去怎么了?”

    修修拉住她,低声在她耳边道:“老板最近心情不太好。”

    “滴滴滴!”蓝绝低头看向自己的星际通讯仪,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接通。

    “华阴街三十七号,落云茶社。”一个动听却有些清冷的声音从通讯仪中传出。

    蓝绝先是愣了愣,但很快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脸色不禁变了变,“好,我马上到。”

    一边说着,他站起身,急急地向外走去。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可儿美眸中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老板最近似乎是不太对哦。”

    修修眼底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这几天老板虽然依旧和往日一样,可我却能感觉到他原本和煦的气息变得忧郁了很多,应该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可儿疑惑的道:“以老板的能力,能有什么事情让他不开心啊?修修姐,要不你回头问问老板?他最宠你了。”

    修修俏脸一红,“别乱说。”

    可儿嘻嘻一笑,低声道:“别告诉我你不喜欢老板哦?你每次看老板的眼神都特别不一样。只有老板这个笨家伙才别无所觉。”

    修修苦涩的一笑,道:“你也太小看他了。你都感觉到了,他会感觉不到吗?他只是故意如此罢了。”

    可儿愣了愣,“为什么啊?修修姐,你这么美,人又好。”

    修修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你还记得吗?老板刚在这里开店的时候,每天的神情都很阴郁,他似乎有心结。”

    可儿将声音再压低几分,神秘兮兮的道:“你说,老板会不会是那个?”

    修修疑惑的道:“哪个?”

    可儿道:“我们两大美女天天在他面前晃悠,他连点**都没有,这就只能说明,他喜欢的不是女人啊!”

    “啊?”修修呆呆的看着可儿,俏脸上血色尽褪。

    “阿嚏!”蓝绝揉了揉鼻子,皱皱眉,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谁在说我坏话吗?”

    华阴街,位于天火城西,距离市中心的天火大道有一段不断的距离。

    蓝绝坐上公共悬浮车,眉头不自觉的微蹙。

    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常人,更何况,三年的时间,总算让他从那份痛苦中解脱了出来。距离抢亲的事情,已经过去一周,他的心情也终于渐渐平复下来。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刚刚的星际通讯,却将他又拉回了那一晚。

    悲伤已经被压下,可那一晚带来的麻烦却还远没有解决。

    可是,当他从星际通讯中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心跳却还是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并不是因为,一周前他和她发生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而是因为,那声音极度的相似。

    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冲了出来,甚至连往日的优雅都顾不得了。

    落云茶社不大,但却很精致。典型的上元古中国式建筑,坐落在一间写字楼的一层。

    身穿乳白色长旗袍的服务员将他带到一个雅致的包间之中。

    一进门,蓝绝的脚步就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身后的服务员已经悄然将门关好。

    包间不大,只能容纳两个人。

    依旧是那天离开时的白色长裙,黑发整齐的梳成马尾,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她没有抬头去看他,而是低着头,默默的为面前的紫砂壶加水。

    紫砂壶不大,上面有着浮凸的梅花图案,表面暗红色的包浆古朴、大气,令人一见难忘。

    略带一丝金色的深红色茶水随后倾倒而出,淡淡的茶香顿时溢满在这不大的静室之中。更给人一种静谧的氛围。

    蓝绝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那素雅的人儿,尽管他只能看到她那长长的睫毛,可此时的他,却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沦陷。就像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