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火大道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他的故事
    “唔,好酒。”略带几分陶醉,呼吸着酒液中浓郁的烟熏味儿和泥煤味道,蓝绝的眼神似乎有些迷离了。

    在他面前,是一张可以容纳八个人的小餐桌,餐桌虽小,但却十分古典华贵,木纹拼花、烫金的线条,极具质感。

    品酒师坐在主位,蓝绝坐在他左手边,在他右手边,正是美食家。

    美食家今天穿着黑色西裤、白衬衫,但和蓝绝不同的是,他身上还有一件u型开口的马甲,更显得绅士风度十足。

    只不过,现在他衬衫的袖口却是挽起来的,右手中握着一柄狭长的刀,刀刃长约三十公分,刀柄呈献为暗黄色。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这里,看到这柄刀一定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说刀刃上那瑰丽的云纹,单是这猛犸象牙刀柄就算是在上元时代,也是极其罕见的珍品。

    美食家修长的手指轻动,一片片薄如蝉翼的伊比利亚火腿悄然飘起,再落入他另一只手的白瓷盘中。白瓷盘下,烛火烘烤,油脂瞬间变得透明,令火腿看上去多了几分水晶般的质感。

    品酒师看看美食家,再看看蓝绝,淡淡的道:“你已经喝了快半瓶泰斯卡,故事可以开始了吗?”

    蓝绝晃了晃手中酒杯,用手拈起一片火腿放入口中。丰厚却绝不油腻的浓香瞬间充斥于口腔之中。再送入一小口泰斯卡威士忌,浓烈的单一麦芽纯麦威士忌宛如一团烈火将浓香炸开,香气仿佛瞬间就蔓延到了他每一个毛孔之中。

    “泰斯卡的特点是泥煤味浓厚,有着强烈的岛屿特质,是桀骜不驯的传奇佳酿。爱喝它的人如果是衷心喜欢这种口感,那么他会不由自主死心塌地地追随下去。”

    品酒师幽幽的道:“你要给我讲的,就是泰斯卡的故事?”

    美食家又完成了一盘火腿的加热,自己也坐下来,手中餐刀比划了一下,似乎要插入桌子,品酒师瞪了他一眼。美食家微微一笑,刀入实木刀鞘之中。

    一探手,桌上还剩不到半瓶的泰斯卡被美食家抄入手中,金黄色的酒液在灯光的照耀下泛起丝丝光晕。

    “你不给他酒喝,他自然就讲了。”美食家给自己倒了半杯,顺手将酒瓶子放在自己一侧。

    品酒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蓝绝却有些颓然,一口饮尽自己杯中酒,“我有点困了,想回去睡觉,怎么办?”

    品酒师眼皮跳动了一下,“那你就去吧。”

    “以后还能来吗?”蓝绝嘴角牵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

    品酒师斜了他一眼,“你说呢?”

    “我是三年前来的吧?”蓝绝靠在椅背上,平静的说道。

    “三年零一个月零三天。”品酒师像个理科生的答道。

    蓝绝嘴角处泛起一丝苦涩,“我有一位美丽的妻子,她温柔、美丽、善良,和她在一起,任何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就被她所征服,我爱她。”

    “我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感情路很顺利,交往、陪伴,一路走来。很自然的在一起,很自然的去感受彼此带给对方的幸福。她就像是我的整个世界一样,有她在的日子,世界五彩斑斓。”

    “可幸福的日子为什么总是那么短暂。三年前,一次意外,她永远离开了我。我甚至不知道,那场意外究竟是真的意外还是人为造成的。一切痕迹,都因为一场大爆炸而完全泯灭。我找不到她,她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她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似的。”

    “她走了,所以,我的心空了。”

    “于是,我来到了这里。我喜欢天火大道的宁静,喜欢这里的生活。早年,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本来,我是打算带着她一起来的。可是,她却走的那么突然。”

    蓝绝讲述的很平静,就连眼神也渐渐变得平静,仿佛只是述说着一个故事,一个和他自己无关的故事一般。

    “不久前,一位客人来到我的珠宝店,她留了张字条给我。告诉我,我的妻子没有死。并给我看了视频。我信了。我没办法不信,哪怕是为了欺骗我自己,明知道不可能,我也信了。”

    “于是,我帮他们做了件事,他们告诉了我妻子的下落。并且告诉我,我的妻子竟然就要嫁给别人了。作为一个男人,我想,你们应该能够明白我当时的心情。”

    “所以,我去了。接回了我的妻子。那时我真的好开心,她就像一支多彩画笔,让色彩又回到了我的世界。”

    “可是,这终究还是我的自欺欺人。那只是一个和我妻子长得很像的女孩子。她,不是她。”

    讲到这里,蓝绝停了下来,脸上多了一抹优雅的微笑,但双眸却空洞的令人心悸。

    品酒师朝着美食家的方向招了招手,光芒微微一闪,那瓶泰斯卡居然就那么出现在他手中。

    拔出木塞,品酒师默默的为蓝绝倾倒了一杯泰斯卡,再举起自己的酒杯。

    蓝绝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刹那间,高度威士忌强烈的灼烧感放入令他置身于火焰之中。可喉中的炙热却丝毫不能降低他心中的剧痛。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得知意外发生的时候。

    “走了。”放下酒杯,蓝绝起身而去。

    品酒师和美食家都没有留他。男人的悲伤并非言语就能轻易化解的。

    此时的蓝绝,早已意兴阑珊,他甚至连去找那些给了自己假消息的人报复的心思都没有了。无论怎么说,他们也带给过他希望与惊喜,尽管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可最起码,在那一刹那,他曾经以为,赫拉,真的回来了。

    品酒师和美食家相对无语,喝完杯中酒,美食家吃掉盘中最后一片火腿。

    “我也走了。”美食家道。

    “嗯。”品酒师微微颔首。

    站起身,美食家眉毛上挑,“咦,那家伙似乎没付酒钱吧。不是说今天他请吗?”

    品酒师握着酒杯的手顿时像中了石化魔法一般,僵住了。

    --------------------------

    恳请大家多支持几张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