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火大道 > 正文 第四章 罗曼尼?康帝
    用这天神遗珠的一章来作为我们天火大道第一次冲榜,唐门的兄弟姐妹们,求月票、推荐票!

    ----------------------------------------------------------

    她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有着白皙如玉的肌肤,大波浪梳理整齐的酒红色长发,一身白色法式浪漫仙美宫廷钩花朵**刺绣大摆长裙将身姿完美勾勒出来。

    只是,这样一位少女,此时看上去气息却有些局促。低着头,白皙的面庞和天鹅一般的脖颈上都略带微红,长长的睫毛略微颤动,脸上满是歉然之色。

    “对不起,我迟到了。”

    品酒师脸色严肃的看着站在桌旁的少女,淡淡的道:“你走吧。迟到是不能原谅的错误。”

    “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呢?”蓝绝的声音响起。

    品酒师端坐不动,“迟到意味着不尊重。”

    蓝绝道:“我们年轻人都有一颗爱美之心,不如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她个机会。”

    身穿白西装的咖啡师道:“他说我们老。”他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在说,我可不是挑事的人。

    品酒师皱了皱眉。

    美食家却开口道:“珠宝师,看在你手中拿的那瓶酒的份上,这次我支持你。”

    品酒师下意识的扭头向蓝绝看去,当他的目光落在蓝绝手中的酒瓶上时,就再也挪不开了。

    一直沉稳、严肃的品酒师猛的站了起来,他的嘴唇和指向蓝绝的手指几乎同时颤抖起来,“我只是让你随便拿一瓶!”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蓝绝认真的道:“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还给我!”品酒师一个箭步就到了蓝绝面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

    蓝绝没有闪避,酒到了品酒师手中,可在他手中却有一个完整的木塞,散发着淡淡酒香的木塞。

    “混蛋,你竟然开了它!”品酒师气急败坏的说道。

    “粗口,是一个贵族不能被原谅的错误。”蓝绝向他摇了摇手中的木塞。

    白裙少女此时也抬起了头,也看到了那瓶酒,一双水蓝色的眼眸中,满是亮晶晶的光彩。

    品酒师的呼吸显得有些粗重,用力喘息了几次后,一把抢过蓝绝另一支手中的银色金属块,“伊娃,温水,白面包片。七十二个月的上元西班牙黑毛猪火腿,刨片。”

    “是,老爷。”

    “等一下。”美食家叫住伊娃,他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紧紧攥住酒瓶的品酒师,道:“原来你还有七十二个月黑毛火腿这种好东西,平时都不舍得拿出来。”

    品酒师恶狠狠的道:“先祖当年一共就带过来十九条,目前还剩十四条,这本来是留给我自己享用的。便宜你们了。”

    美食家微笑道:“别恼,品尝美食与美酒需要一个好心情。而且,一条火腿能吃很多次。伊娃,把火腿整体拿上来,再拿一个大点的磁盘,二十根蜡烛,我来处理一下它。”

    伊娃看向品酒师,品酒师向她点了下头。不知道是否是听进了美食家的劝说,他脸上恼怒的表情渐渐散了。

    蓝绝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看向那正悄悄吞咽口水的少女,道:“这瓶酒你认识?”

    少女用力的点了点头。

    蓝绝微笑道:“说说看。”

    少女毫不犹豫的道:“这是世界酒王罗曼尼?康帝。也是法国勃艮第产区之王。勃艮第因为有它而自豪,曾经有品酒师说过,勃艮第凭借一个罗曼尼?康帝,就可以战胜波尔多八大名庄。它在上元时代,就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红酒。”

    蓝绝道:“说说它的味道。”

    少女眼中瞬间流露出迷醉之色,“那是一种能够贯穿味蕾、贯穿牙龈,仿佛能钻入到人体每一个细胞中的味道。馥郁持久的香气,精致醇厚,单宁细腻而有力,平衡而又凝缩,丝绒般的质地柔滑优雅,几乎将顶级黑皮诺葡萄的优点集于一身。是不可复制的梦幻之酒。进入新元时代后,母星因为环境变化与过去的破坏,早在上元二零二五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产过真正的罗曼尼?康帝了。”

    听了少女的话,蓝绝、品酒师和美食家脸上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

    品酒师道:“你喝过?”

    少女有些羞涩的轻轻颔首,“曾经有幸品尝过一杯上元一九八一年的罗曼尼?康帝,虽然不是它最好的年份,但那份味道却烙印在我灵魂之中。”

    美食家微笑道:“是个有品位的姑娘,看来,珠宝师又对了。”

    蓝绝看向品酒师,品酒师点了点头,道:“看在罗曼尼?康帝的份上,算你考核过关。记住,以后无论任何事,作为一名贵族,都不能迟到,无论你有什么原因。”

    少女深施一礼,“是。”

    品酒师道:“你去吧。伊娃会给你办手续。”

    “谢谢您。”少女再次行礼,她犹豫了一下,仿佛鼓足勇气问道:“如果以后我获得了天火徽章,可以来您这里购买罗曼尼?康帝吗?”

    品酒师冷淡的摆了摆手,道:“罗曼尼?康帝我只款待朋友。”

    少女脸上流露出一丝失落,再次行礼后,转身而去。

    几名侍者送上四支黑皮诺红酒杯,一盘白面包片,四杯温水,还有一条长达一米,最粗处直径约三十公分的巨大火腿。一个正方形的白瓷盘子。

    品酒师冷冷的看着蓝绝,“以后再也不让你帮我考核了。”

    蓝绝微微一笑,道:“品酒师,要学会宽容。好东西要和大家分享才有乐趣。”

    品酒师哼了一声,拿起罗曼尼?康帝,拇指扣入瓶底凹陷处,食指、中指、无名指托在瓶侧,一只手将瓶子举起。

    看着瓶子上的酒标,他喃喃地道:“上元二零零五年的罗曼尼?康帝,你小子太狠了!”

    蓝绝看着自己面前的杯子,“我看到还有一九九零年的。”

    美食家眼神一凝,“那你怎么不拿?二零零五年虽然是顶级年份,但九零年可是康帝的传奇年份啊!”

    蓝绝正气凛然的道:“做人留一线,我可不想被品酒师列入黑名单。”

    美食家似笑非笑的将二十根蜡烛排好,“放心吧,别人或许会,但我们总还是不会的。”

    品酒师没好气的道:“我欠你们的?”

    蓝绝和美食家相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酒友难得。”